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奇幻侠情 > 蓝珠魔情
蓝珠魔情  小说作者:田惊艳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三十二章 真心解情劫

    玉面娇怜觉得女巫的话还真是有道理。

   彼岸花的功效已在她的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她感到全身从没有过的轻盈,身后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推着她前行,这是女巫作法后的效果。

   其实一直以来,她是渴盼这种自由的。一直在异水族,成为众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自己还洋洋得意,认为这就是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哪个女人不渴盼在爱情中至高无上,哪个女人没有一种虚荣心的期待,她得到了,她用她青春妖娆的身体得到了。而她,却是傻傻地认为,国王喜欢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那迷人的香味,还有娇好的容顔。但恰恰却是错了,她只不过是一个男人看来美丽无比的符号,这无关风月,也无关爱恨情仇,只是一种欲望世界里的简单的叠加。一旦这个符号没了吸引力,或是这个符号没有了新鲜劲,那么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更换符号。不要以为,还会有什么扯不清理不顺的爱情纠结,没有,什么也没有,因为,那个男人,正拥了更加妖娆的身体,笑得比以前更欢。这是男人的实在,亦或是异水族所流行的实在,她不得而知。她现在只知道,她要离开,她要找她的宇,还有,她要和一种邪欲抗争,为了那世间还有的真情。

   玉面娇怜其实是个最不值的牺牲品。于她而言,只是尽了一个女人的本份而已,再过一份很实在的生活。当然不同的只是这份生活高于族内的一切,但这不是她所决定的,是国王的地位所产决定的。但她却又是注定成为牺牲品,当所有的恨都朝向宠她的那个人的时候,确实就是她要受罪的时侯。

   好在,现在走出来了。她甚至,不怎么地恨女巫,这个让她失去一切的女人,其实也是可怜得紧,在一份以为的爱情挣扎中,她们两个女人都输得彻彻底底!

   彼岸花是爱的结晶,是爱的载体。其时在玉面娇怜的体内,唤起了她久已木了的心,还有,那一丝丝的柔软的触角。

   轻盈地飞升,玉面娇怜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在异水族,太多的功利,太多的情牵,已让她的心碎得不明所以。然此时,她分明听到了,那心里面一点点聚合的爱的讯息。

  哦,有种暧暖阳光的感觉,有轻轻的风的抚摸,还有那弥漫的浓浓的花香草味。玉面娇怜睁开眼,她看到了一个绿绿青青的世界。这莫不是传说中的人间?

   她落在了一座山的外面,山青而黛,隐隐有淙淙的泉水,如奏响的迎宾曲,一切都是那么地安和静美,一切都是那么地轻柔惬意。与她一直居住的异水族还真是不同,没有那阴暗的浊流悄悄地涌动,没有那见面后默默无语的防备。

   玉面娇怜一瞬间爱上了这个地方。在她的记忆中,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自己作主爱上一个地方。当初的婚姻,完全是一种攀附的必要,从来就没有平等或是自主的爱,有的只是诚惶诚恐,让自己更像一个地位高高的“夫人”。玉面娇怜很是满意自己的这种感觉。当然,这也得承认有彼岸花的功劳在里面,这种为爱而怒放不止的鲜花,无时无刻不在制造着爱的浪漫曲。

   山形像极盾形,玉面娇怜就立在进口处。

   和软的风吹拂着她,有一种活力在她的周身升腾。

   但突然,却是隐隐传来了一种哽咽,夹杂在那甜美的香味中有着更让人揪心挂肚的哀伤。时断时续的哽咽如泣如诉,就像是一群为情所伤的女子在悲伤地唱着爱的哀歌。听了这种声音,一刹间,只觉得让人心碎莫明。这可是与这周围的风景极不协调。

   玉面娇怜只觉体内热气游走,有一股灼灼的热浪一刹间奔涌全身,更是牵动了那留在体内彼岸花的情愫,瞬时燥热莫明,整个人就要失去控制。

   不好,玉面娇怜忙忙地会地运气,努力地平抑这股热浪。她真的害怕再燃烧,那一种为情所困为情所伤的滋味,真真地让人生不如死。

   此时情景原因无他。因玉面娇怜是用情极深之人,加之彼岸花催情的功效,如果外界再有什么牵引,自然引得人情欲升腾,不可控制。就像练功走火入魔一样,整个人会毁在了这个“情”字上。

