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穿越重生 > 懒妻
懒妻  小说作者:索还贞
作者有话要说:
1/1

(29)捉奸

   没到半个小时,电梯轻震了一下,电梯里的灯也重新亮了起来,梯门缓缓地开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飞速闪进了电梯,“少扬。”慕紫轻吟一声,身体一软,整个人倒了下去,楚少扬伸手接住了她,“你没事?”他盯着李挽月问,“没事。”李挽月轻摇了一下头,便不敢再摇了,胃里直往上涌,想要吐,她用力吞咽一下,把恶心的感觉使劲地往下压了压。

  一个灰色的身影刚刚也闪进了电梯,君武双手插在裤兜里,冷着脸扫视着电梯里的各个部件,“工程部的经理是非换不可了,竟然会发生电梯故障这种事,荒谬!”他喝斥道,“是,是……”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擦着额头的汗,弯着腰,口里连声嗫嚅着。

  慕紫脸苍白,眼睛紧闭着,看上去是昏迷了,她整个人倚在楚少扬的身上,“看来要送慕总监去医院。”君武使劲地按着去地下停车场的键,“你送她去医院。”楚少扬将慕紫推到君武的怀里,君武赶紧将她抱了起来,他看起来那么小心谨慎,像是抱着一个稀世珍宝。

  “宝贝,你没事?”楚少扬长臂一揽,将缩在旁边的李挽月抓进怀里,大手轻按着她的太阳穴,“没,没事。”李挽月有些局促,他们不是已经摊牌了吗?明天就要签字离婚了,现在怎么个情况?感觉怪怪的。

  “少扬,今天拍的那块地对君帝很重要,我们已经买下周边的地了,只剩下中间那一块地,如果拿不下来,其他的地段也将失去它的战略意义。”君武突然说道。

  “嗯。”楚少扬闲闲地应道,他低着头专注地按着李挽月的额头。

  “这块地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来,无需考虑它的成本,刘助理经验丰富,少扬你要是没时间,让刘助理去拍卖会就行。”君武扫了一眼旁边的西装男人。

  “宝贝,头还疼吗?”楚少扬看着怀里的女人,柔声问,对于君武的嘱托和焦虑,他全当成是耳旁风了。

  “不疼。”李挽月闷闷地说,他宝贝长宝贝短的叫着,她听起来都觉得别扭,他怎就叫得如此的顺口?

  君武瞥一眼西服男人,西服男人回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电梯门开了,君武抱着慕紫飞快地冲出电梯,“总裁,拍卖会您去吗?”西服男人应付地问。

  “宝贝,你自己能回去吗?”楚少扬拥着李挽月走出电梯,柔声问。

  “嗯。”李挽月应道。

  “乖,到家给我打电话,晚上我会早点回去。”楚少扬低头轻吻一下她的唇,李挽月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唇,转身就走,他刚才答应了离婚的,现在怎么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她也说了,她不会再回别墅了。

  楚少扬看着那只蜗牛慢慢走出大厦,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想要离婚?恐怕有点难!她怀了他的种,还想溜之大吉?

  “总裁,您去吗?”西服男人轻咳了一声,再次问,被人忽视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拍卖会好玩吗?”楚少扬饶有兴致地问。

  “这个……”西服男人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拍卖会是要斗智斗勇,斗真金白银的,怎么可以用“玩”字来形容呢。

  “美女多吗?”楚少扬上前一步,凑到西服男人耳边,压低声音问。

  “凑合,凑合。”西服男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副总裁还一直防着这个总裁,看来是多虑了,这个阿斗怎么可能是副总裁的对手?

