明天我要嫁给你(与我相爱的女人是市长)  小说作者:阿么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六章 可叹息 紫辰的爱情 第十七章 真担心 让我陪着你

    第十六章

  我所在的函授大学成教部那块,校办了个驾校,对内部的学生收费挺便宜的,紫依听我无意中说起,便说不如正好拿个驾照,以后可以用她私人的那辆车,上下班也方便些。她自己可以坐单位的车。

  公司离我家那条线,上下班时公交常常挤不上去,再说有车,也许照顾紫依能更有理由些,我没怎么犹豫就报了名,紫依硬给了我学费,说是我学会了也只能做她的私人司机,她怎么可以不给我报销呢。我知道紫依在正意拥有自己的股份,但是我还是不想再拿她的钱,但经不起她的取笑,我还是不好意思地接受了。

  那阵的天气还没到盛夏,来学车的人相当的多,学员们常要顶着日头站在训练场外等着上车。幸好都是些年龄相当的年青人,嘻嘻哈哈的打笑,本来很辛苦的时间倒也打发得很快。

  不过还是发生了件让我郁闷的事,那天我去上洗手间,洗手间在教学大楼那边,离训练场很有点距离。等我回来,离训练结束的时间还有半小时的样子,别的学员居然全走光了,只有教练笑眯眯地坐在车上等我,教练是个中年偏老的男人,周身乌黑,像尊非洲弥勒佛,教学员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我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还是不好多说什么,坐上车继续练我的单边桥。我的车感应该是非常的好,不出一个星期,对于换档,侧方位停车,斜坡启步和移库,我都已经练得非常的自如了。只是有个单边桥让我头痛,因为掌握不到那个点,上桥的时候后轮常常要掉下来,这在考试中是要扣分的,我现在主要练习的也就是这一课程。

  我开动了车,小心冀冀地开过去,教练开始讨好地告诉我,为了让我多一点练习时间,他把其他学员支走了,我没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将要压上去的桥上,在转动方向盘的时候,教练居然借说我没有找对方向,伸手就过来帮我转盘子,那只肥胖的手掌完全盖在我手上,胖硕的身体也跟着凑了过来。我闻到来至他身上的强烈体臭,恶心得差点反胃,愤怒让我几乎想把耳光甩在他脸上,但他很快缩手回去,人也坐正了,一付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一时无法发火,却再也练不下去,车厢里弥漫的油气和他身体上的味道,让我一刻也不愿再忍下去,马上停下车走掉了。

  回到办公室,也没心情吃中饭,先前发生的事,像一只苍蝇梗在心里和胃里,让我的身体极为不舒服。我正呆在自己的座位郁闷,严佳吃了饭过来,见我不对劲便盘问,我现在和她俨然已是“闺密”。因为心里委屈,于是我一鼓脑把练车时发生的不快对她倒了出来。她听完后不但不安慰我,反而花枝乱颤地哈哈大笑开来。我扑过去,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还没等我下手——

  门被剥剥敲响了,其实是开着的,顾紫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先前我们的对话,他一定一个字都没有落下,因为他的嘴角尽是笑意。

  “严佳,请把金桥旅行社的财务分析整理好,一会给我送到办公室来。”顾紫辰笑着吩咐,见我招呼他,向我点点头,他平时不怎么笑,可他一笑就让我有些恍惚,因为他笑着的神情像极了紫依。

  金桥旅行社是设在X市的正意集团属下旅游公司的网点,算不上公司主营业务,最近因为服务的问题和游客发生了纠纷,不但被投诉,还弄到网络上爆了光,对公司的整体形像产生了极负面的影响,因此惊动公司上层,顾紫辰最近应该是忙于处理着这件事。

  报告当然是我写,金桥旅行社的业绩最近一直下滑,可单从报表上又能看出什么问题呢。写好后,严佳照例让我给送顾紫辰送去,财务部在8楼,总经理室在12楼,我坐了电梯上去,有些惊讶自己居然会对和顾紫辰的见面怀着期待。

  在我思绪尚未理清,已到了总经理室门口,王秘书可能去洗手间了,我直接敲响了门,顾紫辰正坐在老板椅上,眉头紧锁自顾埋在一大堆材料里,只用手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我先坐下。

  他的办公室很大,豪华而肃然,套着一间休息室和卫生间,除了中午,他有时也会因为工作在办公室里过夜。我帮他整理过休息室,床头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水晶镜框,那个叫叶心的女子,带着书卷气的温婉清秀,柔和而安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世界,她的目光之处,顾紫辰就是整个的世界吧。

