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楼之天命女  小说作者:姬听月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系免费章节的修改重发版。 01 不堪回首 02 事实如此 03 谁在说谎 04 回忆回忆 正式回来填坑,请多多支持。
1/8

01章——04章

    01 不堪回首

   办公室空旷奢华的吓人,我无精打采的靠在舒适的椅子里,指尖有下没下在桌面上扣着,透过玻璃墙,城市的极尽繁华的呈在眼底。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回来了。

   “大小姐,大小姐……”绍齐小心翼翼的唤着。

   “……呃…什么?”我回过神来,

   想的太出神,连他什么时候进来都没注意,“怎么?”

   “大小姐,你要的人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我抬眼看他。

   绍齐,GK旗下,炽淼手下首席助理。能力无人能及,只要是落在他的手上case,绝对没有不可能一说。我想,即使哆啦A梦亲自来也一定抢不去他的风头。只是他的身份不明,来历不明,甚至连GK档案都不存在,所以他本身就是个谜。

   夜色,灯光流转人声嘈杂的酒吧。绍齐护着我自人堆里艰难的向前走着,我皱着眉,用手指抵着鼻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适应不了这里面紫醉金迷的靡乱气了。

   “大小姐。”二楼在经理室外随后候命模样清秀两个助理十分礼貌的对我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敲门。

   我以手势制止住他,他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我的意思,退至一边。

   绍齐越过我,推了推门,纹丝不动。我向后退了一步,绍齐会意,抬起一脚,“嘭”的一声将门踹开了。里面顿时传出一声怪叫,“啊!”是个女的,随后便是男的破口大骂,“人他妈的都死哪儿去了,肏,不想活了么!”

   绍齐欲出言制止,我挥了挥手,径自走了进去。

   满房间的酒味儿,浓重的香水味儿。一白皙丰满有长相有身材的女人几乎半裸的瘫在偌大的红木办公桌上,面上的情欲还没散去,一腿搭在桌沿,一腿蜷在桌上,一手扯着被撕碎的短裙遮在私处,一手撑在身后支着半个身子。这种撩人非常的姿势怕是男人见了都会血脉喷张的把持不住恨不能立马能冲过去将这尤物压在身下肆意的蹂罹吧。

   男人裸着上身,老大不爽的在女人巨大的柔软上握了把,十分不情愿的提了提裤子。

   “咳咳……”绍齐撇过头干咳了声。

   我眯了眼睛,毫不避讳的直视那个瞪着眼冲我挑衅的女人,淡淡道:“北子默,这么久不见,你的品位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北子默,GK旗下,炽淼手下最得力干将之一。本身出生高贵,只是不想在家呆着,坐等继承老爸庞大家产,于是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作敢为的本钱携着美国高的不可思议的学历只身一人在GK闯出了一席之地。

   北子默一下子就傻了眼了,他邪肆的勾起一边唇角,嘲讽道:“我没看错吧,你是炽月。”

   他说话从来不用疑问的口气,这点我已习以为常。

   只在听我到名字时,北子默身后的女人才愣了愣,但只有一瞬便恢复了常态,甚至有些高傲。

   我掠过她的得意,转身就走,“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别。”北子默拽住我的手。

   “子默。”绍齐看着北子默拽住我手臂的那只,语气不善的提醒道。

   “对不起。”北子默随意笑道:“我忘记我们……”

   “没什么。”我打断他的话道:“既然你要我留下,那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北子默将手边的一件衬衫甩到那女人身上,冷冷命道:“出去。”

   那女人抿了抿唇,下巴微抬,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见北子默爱理不理的样子终于忍住,气鼓鼓的扯过北子默的衬衫掩住胸口,提着鞋子走出去了。

   绍齐看了北子默一眼,转身离开。

   “等等。”北子默叫住他,“记得让人把门给我装好。”

   绍齐理都不理的走了。

   “妈的,要死不活。”北子默愤愤骂道。

   我捡了一张距离桌子最远的椅子坐了下来,北子默会意,“你忘记了,在我这儿,绝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我以为你忘记了,可你却记得那张椅子。”

