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狠妻:陛下,请守夫道![完结]  小说作者:深思鱼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十章:最是无奈帝王心

    “狗奴才!让开!”

  “侯爷!侯爷!”廊道上侍卫总管头疼抚额,在一群属下正费力地拦住这个蛮出名的泓远侯时,他赶忙向前陪笑脸。

  “让开!”宏亮的嗓子一喝,让众侍卫脑袋发鸣。

   “侯爷!您给小的们一条活命吧!” 这陛下方才让李公公差了口信过来,像是料准了冲动的泓远侯必会硬闯御书房,让他们得好生稳住他。

  “让开!我要见皇上!什么时候我见皇上也得这等阵仗侍侯了?”穆浩亓双眼冒火,一个蛮力抓过一个侍卫,狠狠地揪紧他的衣服将之拎起。

  侍卫总管大惊,瞅着属下苍白的脸色,自己也白了三分。

  “侯爷,您有话好说!”总管真怕这蛮牛似的泓远侯将这名可怜的属下给扔飞出去。

  穆浩亓目露凶光,“好说?那就全给我闪远点!我、要、见、皇、上!”

  “那……那个……侯爷,您先把小张给放下来吧!皇……皇上他现在不方便见客……”侍卫总管左比右划,紧张得支吾起来。虽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在这侯爷面前,还真没法做到面不改色。

  两年前被侯爷像扔布袋似的扔飞出去,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的惨痛经历至今想起,仍是心有余悸的。

  “我管怀哥见谁!”再也控制不住脾气,顾不得在外人面前顾全礼数,将私下称呼的“怀哥”也给狠狠吼了出来。然后发狠地将手上脸白如纸的侍卫给扔了个老远,两手一挥,让一干不敢还手的可怜侍卫给挥开,大跨步朝御君房走去。

  “这下死定了!”侍卫总管盯着已走得老远的高大身影喃喃自语道。顾不得会不会被皇上怪罪的问题,赶紧朝那个被扔飞撞到栏柱上的小张跑去。

  而廊道上大排的侍卫,在穆浩亓怒火翻腾的瞪视下,皆悻悻然收回手中的佩刀,自动站出一条路,让这个他们得罪不得的侯爷一路勇往直前,直捣御书房。

  眼看御书房就在眼前,近到他都能看到守在书房门口两个通传太监刷白的脸色。

  就差那么几步,在他就要踏过那道门槛时,从里头出来的人让他顿住。

  “信?”

  程信抬眸,向来飞扬的神采不再。

   “信?”穆浩亓震惊地又低唤了声。

  未曾见过这等模样的程信,穆浩亓真的被吓到!程信从来都是万事成竹在胸,处变不惊的欠扁模样,尔今这等失落,到底为何?

  难道?

  浓眉一竖,他气冲冲就要冲进去问个明白。

  一股力量拉住他的臂,大眼怒瞪,却是程信对他坚定的摇首。

  他奋力甩开,程信却是不动如山。

  “回去。”

  “不回!”

  程信尔文俊颜冷凝了下来,不开口,单是用一种令他发毛的诡异目光盯到他投降。

  两人走后不久,李公公端着药汤步入了御书房顶楼。

  帝王藏书阁内,龙君御持笔木然地书写着。

  “皇上,您该喝药了!”

  持笔的手飞快地挥动,在书写完毕之时,金色的册子被合上。

  接着,龙君御漠然地接过那冒着热烟的药汤就口饮下。

  在李公公将玉瓷碗端走之后,他目光沉沉地定在金册封面的两字上——王道。

  这是他为睿儿写的为君之道。

  空洞一笑,龙君御眸光一黯。

  君,天下之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为君之道,始于立志。志不立,人不成。所谓志也,上及天,下通地,气魂寰宇,刚柔并济,渡众生,平天下,方为志。无志,不君。无志而位极,家国大祸。类如此者,不胜枚举。志立而后谋。何为谋者?谋之一,术也。谋之二,忍也。谋之三,学也。为国为民,道之大者。术为道生,方为大术。大术之首,韬光养晦。十年砺一剑,出剑,一剑封喉。平日常使剑,树敌生事,成大业所忌,不可为也。大术其次,审时度势。乐群运方来,莫同流合污,出淤泥而不染真英雄。大术之末,止于忍性。为人能忍者,人中之龙。小不忍而乱大谋。决而定,虽千万人吾往矣。术柔决刚,刚柔并济,方为王道。

  “哈哈……”笑声中几多悲哀!终有一天,睿儿也会明白:为君,位天下!但是,自古最是无奈帝王心!

  有时并非有些事,你想做,便能任性为之。有时并非有些事,你想不做,便能不为之。亦如,他今日对官印天的无情。

  @ @ @ @ @ @ @ @

  琅依定定地盯着面前的红纸,清亮的眸心隐染怒意。

  龙郅睿歪头打量着母亲,大眼困惑地眨了又眨,刚刚母后是不是噘嘴了?