  我已从严佳口里知道了关于顾紫辰与叶心的故事。

  顾紫辰和叶心是高中时代就开始的恋人,叶心的家世不好,母亲是环卫工人,父亲也没有正经的工作,家庭虽然很糟糕,但这些都不是顾家拒绝她的理由,真正让顾家不能忍受的是叶心的父亲,他是个瘾君子,后来又因为贩毒被判刑进了监狱。

  那时,叶父就是因为看出女儿和顾紫辰的关系,他竟然一再地纠缠顾紫辰,想从他那里索钱吸毒,顾紫辰为了叶心,背着父母一再纵容他,可发展到后来,叶父又拿女儿讹上了顾家,顾紫辰的父母一怒之下,禁止顾紫辰和叶心交往。好在两人很快高中毕业了,都考上了同一所理想的大学,顾紫辰不顾家里反对一直和叶心在一起。为了把他们分开,家里很快给顾紫辰办理了出国留学,没想到顾紫辰也托了很多关系,让叶心也跟着他到了国外同一所大学继续念书。他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父母,断了他所有的经济来源,他和叶心在国外的那些年过得非常艰难,靠着洗盘子、做快递、当推销员挺了过来。

  毕业回国后,因为叶心的父亲当时已因贩毒进了监狱,顾紫辰的父母被两人的真情感动,最终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可就在两人订婚的时候,叶心被查出了得了胃癌,而且已到了晚期。严佳感慨,叶心一定是为了顾紫辰,自己省吃简用,长期饥一顿饱一顿地将就,不得胃病才怪。只是可惜了叶心,聪颖美丽如她,怎么就生在了那样的家庭,最终摊上了如此可悲可叹的命运结局。

  叶心与顾紫辰的婚姻坚持了不到短短一年,就因叶心的离世而戛然而止。

  我看着正专注于工作的顾紫辰,他背对着巨大的落地窗坐着,正是快傍晚时分,一轮柔和如同蛋黄的落日,缓缓向着城市的边疆沉下去,把整个天空和城市的建筑都染成了泛黄的颜色,他的头发因为思考,被无意抓得有些零乱,我想起了父亲,心里竟升起了莫名的疼惜。

  顾紫辰终于合上手上的文件夹,把我的报告接过去,顺手放在了一旁,问我:“车练得怎么样了?好久去考呢?”他的笑意虽让人不易觉察,我还是感受到他此刻的好心情。

  我中午闹的笑话只怕他现在还记得,我有些难为情,随口道:“算了,不想去了。”

  顾紫辰脸上的笑终于漾了开,冰冷的气息和风化雨,瞬间让我产生错觉,我又开始想念紫依了,心被一种思念牵扯得柔柔地发痛。

  “换个教练不就行了,你这个孩子气,可不许带到工作中来哦。”顾紫辰起身泡好两杯速溶咖啡,递了一杯给我,我松驰下来,工作的气氛被咖啡的香味冲淡。自打我们认识,并无更深交往,可在点滴的接触中,我常要在某种场合的氛围下,和他无意地变得亲近,像是他理当所然值得我依靠和信赖。

  咖啡在我嘴里,微甜而香醇。我笑了笑,表示同意他的意见。

  顾紫辰拿起金桥的财务报告翻了翻,道:“金桥存在的问题一定不少,抽空了我会过去看看,到时你也去。”他知道我家以前专门做旅游生意,对于这个行业,我还是有一定的想法和能力的,同时我也明白,这是顾紫辰在给我锻炼的机会。自从认识顾紫辰,总能感受到他不经意般的关心,这让我从他身上重新找回了自父亲离开后失去的安全感,这让我对他除了好感,还有感激,也许还有更多复杂的情愫,让我也一时无法理得清。

  我那个学车的教练还是换了,顾紫辰开车送了我去驾校,直接找校长给调换了一个女教练,不久后,我便顺利地考到了驾照。

  第十七章

  紫依负责的那个开发区,七八十平方公里的面积,招商引资搞开发都搞了十年,开发出的区域连一半都不到,基础设施的不完善也是影响招商的因素。紫依一到任就把精力花在了基础设施的建设上,一涉及到建设肯定就得要钱。找到分管的刘副市长,刘副市长一味拿官腔打太极,始终不松口,紫依不可能不懂这其中的学问。

  不要说现在老百姓办事难,就连像她这样公事公办一心想要做几件实事的,也会时不时碰到官场的软钉子,当权者处理一件事,办得成办不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办成了谁能受益。如果不受益又麻烦,谁又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呢。这个刘副市长向来不把紫依看成一路人,当然不会给她一个痛快,紫依为这事前前后后市政府的门槛都快踏破了,最后还是直接找到陈市长那里,才终于把第一期的建设资金落实下来,与此同时,她间接地就把刘副市长给得罪了,紫依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但她一味顾着工作的进展,便顶着压力豁了出去。