   什么?我一愣。椅子?我垂下眼帘打量着身下的朱色欧式休闲椅,记忆中没任何有关它的印象。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北子默冷笑,在我对面的沙发坐下,“你不是跟云……那什么,云霄好像是……私奔了么,怎么,他瓦解了你的秘密,所以不要你了。”

  脊背蓦地一僵。如绍齐所说,炽淼的人在山上月老庙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我,然后就在我沉睡的那段时间,实际上就是我魂穿的那段时间,炽淼一直对外封锁我的消息,只对外称依然没有我的消息。

   我微微低头,“我来不是跟你说他的。”

   北子默点燃一根烟,深沉的吐出一圈白雾,漠然道:“我没兴趣听你跟他的故事。”

   “元彤。”我一字一顿清清楚楚的念出这两个字。

   北子默一顿,似乎被自己呼出的烟雾呛到,诧异的看着我。

   我当他是惊讶我认识元彤这种人物,“以前在你这儿做过事的,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北子默躲开我的注视,悠哉道:“的确有这么个人,怎么突然心血来潮的关心下属了。”

   “这你不用知道。”我避而不答道:“告诉我她的地址就好。”

   北子默狠吸了一口眼,从沙发拿起手机,“元彤在哪儿,十秒,超过半秒都给我滚蛋……”

   高速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多,但绍齐却依然能将车开得飞快,一路畅通无阻。我倚在窗口,看着窗外的风景急流般向后退去,不知不觉的就有些乏了。

   绍齐怕我睡着, “累了吗?”他问。

   我撑开眼,强打起精神让自己坐的直些,“炽淼呢?”

   从我醒来看过他一眼后就再也没看见他人了。他看我的眼神很平常,甚至更为冷淡。他不说话,我也不说,两人就那样默默无语的对视着,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反正估摸差不多的时候他便转身对绍齐交代了要看好我之类的话后就消失了,准确点说是再也没在我面前出现过。

  

   “他在忙。”绍齐道。

   我知道他不会告诉我,这件事不只发生一次,而是每当我问起炽淼的时候绍齐都会这样回答我。

   “我很奇怪,当初你们是怎么找着我的?”

   绍齐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然后一个急转,告诉我道:“北子默的人一直都跟着你。”

   我怔住,嘴角动了动,想笑,却笑不出来。原来他一直都跟着我,亏我还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将自己躲藏起来了,结果却是……炽淼,炽淼!你让我过的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情何以堪。

   “绍齐……”我低下头,“你认为……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么?”回来这么多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我之前所在的那个地方是哪里,我接触的人,遇见的事,都是假的么?不会的,除非我神经错乱,否则我不是白痴陷进自己编的梦里不可自拔了吗。如果现在这个世界是虚构的,那所有有关这里的记忆,包括炽淼,包括云霄,包括北一默,也包括我,包括这辆车,包括外面的风景,包括我们现在所做的事都不是真的。

   炽淼生怕多看我一眼似的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潇洒的挥了挥手GK一大堆事务就甩给我了。若不是有绍齐帮我,估计GK早已尸骨无存了。

   绍齐大概是没弄明白我的意思,将车速降下来道:“累了就休息会吧。”

   微不可闻的叹息,放任自己倒在后座,顺其自然的闭了眼睛。

   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那天,我依约引蓝凌轩去找了蓝圣羽,然后趁着蓝凌轩一心一意扑在蓝圣羽身上时留下钥匙离了王府,因为怕元洛会不答应助我逃跑,便牵了快马,毅然决然的去了与原野相反方向的城西。

   没人想到发生那样的事情,包括亲眼目睹我被掳走的整个过程的元洛。

  

   ……

   “月公子!”元洛骑在马上冲我挥手。他是怕我会被人认出来,所以才没唤我的封号。

   我对他笑了笑,回头看向梦家所在的地方,心下怅惘,若不是我,他们便会多份久未重逢的喜悦。

   小心!元洛向我冲了过来。

   我不及反应便被一道黑影掠了起来,随影而来的还有一阵奇香,我下意识屏住呼吸,却被那人狠狠的摔在了马背上,忍不住一声痛呼,那香趁机侵入鼻腔,力气像是被人抽走了般,整个人都软的厉害。元洛向我这边飞奔过来,那人半刻都不肯停留,当下调转马头便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元洛返身上马,急追而来。

