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葬情曲:狴犴璃舞  小说作者:口袋咖啡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 红妆泪涔溯爱(5)

    3

   “你……还记得我?”三年的时光,愁损容颜。琉璃一颗眼泪顺着眼睑落下来.

   此刻,她感到自己的眼泪原来还是滚烫的。灼烧她几年来守着相念的暮恋,她抱着相思的情意,盼着相见的渴望,和曾经不可泯灭的誓言,那是唯一支撑着她回到他身边的信念。

   百日复年,秋冬更春,花开花谢,那轮回的尽头,如生命在枯竭般,没有一个期限,却在消耗着,逐渐走向死亡一样的日子。她以为那样的日子会在她有生之年一直会那样轮回着,然后等到时间将她遗忘在了这个世间。消失,毁灭。

   此刻,望着那昔日的容颜,如今近在咫尺,却开始觉得不真实起来。泪水朦胧,似雾里探花般得不真切。

   琉璃举起手,往日的芊芊玉指已没有了光泽和稚嫩,有的只是经历风霜后的粗糙和干裂。

   她沙哑的声线,如丝丝缕缕带着韧劲的风,在撕扯开他的某处,震动他的心绪。她带泪的容颜,望着他的那双眼眸,无限地扩充在他的心底深处,像是一股急流般的瀑布,在寻求着出口猛烈地撞击着。

   在他的记忆中,为什么他搜寻不到她的存在,哪怕是瞬间。可是,为何她让他丝丝撕扯。

   碎碎片片的总是有一抹身影在重叠,冲击着他的视觉,亦真亦假,竟是有些混沌。而她的样子也在告诉着他,他们曾经是相识的。

   渐渐弥乱的情愫,盘根错节,他深锁剑眉,“我们……认识吗?”迷惑的双眸闪动着急切寻求答案的光。

   是啊,他怎么会记得呢!因为她是新娘,所以他知道新娘的名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怎么会产生那种错觉?他的记忆里已经没了当年的她了,如今他怎能想得起来?

   属于他们之间的记忆只有她还记得,对与他,已经是了无痕迹的了,怪不得他的。可是,心中的某处却在朝着她嘶吼着,不允许他的忘记。

   “不行,你不能忘记,你要记得的,怎么能忘了呢。”琉璃攥住他的衣服,突然撕心裂肺地起来。

   原谅她的感情是自私的,装不得伟大。看着他将她隔离在外的漠然表情,她是不安的。那一份急切想让他记起来的心在沸腾。她这一生只剩下他的爱了。

   怀揣着那份爱,她可以努力的在活下去,而此刻他对她的陌生,她的世界瞬间会支架不起来。琉璃抓着他手臂的衣袖,拼命地摇晃,他不能忘了她,他怎能将她忘了……

   努力在克制住的情绪在决堤,泪水断了线似的滚落下来,心口的气血一鼓作气翻滚而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木钻。

   陷予大惊失色。蹲下身子抱住她倒下的身子。急切之余,他正要抱起她往卧室走去之时,琉璃抬手拦住了他,又从胸口的内衬中拿出了那一枚她用生命保护着的狴犴玉。恹恹素白的脸噙着隐隐忍痛的笑靥,望着陷予的吃惊。

   他经久未找到的玉,怎会在她的手上?望着坠在他眼前的玉,陷予拧眉腾出手来,触及到那块还带着琉璃身上暖暖余温的狴犴玉,让他再次将目光回落到怀中之人,却见她带泪的双眸合上了眼睑,两行清泪随之而下,那一只抬着的手也随着她脸上的笑容的消逝而落下来。

   “琉璃,琉璃!”陷予紧着喉际大喊,拭去她嘴角的血丝,没等来她的任何反应,却引来了刚刚逃走不久又折回来的印腾。

   陷予抱起她往卧室中的床榻疾走,心中竟因为她身轻如羽的身体而在阵阵隐痛。这种突如其来的心碎,让他握紧了手中的狴犴玉,脑际隐隐作痛起来,蜂拥而至的是让他来不及辨析的黑白倒带。

   这是什么情况?刺目的血迹,陷予的猖獗,和他怀中人的苍白。新婚之夜怎会是这种情形?印腾正想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还没等他换口气就被陷予斥喝着去找隐观回来。

   陷予狰狞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只因和他毫无半点交集的新婚妻子,那不知是福还是祸,他家铁石心肠的主子,原来也会有性情的时候。

   当印腾领着隐观进来之时,夜已入三更。怪只怪隐观一路挣扎着不来,累得他够呛,值得庆幸的是他不会武,否则估计到天明都没法把他带过来了。

   “我先说好了,要是医治不好,可别把所有的事怪在我头上!”医治前他可得先明哲保身。

   “如果误了时间,我就先取了你性命。”什么时候他也开始在他的面前讲条件了?再延误时间,别怪他不念兄弟情义。

   “哇!那我更不敢治了。”隐观拔腿就跑,所有人都只会欺负他不会武,尤其是这两口子,从头到尾就只会用恐吓来要挟他做着做那,更糟糕的是,做了还得为自己的性命提心吊胆。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陷予拦住他的去路,森冷地看着正想努力逃命的隐观。

   他按耐不住的样子,带着慌乱的表情可不是平时那个斯文的隐观会做出来的反应。

   “哪,哪,哪有!!”隐观把自己的下巴抬得高高在上,稳了稳自己心跳加速的慌张。

   “出来!”陷予揪住隐观的衣领,突然又低头斜视门外,冷冷喝道。

   什么出不出来的,他这还没治呢,就想对他怎样?他不为自己积点阴骘,也该为她积点阴骘。动不动就大开杀戒,当心真治不好躺在床榻上的人。

   他真是命里带衰啊,怎么会赶上这种要命的人为兄弟?下辈子为人可千万别再碰一起了,否则他宁肯先把自己毒死了,转世为人后叫他来做他的儿子,好让他蹂躏一番,以解这辈子的怨气。

   “啪”地一声,门被打开,尾随在后面的玄澈摇着步子进来。

   “哇!你们想血染洞房花烛夜吗?”挂着一脸轻笑的玄澈,心中却在暗思忖,真是不愧在朝中滚打已久的吏部尚书啊,小小变化,小小动静,都逃不过他的那一双眼睛。

   什么洞房花烛夜,这里不是洞房,也没有花烛,只有黑漆漆透着冷意的夜。他居然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没瞧见他正在受窒息之苦吗?隐观手舞足蹈地示意他快点救救他这个可怜的人。

   “你要是再不放下他,恐怕就真没人救你的新娘了。”玄澈跃过他们,坐上案几瞧着屋里的所有人,依旧一副神情自若的样子。

   “无事不登三宝殿。”陷予放下手,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管玄澈的存在。

   终于获得新鲜空气的隐观,越来越懂得活着真好的真谛,只是他这条命什么时候可以不受要挟了?

   在陷予的淫威之下,隐观只好静观其变,走一步算一步,先看了其病再说,谁教自己武不如人呢……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新婚之夜,她怎会突然昏厥呢?望着刚刚进来之时,地上的一滩发黑的血迹,在隐观的心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她可千万不能和他开玩笑,他的命可就真悬在她的身上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