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桃符.赤山湖岛上  小说作者:卧雪小生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八章 剑与刀

   姜正雄回到家后,面对爱妻时神态自若,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怕爱妻看出他的心思,因此担心,吃过中饭后他就向她提出欲上山打猎。

  白巧儿闻言,虽心里难受,但还是依了丈夫。只是一个劲儿地嘱咐:能打到就打,打不到就早一点回来。最后,她还脱口而出说了一声“

  正雄哥哥,你不在家,巧儿害怕!”

  为了安慰爱妻,姜正雄告诉她:只在屋子附近转悠,不会离开太远。

  听到这样话,白巧儿才算放心。

  离家之后,姜正雄背着双手从容地走进屋子北面的树林子之中。

  这儿的树林子之中的树木既直又粗,高可参天,林林总总,与其它三面区别明显。

  树木以水桦树、银杏、朴树、马尾松为主,杂以水松、麻栎、梭罗树等。

  姜正雄走进树林子之后,他一边贪婪地呼吸林中新鲜、刺激的空气,一边用意念集中精神。

  为了集中精神,他在心中默念《观音四十二手印》。

  他认为:他的武艺是没得话说的,关健是精神是否集中。若是精神涣散,心猿意马,那么被人“打闷宫”的事也许就会发生。此事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姜正雄每次遇到大事时,都喜欢做这样的功课。尤其是即将面临的明天那场恶斗,是对他的武艺和精神的重大考验。弄得好,可以全身而退;弄不好,也许会丢掉自已的性命。面对如此险恶的局面,他怎敢掉以轻心啊?

  姜正雄在树林中走了个把时辰之后,怕走累了影响明日打斗时的体力,他索性在银杏树下雪地打坐。

  打坐时,他一边闭目养神,一边默念《观音四十二手印》。

  此日阴风呼号,尤其是黄昏时更是厉害。

  在黄昏时,风吹雪花,漫天飞舞。而在林梢,一阵又一阵的寒风呜呜地叫着,如群狼嚎叫一般。

  尽管如此,他依然如老僧入定一般打坐,直到夜幕下垂方罢。

  姜正雄回到家后,一言不发,也不肯喝酒。他三下五除二吃罢晚饭之后就上床休息。

  白巧儿以为丈夫可能是因今日“空门”而不甘心,想明日早早起床把“损失”补回来,所以才这样的。

  她有此想法之后,就体贴他、顺着他、由着他。而自已则任劳任怨,一边做家务,一边带孩子。

  姜正雄刚躺下,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一个黑影便从梁上向他跳来。

  “你这个大圣,吃了不曾?”姜正雄一手按住猴头,问道。

  “正雄哥哥,你我都是善心人,就算饿着自已,也不会饿了家中的宠物宝贝的!”白巧儿轻声说道。“是啵,猴头?”

  “不要叫猴头,要叫大圣!叫一声猴头,会瘦几两肉!它那个聪明劲儿,不比人差!与人相比,只差讲话!”姜正雄一边用手摩挲它的头颅一边温和地说道。

  “是啊,它歹聪明,就差讲话了!”白巧儿说罢,过来抓它,要让它离开自已丈夫,不影响丈夫休息。

  “吱吱!唧唧!”猴子在姜正雄盖着的被子上蹦跳、躲闪,不让白巧儿捉住。

  “它想作亲,就由它去吧!孤胆力敌两个武林高手,救了我们全家,它可是咱家的大功臣呢!”姜正雄说罢,便伸手招它。“大圣过来!大圣过来,陪你爹爹睡觉吧!”

  “正雄哥哥,你是它爹?!”白巧儿笑着问道,觉得很有趣。

  “爱妻,你也可以是它娘啊!”姜正雄稍微支起身子说道。

  “巧儿成了猴子的娘?那巧儿不是成了猿猴了吗?”白巧儿一边颠怀中的女儿,哄她睡觉,一边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是一副不可思议之状。

  “不是猴子它娘,是大圣之母!”姜正雄笑着说道。

  “还不一样?”白巧儿看了丈夫一眼之后,接着打量了正坐在床另一头靠墙旮旯的小猴子一会儿。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爱妻,你仔细地想一想!”姜正雄说罢,整个身子滑到床上。

  “大圣,快去陪你亲爹睡觉呗!”白巧儿见状,知丈夫想休息了,便冲正在抓耳挠腮的小猴子说道。

  闻言,小猴子一蹦一跳地向姜正雄那头跑去。来到目的地之后,它温顺地躺在它“爹”的一条胳膊的臂弯中。像家猫那样粘人、慵懒、赖了吧唧。

  “我儿真的很听它娘的话啊!”姜正雄一边搂着它一边说道。

  “怎么会不听话呢?它是一个聪明的大圣么!”白巧儿为小猴子辩解道。

  不久,白巧儿也睡了。一夜平安无事,不提。

  第二天一早,姜正雄起得反而比往常迟。他直到天光大亮才起来。

  白巧儿以为丈夫昨日打猎累了,且家中还有不少的咸货,在这之前就没有催他起来。

  姜正雄起床之后,又到屋子北面的大树林子里走了半个时辰、坐了半个时辰。

  坐毕,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太阳一出,霞光万丈;万丈霞光照射在广袤的雪地上,一片吉祥。