   那双按在我背上的手千年玄冰似的冷。他胡乱在城里的街道绕着,看似毫无章法,但与元洛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傻瓜,我在心里骂道,与其花力气在这里追我,还不如现在就去找梦西来救我。视线被街角挡住,连元洛的身影已一并被抹了去。身后的人轻蔑的哼了一声,将我从马背上捞了起来。他蒙着面,我恨恨的看着他,他却直接将我的怒视略过去了,拉过身后暗红色斗篷将我裹了起来。我不明所以的任他摆弄,横竖不能反抗。若不是不能动弹,我非得用袖中的刀子将他所有碰触过我的地方一寸一寸的割下来。

   马蹄“哒哒”的响着,大概是相信元洛不会追上来了才走的这么悠闲。

   没过一会,鹤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再这样下去……让我去接她吧。”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儿是,东门!想到这里,我的身子不禁一颤。那人发觉我的异样,蓦地收紧拦在我腰上的手,警告我不要多事。其实完全不必他多此一举,因我确确实实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不有。

   “……再等等……再等等。”

   声音遥远而飘渺,像是来自十里以外,并渗着几分恐惧,还连续重复了两遍。他已经确定自己等的人不会来了,只是抱着点点希冀不肯绝望。

   周围的风很静,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只剩马蹄铁清脆而突兀的踏着缓慢的节奏向东门靠近。我似乎感觉到他们见到一人一马时的欣喜及发现那人并不是自己所候的人的落寞。

   马儿自鹤面前缓缓而过,他并没在意马上被挟持的我,只一心扑在前面的街上,望眼欲穿。原野若有所思的看了马上那人一眼,似有疑虑,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我在心里祈祷,原野求你,一定要发现我,你看,我就在你眼前,我就在你眼前啊!你不是要我跟你走吗,那就看见我啊!

   当马儿走过原野,当原野收回目光,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强忍着泪准备接受这之后无法掌控的命运……

   “等等!”原野叫住我身后的人。

   那人一愣,勒住马,莫名其妙的回头看着原野。

   我心中一喜,认为他发现我了。

   却不料,他问那人道:“请问兄台沿路上可有见过一位美貌非常的姑娘往这边赶?”

   闻言,那人一声冷笑,不屑道:“美貌姑娘倒是没见过,登徒浪子却遇着两个。”他言语嘲讽,毫不掩饰对面前之人蔑视侮辱。

   鹤眉头一皱,原野拦下他,对那人道了声得罪,便转过身不言语了,像是从没见过那人,从没见过那马。

   心中微痛,我知道,在他转身的一瞬,我们就错过了,错过了一生。

   我想,那句话应该这样来说,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的眼眸却没有我的影子……

   迷迷糊糊中被人抛在地上,骨头不知道被摔断几根,反正全身都痛,很像是要散架的样子。

   现已近冬日,地上冰得彻骨。周围很黑,睁眼和闭眼没甚分别。我试着用力,勉勉强强撑起身子,等恢复了些力气,便用手摸索着向前爬寻。地上平坦的很,没有坑坑洼洼,也没有突起的石子。小心翼翼的挪了差不多四五步远的距离,终于在力气透支完全之前触到了类似墙壁的东西。

   我像是抓到唯一一棵救命稻草般迫不及待的靠了上去,喘息,庆幸,自己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出个算不上是依靠的依靠。

  

   无数次熟睡过去,然后又无数次清醒过来,每次都发现自己还在一片幽深的黑暗里。怎么有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还是说是我的眼失明了,什么都看不到了?一双黯淡的眸子忽的映入脑海,身子蓦地一抖,他那时的感觉,和我现在是一样的吗?