   好在玉面娇怜多年来在异水族的隐忍,让她的真气从没有外泄。默默坐地运气之后,玉面娇怜体内有一股清清的真气慢慢地升腾,中和了那一股至强的热浪,让她慢慢平静下来。玉而娇怜长出一口气,暗暗庆幸自己终是躲过了这一关的情劫。

   但同时心下里却是非常奇怪。想来在这般的境地,还会有如此哀怨的情结在流淌,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面娇怜起身循了这哽咽之处而去,却是慢慢地引着她走进了盾形的深处。

   山谷幽而深,山径香而轻。但却就是前面那一团如幽如咽的声音团着裹着,让人置身于这样的风景中,却是更感一种凄婉和悲凉。

   近了,一片白白的风景。更准确地说,是一群着白衣白裙的女子,团团围了在一片山石旁,哀哀而泣。那是一种怎样的伤心,白裙飘渺,绿枝掩映,黑色的长发随了风零乱而寂寂。身形起伏间,如哽如咽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许是伤到了深处,玉面娇怜的走近,并没有谁发现,更别说引起她们之中谁的注意。

   这铺天盖地的眼泪,也引得玉面娇怜的心里一阵阵地发紧,久远的哀伤似又要被唤起。她有过这样的感觉,那种伤到骨子里,摆也摆不脱,放也放不下的透骨彻髓的感觉。她时常想到,什么事最冒险?是她嫁入王宫成为众矢之的?是她不管不顾听信伤过她的女巫的话而来此寻找她的宇?还是她本知道一个没有结果的努力却还是如此地这般执著向前?其实都不是,种种的冒险行为大不了一死,但感情的折磨,却是让人生不如死。这个山谷有寂寂的青草的气息,还有那总是乐观向上开放的各色的花朵,是一个适合远行的足履停歇的港湾。

   “妹妹们因何如此伤心?”玉面娇怜轻启口,声音有着和她们一样的哀婉。

   听到声音,哀哭的女子们抬起头,发现是一个有着和她们相同的哀怨的女子,不同的是,形容枯槁,整个人似没有女人本应有的活力与娇媚。

   “姐姐哪里来的呀,还是快快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我们都是为情所伤,不得解脱,不得已,聚在一起,相互安慰,可用情太过至深,我们又能安慰得了谁?唯有哭泣,让眼泪冲走我们的过往,也给我们一些继续前行的勇气!”一名白衣女子答话说。

   看来又是一群为情所伤的姐妹!玉面娇怜想,为什么,世间总是用情的女子多有不幸,她们本想追求自己的幸福,但到头来,却是用情越深伤得越狠。罢,罢,罢,还得自己解脱自己。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本想着这个世界会更美好,但不曾想,也有这么多的哀怨,妹妹们不要这样地伤心,其实,我们伤心只会伤了自己,那些感情的骗子却是在一边照样逍遥快活,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自己,倒不如,我们自己寻求解脱,用一世的精彩,给那些男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妹妹们以为如何?”玉面娇怜一口气说了下来。

   听完玉面娇怜这话,那些女子们都齐齐站了起来,一起用眼望了玉面娇怜,滚满泪珠的脸上,已不是先前的愁紧。她们心里都纳闷,何以这个不知来历的女子讲的话,竟都像是有感而发,还都直透进了她们的心里。看来这个女了不简单,或许她能有更好的解脱之法。

   玉面娇怜对了她们的目光,努力地让自己笑了,说:“妹妹们不要多疑,想我也是至情至性之人,为情所伤,流落至此,我比妹妹们还惨些,自己现已成人的孩子无从找起,也无从得知,要是伤心,我岂不是死个千遍也难消心头之怨。我想,我们倒不如从此以姐妹相称,就在此结芦而居,侍花种草,再图良机,可好?”

   众女子听了玉面娇怜此语,都一起围了过来,刚才答话的那女子说:“看来姐姐是真懂我们的人,就依姐姐所言,反正回去已是了无生趣,倒不如依了姐姐,我们大家一起解脱,与花草为伴,想来还更精彩些!”众女子齐齐都答“是了,就依姐姐所言,我们就跟着姐姐了。”

   玉面娇怜此时似乎慢慢地懂了一个道理,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根本就不是你的。一个人会落泪,是因为痛;一个人之所以痛,是因为在乎;一个人之所以在乎,是因为有感觉;一个人之所以有感觉,仅因为你是她爱的人!而此时的这群女子,有感觉,在乎,痛过,落泪了,说明她们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比之异水族的那些族人,和她们在一起似乎更快乐。