  这时,姜正雄从鱼皮囊中拔出古剑,然后剑指阳光。这样,太阳的霞光便照得无比锋利的剑刃雪亮。

  “有此好剑锋,就算你是钢,也削得了你!”姜正雄心想。

  检视过剑锋之后,他又从随身佩着的牛皮镖囊之中取出所有镖来一一查看。看一看是否有头钝了的,或者边上卷口的。

  “镖也不错!就算你是铁,也能百步穿了你!”姜正雄信心百倍。

  吃过爱妻摊的枵锅巴巴、稀饭之后,姜正雄便出了门。

  出门之后,他昂首向前,大步流星,向赫连山山寨走去。

  约莫半个时辰,他便在西关圈哨长赫连塘等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了今日双方交战的主战场——演武场。

  他来到演武场之后,发现今日对手“喝山抖”已端坐在看台上。他一边喝茶一边静等着他。在他身旁照例有两个贴身小厮伺候,在他身后,则站着一排如狼似虎的打手。他们人人背着崭新的鸟铳,手执锋利的朴刀。在演武场四周,则布满了穿着同样衣服、拥有同样武器的打手,人数不下于一百人。这些人被寨主安排在这里,如同布下地罗地网一般,就算你身上插着翅膀,想从这里飞走,恐怕难上加难。

  既然今日来此的目的是开打,姜正雄便不去理会在看台上喝茶的“喝山抖”。他来到了演武场之后摈除杂念、聚精会神,专等对手到来。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前挺后撅,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衣服摩擦得窸窣作响的总管赫连漕捧着生死簿来到了姜正雄身旁。在赫连漕身后,跟着一个手托木盘,中有歙砚、徽墨、狼毫,伺候笔墨的小厮。

  姜正雄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件,只“掸”了一眼就签下了生死状。

  之后,一脸自大、傲慢、凶狠的赫连漕屁颠颠地去向台上的寨主邀功。

  “喝山抖”看了站在身边、朝自已点头哈腰的总管手中捧着的生死簿一眼之后,向身后站着的排头兵使了一个眼色。

  看到这个眼色之后,那个排头兵便对看台两旁的鼓手高喝道:“擂鼓助威!”

  听到号令,两个鼓手便拚命地敲起了大鼓。顿时,鼓声“咚咚”直响,响遏行云。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吃饱喝足、养足精神的“喝山抖”站起身后朝身边的一个小厮伸出了一只手。这一位小厮心领神会,立即恭敬地替上寨主的那把朴刀。

  “喝山抖”提着朴刀信步朝演武场走去。他的那两个贴身小厮想跟着他护卫他,被他大手一挥打发走。

  当他一脸虎气地来到高他一大截的姜正雄面前,发现对手可没被他弄出来的气势吓着。面前这个对手如同石佛一般,既沉静,又坚实,显得城府极深、深不可测。

  “真乃豪杰也!”“喝山抖”在心中夸赞道。

  在“喝山抖”观察姜正雄时,姜正雄也没闲着。他只“掸”了一眼便感到了对手威力和皮实,仿佛一个难缠的黑熊一般。

  “姜家小子,你竟敢来送死,真是胆子不小!”“喝山抖”冷笑一声之后说道。

  姜正雄不想与他斗嘴,因此耗了精力,便缄默不语。此时,他只是虎眼中发着神光而矣。

  “小子既然已被本山座吓得不敢吱声,那就快快来老子刀下送死吧!”

  “喝山抖”说罢,便挥刀扑过来。

  “喝山抖”朴刀未到,姜正雄便拔剑出鞘。

  一个用刀砍,一个用剑挑。刀剑相碰,火星璀璨。

  “喝山抖”一刀被姜正雄剑挑了之后,他便左旋右转,玩起了滚龙刀。

  顿时,刀光缭乱,如同白洞一般朝他罩来。

  姜正雄识得此刀套路,他沉着应对,用“沛公斩白蛇”之招式应之。

  双方交战十几个回合之后,“喝山抖”边战边退,欲将姜正雄引诱到演武场前水池中的梅花桩上斩之。

  杀得性起的姜正雄此时岂能饶他?他在后穷追猛打,一路追赶。

  于是,刀剑的主人们便在池中梅花桩中搏斗起来。

  刀的主人在高高矗立的梅花桩上轻车熟路、自去自如,而剑的主人也是一个艺高胆大、敢于涉险之辈。于是,旁观者便看到他们两个在梅花桩上或飞身对击,或反戈一击。有时,一个急忙跳跃,寻找击敌的最佳位子;有时,一个猛追,试图将对方一式击落池中。他们对击时,有时像穿堂的飞燕;有时像腾空的白驹。他们追赶时,有时像敏捷的猿猱;有时像神在跳。总而言之,两人在梅花桩上打斗竟如同如履平地一般。有诗为证:

  一个是刀光剑影中的彻地鼠,一个是逞强好胜的御前猫;一个是怒涛滚滚中的醉八仙,一个是力挽狂澜的真罗汉;一个手握削铁如泥的宝刀,一个手持气冲斗牛的名剑;一个是视死如归,一个是轻视生命。

  后来两人从梅花桩上打到旁边的铁索上,又从铁索上打到旁边的轻舟上。

  双方打斗时可谓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为了克敌制胜,各人煞费苦心。

  双方舞刀弄剑,不到一百回合,“喝山抖”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之后每招每式便难得威胁到对方,讨得一点半点便宜。

  如此局面,只为当局者、会看门道的人知道,其他的人只懂看热闹,如何能晓得?若不是姜正雄留有余地的话,在铁索之上,他就有机会一剑封了他的喉,让他毙命。

  打不过少年大侠,“喝山抖”准备用阴招坑他。

  他且战且退,后来便从池中来到演武场陆地上。

  上了岸之后,他一边发暗语,一边疯狂地反扑。

  他的暗语是:把唐僧弟弟牵出来瞧瞧谁输得起?

  他反扑的招式个个是狠招、凶招。什么见人就砍啊,什么狸猫上树啊,什么五行连环刀啊,什么五极刀啊,等等。

  面对这些狠招、凶招,姜正雄气定神清、从容应对。

  当姜正雄认为今日的开打自已稳操胜券的时候,出乎自已意料的一幕突然出现在自已的眼中。

  原来不知何时自家的那只灵猴被逮到了现场。它被绳子吊在一根很高的旗杆上。猴子被吊在那里,分别不高兴,它因痛苦而“吱吱”、“唧唧”、“嗷呜”乱叫。

  更稀奇、离谱的事很快接踵而来。

  姜正雄看到有人当着自家的那只倒霉的猴子的面杀大公鸡。大公鸡杀了一个又一个。每一个被抹了颈子放了血的大公鸡在猴子的面前都要垂死挣扎一番。有的疼得唉哟唉哟直叫,有的拿出吃奶的力气猛扑翅膀,有的像中了邪一般飞了起来——飞时,血花洒得如雨一般,有的半天才动一下,动时一惊一乍的。

  鸡血由一个大木盆等着。这个大木盆肯定能装下一个周岁的婴儿。

  由这一只被逮的猴子,姜正雄联想到自已的妻子和女儿,认为她们肯定也被“喝山抖”的人逮了,如今不知关在什么地方呢。

  杀鸡吓猴,妻离子散,“喝山抖”这些阴招果然发挥了一些威力。

  “砉!”姜正难因分神先是前胸中了一刀,接着后背又被刀挑了一下。

  “嘿嘿!姜大侠果然是一个侠骨柔肠、怜香惜玉之辈!可怜呀,你今日一世英名要毁在本山座的手里,你要成了俺赫连山刀下之鬼呀!”“喝山抖”信心爆满,边打边说。

  姜正雄哪敢答话,他只是抖擞应战。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喝山抖”玩弄姜正雄于股掌之上,为了彻底催毁他的精神,他做作吟道。

  “什么花间一壶酒?!明明是皑皑白雪上阳光灿烂!”处于劣势的姜正雄怒吼道。

  “是俺赫连的刀光灿烂,神圣不可侵犯!”“喝山抖”吹嘘道。

  “神圣不可侵犯?正雄打得你稀烂!卑鄙无耻之徒!”姜正雄一脸的蔑视。

  “你吹!休想!”穿着黑色布钮对襟褂、折腰裤的“喝山抖”不以为然。

  “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身着蓝布大襟长褂的姜正雄惜言如金,不打算和他耍贫嘴。

  双方舌战之后就是刀剑之争。此时占据上风的“喝山抖”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

  他的刀法或勾或挂或群或拦或闪或砍或劈或剁或撩或扎,招招威猛,式式精妙。而身子则闪转腾挪,自由灵活。

  姜正雄心里烦乱,越发迷失本性,出手招招式式皆缺力度。

  后来“喝山抖”刀越走越黑(凶),招招式式如青龙出水、猛虎下山一般。

  在他的刀锋的威逼之下,姜正雄就地十八滚,左躲右闪。逃到后来无法逃时,他就想来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反击。这时,他忽然又听到了小猴子的“嗷呜”一声悲啼。

  听到叫声,姜正雄越发心烦意乱。这时“喝山抖”刀锋便奔他颈项而来,欲一刀将他斩成两截。若问他此招是否得手,请听下回分解。

  正是:单枪匹马去冲锋,捉对厮杀决雌雄;

  往往惨遭灭顶灾,方知胜负由奸怂。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