   饥寒交迫,寂寥惶恐,苟延残喘过活……

   曾今算过,人的一生不过亿秒,但是现在,貌似我活不到那么久了,也许半天,也许一天,就在上一刻我还以为会死去,直到白亮的光针一般疾刺入眼……

   一个模糊的轮廓出现在我面前,他背着光,影子冷冰冰的印在我的身上。

   虽然看不见他的样子,但我确定我不认识他。

   “饿。”我仰着脸,这样对他说。

   他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大声对外面道:“她说她饿了。”

   直觉上,外面像是有人。

   一碗冷饭,碗的边缘缺口很大,没有竹筷。他风姿绰约的在我面前坐下,冷声讽刺道:“怎么,吃不下么?”

  我不听他说话,端起碗就往嘴里扒饭,不管那饭里是否有股让人闻之欲呕的馊味儿。

   “呵呵……”他笑起来,“没想到梦家小姐也会有这天。”

   他既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会在这里出现便不是意外。我继续扒饭,鼻子不知什么时候酸了,眼睛变的雾蒙蒙的看不清东西。

   似知道我不会答话,他不再跟我说话,只静静的看着我把饭吃完。

   心满意足的咽下最后一口饭,又道:“水。”

   没有回答。

   我抬眼看他,猖狂邪魅的脸,火红的发,不可一世的眸。我见过他,他是辰楼的人。

   眯起眸子,这次他又是被谁弄来的。

   “看来你已经记起我来了。”他屈肘撑住椅子的扶手,用手拖着下巴。

   我舔了舔干且酸涩的唇,淡淡道:“是你要找我,还是别人要找我?”

   “没想到你还活着。”他避而不答,“能躲过辰楼追杀的人,你是第一个。”

   我没心情跟他闲话,将之前的话跟他重复了遍,“谁要找我?”

   灵兮么?显然不太可能,虽然自从祈和惜水回蓬莱岛后我便失去了灵兮的消息,但他们离开那天正巧便是梦家开办家宴那天。意思是说,他们晌午离开,我傍晚离开,中间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灵兮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逃脱蓝圣羽为她布下的守限,找到辰楼,跟他们协商一致悉心部署欲置我于死地……

   要么便是红绡,不甘被我毁掉容貌,所以才买通辰楼蓄意报复。可是如果是她的话,她早该在我第一天被抓来时就提着把刀到我面前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又怎么会到现在还不出来消愁解恨。

   难道是梦无涯的仇家……

   见我脸色阴晴不定,他不禁打断我道:“不用猜了,那人今晚就会来看你。”

   今晚?我注视着地面上铺散开了的阳光发愣。

   “我来只是为告诉你,从没有人能躲得过辰楼的追杀,你是第一个,辰楼有个不成文规定,凡是躲过追杀不死的人皆可无限制的对辰楼提出一个要求。”

   心下一动,“什么要求都可?”

   他不假思索的点头。

   “放我走。”我脱口而出。

   “可以。”他答应道:“不过在那之前你须要见一个人。”说着,怜悯的看了我一眼。似觉得无聊,他起身走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间二十见方的房子,有门有窗,那人出门之后,四边窗外忽有厚重的卷帘滚开,从房檐落到地面,将整个房子都严严实实的裹在了里面。

   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夜色降临,我笔直的坐在屋子中央,神情麻木。

   我都没想到来的人是她,就像我料不到以后的某天我会回到GK见到炽淼一般。

   龙妍肩头立着一只白鸽,她冷冷的看着我,眼里除了恨还是恨,那只鸽子对我颇为不屑,偏着头高傲的睇向我。

  天色已完全黑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声音发颤。

   她没有回答,给我一种虚幻的错觉,以为自己看到的只是幻影。若是她的话,她早就扑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腿仰起粉嘟嘟的小脸幼稚的唤我姨姨让我带她到外边去玩了,又怎会如此愤恨漠然的对我。

   “龙妍?”我挣扎着站起身向她走去。然,还没走出半米的距离,脚下一块石板忽然掉落,我忙收回脚向后倒,谁知我不倒还好一倒周围的石板竟齐刷刷的落了下去,四排纯银质的栏杆眨眼间直贯入顶,方才那下若不是我躲得快的话,怕早没命了。

   我看向龙妍,心想人的样貌或许可以骗人,但人的感情却是假不了的,那一刻,我明明瞄见她眼底的担忧,虽然只有那么一瞬,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妍儿……

   为什么三字还未出口,只见一双修长的手搭在了龙妍肩头,接着便是颀长的身影自黑墨色的夜中剥离。

   我惊讶的张大了眼睛,蓝圣羽!