  我是在中午接到紫依电话的,电话里她的声音掩饰不了走音,她说她已因胃病发作回家了。我一听说胃痛,心下一股惊悚,立即联想到叶心,三言两语便挂掉了电话,忙跟严佳请了假,开着紫依的那辆奥迪直奔她家。

  紫依恹恹地躺在床上,偌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孤单地在那里,大夏天里我心里却感觉万般凄凉。好一段日子没见着她了,她的脸色黯淡,昔日光泽不在。她强打精神笑道:“我本是想让你给我买盒胃康灵的,可你着急的把电话挂了,我就知道你会急着跑来。”

  我不顾她反对,坚持把她带到医院里做了检查,她患有慢性胃炎,这两天饮食的不规律,更加重了症状。也不知她是怎么忍过来的。

  回到家让她吃过药后,我让她躺沙发上休息,自己去厨房里给她熬粥。厨房里同样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丝烟火气息,还真只剩下一点米了。我心里微微的发酸,也没跟她多讲便去了超市买回一大堆油盐酱醋茶,这回无论说什么,我也要厚着脸皮留下来照顾她。

  看着我的红眼眶,紫依像个错了的孩子,小心冀冀碰我,安慰地笑道:“傻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又能吃又能喝的,看你紧张成啥样子了?”

  我还是故意扭着身子生气,因为我费尽口舌,她好像并不打算请假休息。

  见我真生气了,紫依终于投降:“好啦,好啦,我马上给办公室打电话过去,说明天休假一天陪小孩,行了吧?”

  怕她只是搪塞,我还是拉着脸不理她,紫依自己笑得无趣了,敲敲我的背,开始乞怜:“唉,我好可怜,现在又冷,又饿,又痛,有人能抱抱就好了。”

  我心怎堪此击,瞬间冰河解冻,向她张开双臂,扑进她的怀里,把她牢牢抱个满怀。

  “我要留下来照顾你,从现在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话音未落,我的泪已流进了紫依的脖子里,她的唇在我耳际厮磨,沉吟片刻问道:“那你妈妈怎么办?她也需要你的照顾呢。”

  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小姨赵茹已经离了婚,房子和环宇都归了她,母亲可以搬去和她同住,不但节约了一笔房租,互相也可以有个照应,况且我也可以随时回去。赵茹赌博的老毛病,让我一直挂着表弟环宇。而且我也不再打算让母亲去超市了,天气热得利害,她心悸的毛病最怕暑气,现在没有了还债的压力,我的工资足够一家人的开销了。

  紫依默认了我的安排,看着我笑得有点意味深长,到了晚上,我才知道她的坏心眼,因为我有点尴尬我如何才好意思跟她同居一室。

  “丫头,我晚上胃也会痛的,你要负责全程侍候,给我端水递药,不许偷懒。”紫依逗着就给我解了围。

  紫依的确是累了,这几天没怎么睡好,胃一舒服,她很快就睡熟了。幽幽的灯色,把她成片的睫毛投影在脸上,像一对咖啡色的蝶翅。她玲珑起伏的身体侧卧在薄薄的凉被下,胸口微微起伏,静宜的房间里,我乱蹦的心跳响若鼓点。

  紫依已把我的枕头挨放在她旁边,瞧着她犹如婴儿的睡态,我心中的燥热慢慢沉淀了下来,像片被风刮起的落叶,飘进了长夜的河里,河水轻缓从容地在我们的梦中淌过,在紫依的梦里,是否也和我一样,彼此手牵手,爬山涉水,欢乐地在我们的幸福世界奔跑。

  紫依,如果我也可以让你依靠,真好想被你依靠一生。

  其实以紫依性格,想要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几乎是不太可能。在机关里混的人,要想得到升迁,拼是的人脉和靠山的实力,而个人的能力倒还在其次,不是有句坊间民言:中国什么事都不好做,只有官最好当。一个再愚蠢的人,一旦坐上了一个位置,在他主政的那一亩三分地上,简直呼风唤雨,犹如皇帝。难怪大家拼了命地想要往上爬,你做不了皇帝,便只是奴才,如果你硬气不当奴才,那么你就只能如同一只可怜的工蚁,最累的活派过你干,最糟糕的事让你去处理,事情的责任你做你承担,功劳却是主子和那些奴才的,然后,你就在自己卑微的岗位上忍气吞声到退休,不送给你双小鞋,也算是你天大的幸运了。

  紫依能走到今天,当然也少不了自己人脉网络,可这人脉关系,却是从父母手中接下来的,然后在杨浩精心的编织下更为强大结实。这些年,紫依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其实少不了杨浩的周旋和顾紫辰的打点。即使是她心里厌烦到极点,可要想实现她心里的抱负,纵然她有千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在这条适合中国国情的路线上艰难走下去。

