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月夜—觉醒之夜  小说作者:冰眸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章:风之驱魔师

   一阵风从远处吹来,带动了许多竹子。竹叶纷纷飘下,然后在掉到地面之前裂开。

  金色的丝线映射着光芒,一眨眼之间把我们身处环境周围的竹子都砍断了。那些丝线的数量很多,它们就像蜘蛛丝一样缠绕在我们身边。

  当我回神时,那只伸到我面前的手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液体从式燕被断手的手臂中喷出。

  只是恍神的一瞬间,整个情况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南宫挥舞着弯刀插进了我与式燕之间,然后把我抱住。

  “觉得不舒服就不要看,你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了。”

  轻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南宫单手抱着我,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

  要不是听到南宫那样说,我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颤抖。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我刚才确实亲眼看到了一个人的手臂从自己眼前断掉的情景。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碰到过那样的事情,那个视觉上的冲击真的不是我可以接受得了的。

  “南……南宫……”

  颤抖着手,我紧紧地捉着南宫身上的衣服,那个感觉事后想起我都会觉得不舒服,更不要说现在了。现在对于我来说南宫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我拼命捉着他的衣服,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倒下。

  “暂时不要说话。”

  南宫拍了拍我的头,动作就好像安抚小孩子一样轻柔。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那样靠着他不说话。我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去看那个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子。

  “式燕,再留在这里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不想被神器杀掉,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

  冷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因为是靠着南宫的胸膛,所以我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平静而有节奏地敲响着,那是十分令人安心的声音。

  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那一下一下的鼓动声,在安心之余我的脑袋也开始运转。

  是说南宫口中的神器指的是什么?还有刚才看到的那些金色的丝线又是什么?

  也许是已经镇定下来,所以我现在有多余的心力去思考别的东西。

  刚才那些金丝好像不是南宫弄出来的……

  因为看不到,所以我并不知道此刻的式燕,正被那些金色的丝线以五角星的方式困在了星星的中间位置,只要他动一下,他的身体就会被那些丝线割伤。

  静默了几秒之后,从我身后的位置传来了式燕的笑声。

  “另一名驱魔师大人也快要到了,同时应付两名驱魔师即使是我也会显得有点吃力呢!看来今天不放弃是不行了。”

  式燕的声音停了一下,然后再次响起,这次他说话的对象换成是我。

  “要邀请公主殿下到我们城堡来作客这个计划看来得延迟了。今天就打扰到这里吧!下次我会带上赔礼再次上门拜访的,就请公主殿下好好期待吧!”

  不!我绝对不会期待你的拜访!

  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所以就拜托你放弃让我到你那个什么城堡做客吧!

  我在心中这样默默地吐槽着,并且不停祈祷他以后不要有空跑到我面前来。

  “他走了。”

  南宫放开抱着我的手,退后了一步。他手中的弯刀一阵闪光后变回一支黑色的触屏笔。

  我愣了一下后转身,看到的果然是空无一人的空地,就连那些幻兽也跟着那个人消失不见了。此刻映照在我眼里的,只有一个用金丝编织而成的五角星。

  因为刚才那些丝线造成的效果,在我们站着的位置,被清空出了一片地方。然后那些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丝线,正闪着幽幽的金光,像蜘蛛丝一样缠绕在竹子上,看上去就像一片金色的网。

  “沙——”

  一个黑影从竹的影子中跑出来,那个出现的方式与南宫出现的方式一样吓人,所以我无可避免地被吓了一跳。

  “月大哥,你们没事吧?”

  稚嫩没有变声的童音伴随着黑影的出现传到了我耳中。

  从影子中跑出来的人身高不到一米六(之所以那么确定是因为我也只有一米六的身高),穿着一件黑色银边的带帽长袍。如果不是我认得那件衣服与我此刻身上穿着的衣服款式一样的话,我肯定会把他当鬼看然后一支手电筒丢过去。

  “我们没事。”南宫有点诧异地看着那个人,“……第二个醒来的人是你吗?清悠。”

  “看来是呢。”

  名叫清悠的少年慢慢走到我们面前,脱下帽子露出了那张会令人想到某种可爱小动物的脸。

  “……猫?”