   玉面娇怜此时是真微笑了,她说:“难过的时候,原谅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人一段情而已,没有必要把自己看的这么坚不可摧。如果真的有一天,某个回不来的人消失了,某个离不开的人离开了,也没关系。时间会把最正确的人带到你的身边,在此之前,你所要做的,是好好的照顾自己。或许你们的曾经,你们的那一个他,可以沉默不语,不管你的着急;可以不答理你,不顾你的焦虑;可以将你的关心,说成让他烦躁的原因;可以把你的思念,丢在角落不屑一顾。他可以对着其她人微笑,他可以给别人拥抱,可以对全世界好,却忘了你一直的伤心。为什么?只过过,他是仗着你的喜欢,而那,却是唯一让你变得卑微的原因。生命中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了,却来不及遇见;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对自己好点,因为一辈子不长;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遇见。别再为错过了什么而懊悔。你错过的人和事,别人才有机会遇见,别人错过了,你才有机会拥有。人人都会错过,人人都曾经错过,真正属于你的,永远不会错过。有时候,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再深的绝望,都是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回避始终不是办法。鼓起勇气昂然向前,或许机遇就在下一秒。人世间不是流传着一句话吗,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美的风景。”

   众女子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微笑,她们几曾听过这样的见解,她们的世界从来都是以男人为中心,没有了男人,或是男人变心了,对她们而言,如同没有主张,如同没了方向,不知所措。现在玉面娇怜的这番话,却是让她们真真实实地认识到了自己,从而也想到,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必要依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而生生死死,或幻或灭。她们一瞬间感到,她们的人生有多么地不值,还有多么地荒漠,总是将一些朦胧不清的生活幻想,不明所以地一股脑地寄托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久而久之,自己成了自己的俘虏,生活从此得看另一个人的脸色,这哪是生活,分明只是捱日子。

   先前答话的女子说:“姐姐一番话,直说到了我们心里,我们以后,就以姐姐为头领,姐姐带着我们,一定会快乐无比!”

   玉面娇怜肯定地点点头,四下里响起了欢呼声。玉面娇怜没有想到,以为离开异水族的伤心,却是被女巫的那一鼓动,发现了这一番新天地,她想着,我一定要炼好我的止欲精,我要重回异水族,我要让和我一样不幸的人有幸福,我要借着止欲精的功效,找回我的宇,我要帮宇完成他的幸福,同时这也是成全所有人的幸福。

   都说磨难是财富,玉面娇怜不经此一劫,她哪里能想到这么些的道理,同时,她哪里能够有以后的那一番作为!她至多,是个富贵的王妃,一辈子在一种争风吃醋中度过,也是看了一个男人的脸色行事,也是依了一个男人的喜好生活,也是这么地对一个男人揪心挂肚,而最后终无所得。

   玉面娇怜下定了决心,带着这群同样伤心的女子,让伤心远离,共同谛造属于她们自己的幸福。

   于是,这就有了前文所说的那神奇的止欲精,还有每年七七之夕的众人疯求止欲精。这其实里面也有一个原委,玉面娇怜一直在苦苦寻找她的宇,她想着众人都来的场合,总比她一个人到处漫无目的的瞎找机遇大得多,但任是她的无数努力,却是总也找不到。也不怪她找不到,其实她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当然找不到。但玉面娇怜却已不是原先的玉面娇怜,通过修炼止欲精,她的整个人的身体包括性情都有了变化。现在,因了花香醉人,草色入心,只生得发如乌云,肌如玉脂,体态重又婀娜多姿,与她的名字倒是有了最好的般配。同时,心境平和如水,这一方面是因了止欲精功效,让人可以擦亮双眼看清一些本质,另一方面,在这个怡人的盾山里,确也可让人多几分的不沾尘俗之气。她认为,之所以找不到,是因缘未到,缘到了,自然得成。她只是和众妹妹勤修勤炼,免了俗世的纷扰。

   众妹妹们在她的带领下,也是快乐许多。也因了止欲精的功效,一个个回归了快乐的本身。这样一个快乐的世界,有谁不向往?怪不得世间对盾山是越传越神,对止欲精是渴求不得,只在每年七七之夕,由了山里的送宝使女在众多兵士的保卫下,下山三刻限卖。自然购者如云。但不是任何人都可买到,衣不整者,形不正者,面不娇者,体不端者,断难买到。这番情景,前文已叙。

   而前文已说的那个莽撞而来,羞愧而去的年轻人,却是注定和这盾山有了缘分,而他的一番作为,却也是引出了一段美好的故事。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