   “梦见月……”薄唇微启,他将我名字里的字逐一分解,分解成千分之蚕丝那般细,然后将他对我的恨尽数附在上面,结成一条无形的绳索,死勒着我的脖子不放。

   刺耳的刹车声将我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我伸手撑住前座的靠背以免被甩到座位底下。三百六十度急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从座位上爬了起来。

   “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说完,“嘭”的一声关上车门向对面一栋别墅去了。

   透过车窗,不远处一个路牌上赫然写着TS林泉路。

   我蓦地惊醒,想下车,车门却被绍齐锁上了。绍齐一定发现了什么,待我看向他时,他已从二楼的阳台上翻了进去。

   一定是出事了,我用力的扳着车门。

   拜托,你答应过我,绝不阻止我的,这又算什么!

   就在这时,手上忽然传来“啪”的一声触感,车门竟然开了,我来不及多想,立刻下车向那栋别墅冲了过去。门是锁着的。

   “绍齐!”我冲楼上喊道。

  

   满屋子的灰尘,血漫了一地,那个女人倒在血里,一颗子弹自她额前穿入,死,来的太突然,太突然……

   绍齐遮住我的眼睛,“我们来晚了。”

   我茫然的跟着绍齐往回走去,感觉身后的女人一直在看着我,诡异的冲着我笑。

   闭上眼,摒去一干杂念,但是,但是……

   她那句话一直盘在我脑海,怎么都挥不去。

   ——云霄,奉劝你别再骗她了,这火可不是你能玩的起的……

   我只是想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已,为什么!

   到底是谁在阻止我查当年的事情,骗我说云霄死了也就罢了,烧了月老庙也罢了,可为什么还要阻止我之后的事呢?炽淼,你别逼我恨你。

   绍齐揽过我的肩,欲出言安慰,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走出房门还没几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还没来及反应便被绍齐拽回屋子扣在怀里,落地玻璃应声而碎,外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绍齐瞄向门外,我伏在他胸口,听着他警惕的心跳声,惶然的不知所措。

   就在前一刻我还以为是炽淼在暗中跟我作对,但炽淼绝不可能用这种可能伤害到我的手段去阻止查云霄的死。

   我侧眼朝地板上的尸体看去,她竟然还在笑,笑的那样诡异……

   绍齐忽然握住我的手,“别出声,跟我来。”

   一路狂奔,直到出了TS别墅区才停下来。绍齐拿出手机,拨了个号,没过一会儿便有辆车开了过来。

   “齐先生。”司机跟绍齐打着招呼。

   绍齐点了点头。

   “谁做的?”我问道。一想起元彤脑袋上的血洞,浸在血里的湿黏的长发,便忍不住发颤。虽然,我曾想过要这么对她,但那时的我绝不会杀人。

   绍齐微一沉默,道:“现场没有凌乱,整个房间都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可见来人是元彤所认识的,元彤每个衣柜里都有枪,却未动过,可见元彤对那个人是不设防的,那个人,不仅认识元彤,并且熟悉,却在你来之前半小时内解决掉她,并留在当场炸掉车子以给你警告,能做到这样的人显然不在多数。”

   绍齐的性格我知道,没有把握的事他绝不会轻易得出结果。

   我吸了口气,叹道:“我知道,不过在那之前,先带我去把这恼人的头发理了。”

  绍齐闻言一愣,他知道这头长发对我的意义,比谁都清楚地知道。

   在没遇到云霄之前,我是叛逆而孤立的,没有谁能在我眼里停顿一秒以上,除了炽淼,绍齐,以及…

   我叹了口气,看向窗外,绍齐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与云霄始末的人,我相信他多余相信炽淼。他是我的人,炽淼第一次向我介绍冷漠的他时对我说。他是属于我的人,作为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对这句话的理解能有多深,反正我只将他作为炽淼身边的人看待,甚至怀有一丝敌意,认为他是炽淼派来的奸细。