  我歪头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他像什么动物了。

  “猫?”

  南宫与那名叫做清悠的少年听到我的自言自语后都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啊,不!没什么。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我连忙摆手要他们不用在意我的发言。

  南宫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头指着那名少年帮我介绍。

  “他叫紫清悠,与我一样是驱魔师。”

  猫科少年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小小声地说道,“你好,我叫紫清悠。月大哥与你在一起就是说是你叫醒我们的吧!以后要请你多多指教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

  基本上,只要是女性都会喜欢可爱的东西,所以当我看到那个带点害羞表情的笑容后,很自然就萌生了一股想冲上前抱着他磨蹭的冲动。

  不过最后我还是把那股冲动压下来了。如果在第一次见面就对着别人那样做的话,我想以后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应该就与变态没什么区别了。

  “你好,我叫邱夜。”

  啊拉?

  走近之后我小小声地在心中叫了一声。刚才由于光线昏暗的原因,我并没有注意到原来他的眼睛是左右颜色不同的阴阳眼。紫清悠的眼睛一边是普通的黑色,然后另一边的左眼是漂亮的紫色。

  阴阳眼的人本来就不多见,所以在看到那双眼之后我小小地愣了一下。

  紫清悠眨了一下他那双漂亮的阴阳眼,小声地喃喃了一句,“邱夜?”

  那声音虽小,但我还是能听出其中的疑惑与惊讶。

  是说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邱夜这个名字应该很普通才对,为什么你会露出那么惊讶的神情的?

  紫清悠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站在我旁边的南宫,然后对着我笑了笑。“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果然是这样而已……”

  什么果然是这样啊?

  我不解地看向南宫,后者回给我一个疑惑的眼神。

  “……”

  我带有疑问地看着你,你干嘛把问号丢回给我啊?

  面对着南宫,我发现自己总是感到很无力。

  算了!驱魔师的思考模式本来就不是我这等平凡人可以明白的,我还是不要去消耗我的脑细胞比较好。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是说我们刚才虽然在打斗,但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啊!所以我不明白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紫清悠指了一个方向示意我们看过去。

  “那边就是我站着的方位,刚才一张开眼我就感觉到从这边传来的斗气,然后又看到净化之光,所以我想一定是出事了就跑来了。”

  我顺着紫清悠手指的方向看去,因为初升太阳的亮光,我看到了竹缝中露出的六角馆的一角。

  ……原来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校园里。

  六角馆所在的位置算不上是学园最北边的位置,是因为在六角馆的后面,还有着一片看不出大小的竹林。

  原来我们刚才打斗的地方就是学园里的那片竹林。

  了解完现实之后,一股无力感向着我袭来。

  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事也是这所学园特有的怪异事件之一了?

  “……”

  嗯!也许回到宿舍之后我真的得考虑要不要退学了。

  

  紫清悠挥动了一下手,那些金色的丝线不一会儿就全卷缩回他右手的手环中。

  那是一只绘着特殊图案的银紫色手环,宽度为三厘米。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到那些丝线消失在那只手环中,我肯定会先入为主地认为那是一只普通的装饰用手环。

  当丝线全都卷缩回去后,本来还套在他手中的手环变成了一道光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个刺青图案。那个刺青图案就那样出现在他的右手手臂上,颜色与刚才手环的颜色一样是银紫色,图案的式样与手环上图案的式样十分相似。

  注意到我看着他的手,紫清悠不好意思地对着我笑了笑。“那是神器,是我们驱魔师驱魔用的武器。”

  那就是刚才南宫说的神器?

  了然地点了点头后,我立刻凑近好奇地看着那个刺青图案。

  这就是驱魔师专用的驱魔用具?