  陈市长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和顾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紫依留学回来分派在一个职位上的时候,她无形之中就站进了陈市长的队列,并随着陈市长每一次的升迁,她的职位也在不停变换。现在派她到开发区去当管委会主任,一是认可紫依的办事能力,二是如果紫依在这块让市政府头痛的项目上做出一番政绩的话,不但可以为他即将结束的从政生涯浓墨重彩地抹上一笔,也能为紫依将来的升迁夯实基础,铺平道路。

  陈市长的宦海生涯举目穷尽,中国式的人走茶凉让他难免提前感到失落,卸任前一心栽培自己的人脉,也是为退休后的保障留下一手。在他的处心积虑的安排下,本市及下属的很多区县,都有他提拔的干部,大的坐上了副市长的交椅,小的好歹也混上个副处级。

  紫依也在陈市长的视线之内,他虽然不喜欢紫依我行我素的作派,但是杨浩人脉的能量,顾家强大的实力,或多或少在无形之中成为了紫依混迹官场的资本。

  紫依心里怎么会不清楚这些,自从她当上了管委会主任,就如同站在了风口浪尖上。虽说开发区的规模算不上很大,下面却设着财政局、发展策划局、招商合作局、投资服务局、国土分局,规划建设分局、科技局……该有的机构一应俱全,在管委会里,除了她一个正主任外,还有三个副职陪衬着,外加一个纪工委书记,人倒是不少,可都是借着各种关系到这里来混职混饭的,把这当做过渡的跳板,又有几个是真心实意想干事的人。

  加上在要资金上不但得不到刘副市长的的支持,还暗地里受了不少委屈,紫依反而越发想要做出实实在在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对权力的追求,有的人是为了自己无限膨胀的私利私欲,有的人,却也能在这条迷途上坚守住理想的城池,掌握住了一定的权力,才能在主政的一方,一心一意发展经济造福百姓。如果你的高度始终受制于人,没在收合自如的位置上,你再好的意愿,再伟大的理想,也只能是空谈。

  快下晚班的时候,我正犹豫该回哪里去,已好几天没回家了,跟母亲说是照顾生病的紫依。正好母亲打电话来,让我约上紫依回家吃饭,早跟人家许下了愿呢,拖了这么久了,如果顾紫依方便,你们就早些过来吧,顺便把你小姨和环宇接上。

  我知道紫依帮着还钱的事一直让母亲不安,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现在又见我开着她的车,我想母亲暗地里会觉得紫依对我的好,已超出了我该接受的范围。她只是觉得疑惑,在我口里又问不出个所以然。

  我一般不会轻易打电话给紫依,有事非联系不可,也用信息。我想着母亲还在等回话,便赶紧发信息给她:陛下,我妈今天想请你吃饭呢,有空不?

  紫依很快回了:准奏,你来接我吧。

  从公司到开发区有近半小时的车程,如果再遇上塞车,就更费时了。我跟母亲说要晚一点才能到,让她慢慢做,好拿出最好的手艺。母亲道:“你现在眼里只有你紫依姐了。”

  我忙陪着笑哄母亲:“不会啦,在我心里老妈永远是第一位的。”

  母亲,如果在你之外,我把我全部的感情都交给紫依,你会愿意吗?在母亲挂机的那一刻,我涌起一股向她坦白的冲动,而我却不能,我什么也无法对母亲说起。我曾想像,如果我的家庭不曾变故,如果父亲健在,如果母亲是一个强悍独断的人,我想我有为爱情与全世界抗衡的勇气,可是,事实上母亲在我面前脆弱得不堪轻轻一击,父亲去世后,我理当所然就是她的唯一依靠,我是她全部的世界,即使我有勇气去爱紫依,我又哪来有勇气去伤害尚在阴霾里挣扎的母亲。

  我把车一直开到紫依办公室的那幢楼下,她透过二楼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了我,不一会就和同事有说有笑地走出来,她的同事有些也认识我,我已来接过紫依几次,每次有生面孔,她都会郑重地把我介绍给别人。我怕别人会瞎胡猜测,说不如直接说我是你小表妹得了,紫依不反对,但是仍固执地在介绍时只说我的名字和工作,别人便明白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紫依让司机去送其他没车的同事,自己大方地坐上我的车,她穿着一套象牙白的职业套裙,春风拂面。我偷偷地瞧了瞧她,心里充满了喜悦。

  “顾主任,今天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臭丫头,”她顺手在我头上给个爆栗,然后惬意地伸展了一下手脚,得意地笑道:“今天终于把电力公司搞定了,以后再也不用去看那些投资商的苦瓜脸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