  “玩玩去!”楚少扬抬腿就走,西服男人赶紧跟了上去。

  拍卖会上,楚少扬和邻座的一个美女一直窃窃私语,聊得很是开心,那块地的价格被炒得很高,西服男人不时地加价着,最后和君帝争地的只剩一家公司了,当然毫无疑问,西服男人终是以天价拍得了这块地。

  医院里,君武手机只响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现在觉得好点了吗?”君武看着慕紫笑得一脸的灿烂,慕紫头歪向一边不去看他,“慕紫,给我点时间,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君武好心情地说。

  慕紫闭上眼睛,她现在连看都懒得去看他了。

  你是我的,君帝也是我的,没有人能夺走属于我的东西,君武一脸笃定地望着慕紫。

  李挽月没有回海边的别墅,她打了一辆车直接回自己的家了,刚出电梯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使劲地敲着自己家的门。

  “先生,您找谁?”李挽月走上去,问道。

  男人偏过头,瞟了李挽月一眼,随即又继续砰砰地敲着门,男人身穿一件格子衬衫,满是破洞的深色牛仔裤,他侧歪着头,露出戴着蓝色耳钉的耳朵,男人轮廓分明,皮肤白皙如雪,他长得非常精致,那是一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美丽,看起来邪魅而又危险。

  “先生,这是我家。”李挽月皱眉道,这个人,还真是没礼貌。

  “1202?”男人停止砸门,一双阴鹜至极的黑眸直直地落在李挽月的脸上。

  “1201。”李挽月有些不悦地说,他看来年纪不大,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看就是正处于叛逆期的小屁孩。

  男人转身就走,三大步走到隔壁的1202,伸手砰砰地开始砸门。

  李挽月手伸进包里,发现自己忘记拿钥匙了,只得掏出针线包,捏起一根细长针,塞进锁孔里,感觉到侧面有一束目光扫来,李挽月下意识的用身体挡了挡,防盗门开了,她开门走进去,转身就关紧了防盗门。

  少年伸手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原来针也是可以开门的? 他再次用力砸着门。

  李挽月放下身上的小包,走进洗手间,上了个厕所,洗了把脸,出来后,依然能能见隔壁传来的砸门声。

  几分钟后,砸门声终于没了,外面的门铃却响了,李挽月走过去开了门,“帮忙,开个锁。”少年看着李挽月硬邦邦地说。

  “有困难找警察叔叔。”李挽月冷冷道,她刚要关门,少年的脚一下就抵了进来,“帮个忙。”他再次说,“不!”李挽月拒绝了,这个小屁孩来路不明,难保他不是贼。

  少年手伸进牛仔裤后面的兜里,“这些全给你。”他掏出一团皱巴巴的人民币举到李挽月的眼前。

  贼,应该是不会给人钱的,明天就要离婚了,想到自己口袋里只剩下几张百元大钞,以后拿什么来抚养肚里的孩子?李挽月犹豫了,“这些也给你。”少年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钱,看起来,他是把全部家底都拿出来了。

  “身份证,我看一下。”李挽月接过了少年手上的钱,点着钞票,淡声问。

  “没带。”少年摇摇头。

  “名字,身份证号报一下。”李挽月很快点完了钱,总共两千二,一笔不小的外快。

  少年蹙了蹙眉, “阿龙。”少年只说了两个字便不愿再说了,还阿猫阿狗呢,李挽月撇撇嘴,“等着。”她拿着钱转身走进屋,把钱塞进自己的小包里,掏出细针,走了出去,少年跟在她的后面,她将针插进1202的锁孔里,同时不忘用手挡了一下,祖传绝学,不可外露! 门刚开,少年一脚踹门,直扑进屋里。

  屋里很快传来砸东西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哭声,李挽月愣了一下,转身就往家跑,“救命——”一个男人裹着床单,赤脚从里面跑出来,“我杀了你!”少年手握一把菜刀追了出来,“阿龙——”另外一个穿着四角裤的男人从后面死死地拽住了少年,裹着床单的男人逃进了电梯里。

  “你,你怎么,对得起……”少年怒视着跪在地上的四角裤男人,颤声道。

  “阿龙,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四角裤男人声泪俱下。

  “噗哧”一声,站在隔壁防盗门里的李挽月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两道冷目齐刷刷地扫了过来,“继续,你们继续!”李挽月点点头礼貌说道,顺手关上了防盗门,耳朵紧贴着门,细细地听了一会儿,除了男人呜咽的哭声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李挽月走进卧室,爬到床上躺了下来,捉奸啊,捉奸!

  那个“阿龙”还有勇气去捉,比起他来,自己真的很怂,看到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她只剩下逃的份了,头疼!李挽月闭紧了眼睛,不想了,睡觉。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