  那不就是说南宫也有那样的东西了?

  一秒把头转向南宫,我非常用力地用眼神传递我想看一下他的神器的想法。

  很明显南宫有注意到我在看他,只是他并没有给予我任何响应。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留下了一句话就兀自转身向着六角馆的方向走去。

  “已经早上了,我们先回去吃点东西吧。”

  “……”

  先生你是不是忽视得太明显了?

  不想说就说不想说嘛!用得着这样无视我的存在吗?

  对着南宫的背影,我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话又说回来,我好像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本来还打算睡醒之后晚上起来吃夜宵的,只是事情变成那样,我想吃东西都不行了。

  再加上刚才的运动,与精神上的冲击,说不累不饿是骗人的。

  所以当南宫问我要不要吃东西时,我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要。

  我现在肚子饿的程度几乎可以比拟非洲难民,因此当我听到南宫说他要请我吃早餐时,我差点没有感动得流泪。

  不过要我穿着睡衣没有刷牙洗脸就那样吃东西,我是绝对受不了的。所以我拜托南宫他们等我一下,让我回宿舍把自己打点好之后再回来开餐。

  顺便说一下,我们从竹林出来的时间是早上五点,而这个时间普通人都还处于睡梦中,因此当我里面穿着睡衣外面套着明显是男用外套走进宿舍的大门时,坐在楼下值班的宿管用着不知是称作奇怪还是猜疑的眼神一直目送到我消失在楼梯转角为止。

  我想她一定很疑惑我是怎么离开宿舍的,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看到我这样打扮的人离开过宿舍吧!

  不过她即使过来问我我也不可能给她明确的回答,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带到竹林里去的。

  或许等一下吃早餐的时候可以问一下南宫他们。

  穿好衣服刷牙洗脸之后,我再次匆匆忙忙地跑出宿舍。

  幸好今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没课的日子,否则我又要头痛应该用什么理由请假了。

  经过昨天晚上那样折腾,我真的没有那个心情与精力去认真听课。

  再次走进那栋好像鬼屋一样的六角馆,也许是这几天在这边进进出出很多次的关系,看着那条随时都有可能跑出什么东西的楼梯,我已经不会感到害怕。

  其实这里也不是很可怕嘛,只是通上楼上的楼梯看上去比较昏暗而已。

  再说这里是驱魔师们居住的地方,我想整个雪澄市里面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就是这里了……

  这样想着,我打开了二楼那扇传说永远打不开的门。

  门一打开,我就瞬间愣住。

  “这些食物是哪里来的啊?”

  客厅的中间,一份份色香味俱全的中式早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摆在了桌上。小笼包,春卷,椰蓉千层糕,水晶角,山药蒸饺等有着浓厚中国色彩的精致点心,正散发着阵阵诱人香气遍布在整个桌面上。那个数量之多,我看了宁可相信自己正在做梦,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现实的世界。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光是看了就让人食指大动的精致点心,这叫我怎么可能不感到错愣?

  南宫与紫清悠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菜的人,所以不用一秒我就把这是他们做的这个答案剔除开去。

  再者这些材料可不是短时间之内就可以收集回来的,依照昨天的记忆,我十分肯定昨天厨房里面什么可以食用的材料都没有。

  所以结论就是这些绝对是来历不明的食物。

  看它们那个华丽的外表,该不会里面包着的是毒药吧……

  “……这是刚才叫别人做的。”

  南宫看了一眼那些食物,然后移开视线看着别的方向对着我说。

  为什么要移开视线?

  “……”

  看南宫那个反应,我直觉就认为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我盯着南宫的侧面看,一整个就是不相信的眼神。

  注意到我在看着他,南宫斜眼看了我一会儿后,认命地叹了口气。

  紫清悠微微苦笑了一下,转过来对我说,“月大哥不说是因为知道你怕那些东西,所以他才没有告诉你。”

  “那些东西?”