  “母后,你再剪一次嘛。”

  琅依低头看着持在右手的剪子,又看了看满脸期待的儿子,只得硬着头皮拿起桌案前的红纸,动手又努力地扭动手中的剪子,努力剪出理想中的图案出来。

  管玉掩嘴轻笑,想不到心灵手巧的公主,竟会败在剪纸这小玩意儿上。

  龙圣国以其独特精湛的造纸技术闻名于世,延伸出一大堆跟纸有关的工艺品也畅销各国。尤其剪纸工艺更是名彻神洲,那造型各异却又精美极致的剪纸琉璃灯更是神洲各国达官贵人争相收藏的工艺精品。又因为龙圣国内举凡灯彩、茶盏上的花饰,扇面上的纹饰,刺绣用的花样,陶瓷的花样,家居装饰都离不开剪纸工艺,所以龙圣国内,小至几岁奶娃,大至八旬老人,都能信手剪出一张花样来。

  前几日,只因殿下大人喊着无聊,说好久没剪剪纸了,就央着自己的母亲一块剪,结果从未剪过纸的公主,居然连最简单的图案也剪不出来,就是好几天过去,殿下大人用着他难得的耐心,手把手教,公主依旧连那最简单的小圆孔形状也剪不好。

  管玉感觉自己都能听到公主心里的挫败感了。她趁着倒茶的空档,又偷偷地笑开了。

  向来几乎任何事都难不倒的公主,竟然对这小玩意儿一点办法也没有,要是皇上看到了,会有什么感觉呢?会不会觉得公主可亲一点?

  “娘娘,你喝口茶歇会吧,休息一下再剪。”管玉有些同情地看着那个对折手被剪出无数锯齿的剪纸。

  两个小宫女端着点心的盘子,因努力忍笑而有些保持不了平稳。

  管玉抬眼警告地瞪了眼,遂将端盘上的点心端到桌子上。

  “唉!母后!”龙郅睿无力地拉长了音,蹙眉望了眼刚被修剪完毕而摊开平放到桌面上的纸剪纸,“你又剪坏了!”

  琅依轻咬樱唇,充满歉意地望着儿子。“睿儿,母后会央人来教,快点学会的。所以你还是专注学业好了,别为母后耽误了学业嗯?”

  “那你要快点学会哦!”

  “我会的!”琅依郑重地点头。

  龙郅睿咧嘴大大一笑,弯身给了母亲一个响亮的“爱之吻”。“母后,我给你力量了哦,你要加油!”

  “嗯!”

  龙郅睿得到母亲的保证,又是咧嘴一笑。

  “殿下,这是你最喜欢的‘梦幻七彩’哦,快趁热吃吧!”管玉将七彩的水晶包子推至龙郅睿面前。

  小家伙眼前一亮,在管玉拿来干净的湿帕子擦手之后,马上狼吞虎咽起来。

  琅依有些失笑,这小家伙每次一吃起她做的水果味水晶包子,总是这般,拿了包子便直往嘴里塞,片刻不用停一下。

  “睿儿,你吃慢些!”

  “我忍不住嘛。”

  不一会儿,七个不同颜色的水晶包子便被龙郅睿吃进肚里。看着空空的盘子,他满足地摸摸撑得饱饱的小肚子。然后,又看到另一个盘子的点心,是新花样,忍不住又伸出肥短小手拿了个,就要往嘴里塞。

  “睿儿!”

  琅依晚了一步,那小家伙已经将那块“拔丝香蕉”往嘴里塞了。

  “好好吃哦!是香蕉的味道,还有糖像蚕丝一样,好好玩哦!”龙郅睿盯着粘在手上的糖丝,惊奇地睁大了眼。

  琅依无力地瞅着他,语带担忧:“睿儿,你一下子吃太多了,等下吃撑了闹肚子怎么办?”她的本意是让睿儿先尝下鲜,本来不打算再做“梦幻七彩”的,但又怕睿儿不喜欢“拔丝香蕉”,所以还是做了盘“梦纪七彩”备着。哪里知道,这小家伙满眼都被这色彩鲜艳的“梦幻七彩”吸引了,根本没注意到“拔丝香蕉”的存在。

  唉!她更不知,他居然一下子就把七个水晶包子给解决了。现下,这小肚子还再塞下一块“拔丝香蕉”,真有点担心他的小肚子等下会不舒服。

  “好嘛,那睿儿不吃了。”大眼留恋地围着“拔丝香蕉”打转,颇为可惜地将目光移至母亲身上。

  樱唇含笑,眸绽流光,皓齿羞露,莲脸靥笑,竟让琅依一时美得炫目。

  龙郅睿盯着绝美出尘的母亲,再度因母亲难得的露齿一笑而看呆了,直到母亲怜爱地摸摸他的头,才回过神来。

  “睿儿,午课时间快到了吧?”

  “还有一刻便是殿下的午课时间了。”管玉含笑代为回答了。

  “这……来得及吗?‘上书房’离这可远?”

  “不算太远的。”

  龙郅睿噘嘴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真不想离开母后哪!”

  “傻孩子!”将那小上的身上搂了过来,琅依轻抚他柔软的发丝笑斥道。“晚上再过来和父皇母后一起睡可好?”

  小家伙挣开母亲的怀抱,大眼滑溜溜转了圈,勾出一抹调皮的笑容,“不了,睿儿自己回寝宫睡。”

  琅依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小家伙已争先道别,临走前特地加了句:“母后,睿儿想当哥哥。”

  琅依愣了下,等会意过来,丽颜添上一朵飞霞。对上的便是管玉随侍龙郅睿前往“上书房”时回头的揶揄一笑。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