   他随着我,送我上课,陪我吃饭,接我回家……

   我以为他是我的一部分,因为云霄,我们之间开始出现距离,而且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先是我不信他,然后他对我绝望,直到最后彻底决裂。

   长发,是他所知道的事中的一件。那天,他对看着手机上云霄的照片发呆的我说,喂,听说他喜欢长头发的女孩。

   是吗?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我还是破天荒的留起了长发,就连炽淼都忍不住对我侧目,抚着我头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你终于肯长大,懂事了。

   如果那时他就知道我的长大,我的懂事是为云霄而做的话,他怕会当场暴起将我头发一把扯下来吧。

   长发,代表的是我对云霄的存在过的爱。

   绍齐凝视我的短发,神色像是暴风骤雨前的铅云般沉重。

   我笑,“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将它剪掉的么?”他不想我为别人丢掉自己,即使将我推向别人身边的明明是他自己。

   “如果是以前,我会很欣慰,可是现在,月,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很让人担心。”

   不知怎的,一听到他说的话,心里就莫名其妙烦躁起来。

   我不耐烦的冲他摆了摆手,“今天的事我要你在两天之内给我一个完全说得过去的解释,现在,我要见北子默。”

   绍齐抿唇。

   “北子默呢?”我问向正在监督修理员修理办公室大门的助理。

   “经理临时有事,所以就离开了。”秀气助理小心翼翼答道,“如果大小姐……”

  临时有事?不知这临时有的到底是什么事,竟值得他堂堂GK夜总会经理亲自离开前去处理。

   绍齐,你不会那么神一猜就中吧。

   “不用。”我随意在北子默的位子上坐下来道:“我就在这儿等他,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可是……”面露难色。

   “没关系。”我笑了笑。

   然而明明想阻止我的他就这么看着我,愣住了。

   绍齐曾今说过,还有什么是你打动不了别人为你而做呢,只要你一个笑,那怕是出卖灵魂,我也愿多维持它亿分之一秒。

   我很少有耐心去等一个人,仅仅半分钟都觉得多余,但现在,我却等了足足三个钟头的时间。无聊中,不小心瞄到角落那张朱红色椅,纵观整个办公室,色彩无一不符北子默深沉的格调,却唯独那张过分惹眼的欧式休闲椅,除去水银色线条柔美的不锈钢骨架,其余全是红色,血一般的颜色。

   ——我以为你忘记了,可你却记得那张椅子。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忘记什么了?我为什么要记得那张椅子?

   “怎么回来了,舍不得我是么。”北子默挑起一边唇角,神色严峻的自他助理身前走过,明显的表示出他对他的不满。

   我笑,“遇到点儿意外,所以回来请教请教,因为怕打扰到你办正事,便在这儿小憩了会儿。”我可以将“正”字强调出来,听起来特别耐人寻味。

  

   北子默无奈,“你总是这么想我。”

   大概是有会意,修理员很快完成作业收拾东西走人,临走时不忘体贴的轻手轻脚的将门关上,他们大概误以为我是那种靠爬床来抬高身价的那种女人了。

  

   “元彤死了。”我对他说。

   “是么。”他不以为然,一只精致的打火机在他指间来回翻转。

   “你不奇怪她是怎么死的么?她可是你的人。”

   他觉得好笑,“我为什么要奇怪,而且,她什么时候成我的人了,我怎么不知道,大小姐,说话,可是要负责的。”

   蹙眉,我讨厌他这副事不关己麻木不仁的样子,“可是你知道她住在哪里,也只有你才不会让她有所防备。”

   北子默微愣,随即问道:“那个人怎么没跟你来,他不

1/8|下一页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系免费章节的修改重发版。 01 不堪回首 02 事实如此 03 谁在说谎 04 回忆回忆 正式回来填坑,请多多支持。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