  我不解地重复了一句。

  南宫突然轻轻敲了敲桌面,“算了,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的,不过今次不要昏倒了……你们出来吧。”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南宫到底想表达什么,几秒之后,我知道了他那句“不要昏倒”是从何而来的了。

  南宫的声音刚落下,客厅里面,两个白色的光体好像在响应他的召唤般,突然从空无一人的地方显形出来。

  柔和的白光散去,两名有着透明翅膀,耳朵尖细,无论怎么看都会令人联想到绘画书中描述的小精灵(虽然大小不合)般的人瞬间出现在我面前。

  瞠目结舌地伸出手指指着那两个带翅膀生物,我愕然地来回看着南宫与紫清悠他们。此刻的我已经惊讶得不会说话了。

  麻烦那边那两位,谁能解释一下那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驱魔师居住的地方会有两只(?)外表像精灵的非人类存在的?

  

  “那是结界基点里的精灵,在我们醒来之前他们一直都在结界里面沉睡着。”

  南宫朝他们挥了挥手,那两个精灵向着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后就化成一阵风再次消失不见。

  “只要我们之中有一个人醒了,他们就会跟着醒来。平时他们的工作是保护结界,没事做的时候就负责打理这个六角馆。”

  南宫语气平板地继续说道,拿着汤匙搅拌着放在他面前的白粥。突然他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皱着眉头看着我。

  “……干嘛?”我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南宫眯着眼看了我一会儿,“你没有晕倒?”

  听到南宫奇怪的问话,我与紫清悠都不禁愣住。

  “为什么我要晕倒?”

  无缘无故的我干嘛要晕倒不可?

  “你当时看到我的时候可是立刻就晕倒了。”

  “……”

  一听就知道对方还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虽然面无表情,但南宫的语气听起来就是心理很不平衡。

  “噗!”

  紫清悠突然捂住嘴转过身去,肩膀不停地抽动着。

  他在偷笑。

  我给了紫清悠的背影一个白眼,哭笑不得地看向南宫。

  “呃,你要知道你当时是在昏暗的走廊里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的,那种情况下换作是你都会被吓到吧!”

  虽然有点迟,我尝试着对南宫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形。

  你们这些睡了一千年的人当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这栋六角馆有多诡异了,但对于我们这些在纹月里就读的学生来说,这里简直可以媲美鬼屋。

  本来我就害怕那些灵异的东西了,在那种情况下被你吓昏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

  只可惜他老大语气依然很不爽,摆明就是不满意我给的解释。

  “我可从来没有被东西吓到过。”

  南宫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看。

  我忍着想对他翻白眼的冲动,没好气地说,“是,是。你是伟大的驱魔师,而我只是一名普通小市民而已,对于鬼怪类的东西我可是怕得很。”

  我用筷子夹了一只饺子送进口中。因为是新鲜出炉的东西,饺子的鲜味不用几秒就在口中扩散开来。

  这实在是太美味了!

  我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饺子了。

  “而且你那时候又戴着帽子,在我看来只是鬼影一个,不被你吓到才怪。”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筷子打算夹一颗水晶角试一下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终于满意我的解释,南宫不再说话,低着头继续搅拌着他的白粥。

  而这时紫清悠也终于笑够了。他转过身来,调整了一下姿势后开始慢慢吃桌上的早点。

  看到南宫在搅拌着的那碗白粥,基于好奇,我也用汤匙盛了一勺上来。正当我打算喝下去时,一只手突然挡在我面前。

  我抬头不解地看向手的主人,南宫示意我放下汤匙,然后把自己那碗白粥放到我面前。

  “我这碗已经凉了,你先拿去吃吧。”

  我愣愣地看着他把我手上的碗拿走,然后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

  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南宫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几天一连发生了很多事,而这些事都会让我与南宫牵扯在一起。

  虽然说他是我叫醒的,所以有着保护我的责任。但他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我一点也不知道。

  只是单纯的责任感还是真心想保护我?

  我无从得知。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