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缘莱侍卿心  小说作者:未稚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五章 花脸鬼谱

   人界的幻象便一如侍麒早先所料,轻松破解其中玄机之后,两人便入了鬼界。

  攥着的那张春宫帛画几乎被自己的手汗浸湿,想起还是那个笑容浮夸的侉宴族神女亲自送来的“线索”,侍麒忍不住第无数次地大叹口气:“没想到这次的居然是色欲……”

  身边的卿玉没有答话,他的眉头自从走出人界幻象后便一直深锁着。

   短暂的沉默,侍麒隐约察觉到不寻常,继而佯装若无其事地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要不这样吧,出来的若是男鬼我来应付,若是女鬼便由你挡着。”成功地引来卿玉的不悦瞋目,她的笑容又显得顽劣了,连话语也有几分放肆轻佻,“怎么,难道你想让我男女通吃?抱歉,我对女鬼可没兴趣。”

  她见卿玉的脸色更加阴郁,忍不住玩笑道:“哎?莫非你有断袖之癖,不喜欢女的?”

   “混话!”

  卿玉蓦地扬声怒喝,惊得侍麒的双肩猛一颤,脸色瞬即变白。

   “抱歉,我又……我其实……”卿玉歉疚地想要寻找合适的措辞,却被她轻轻扯住衣袖。

   “是我口不择言。”侍麒垂着眼眸,声音低沉得有些闷,但卿玉听得出她心里有委屈,只是压抑着不愿意在他面前表露出来。或许——除了眼前这个男子,已经再没有人能够让那般骄傲孤意的她一再迁就纵容。“或许真的是我错了。但是以后——别再跟我说抱歉,好不好?不然我会以为自己真的介意了。”她摇头喃喃,语气里遁隐了许多情绪显得有些疲惫,“我不想介意的。从来都不想。”

  不想让这些无心的错误在自己心里拧成疙瘩,即便再怎样潇洒,也会觉得有些疼意蔓延。她毕竟是个集尽千般宠爱的女子,自来到这个世间便从没有听谁说过一句重话,难免有些恃宠而骄,偏却遇见了这样一个男子——她难得那样用心用意待一个人,甚至磨平了锋芒和棱角也舍不得责怨他分毫,却每一次被他的冷言厉语伤到,说不在意才是自欺欺人吧。

   “侍麒……”卿玉握住她的手,手心的温度微微偏凉,冷涩的指尖,冷湿的汗。“我以后……会改。”他低声重复,近乎一种无措的乞求,“我会改的。”

  他到底还是不擅言辞的,不会用花俏的句子哄她,只是说了——会改。那么诚挚小心,因为是真真想要努力去改变的。

  侍麒闻言低叹口气,竹林里的氤氲湿雾被风吹拂过来,将她的表情也遮掩得朦胧难辨,只听得她幽柔的声音,缱绻的,如丝的:“卿玉,若是可以,以后还是不要再杀人了。无论你心里有多委屈,有多不甘,杀人,总是不太好的。”

  无论你心里有多委屈,有多不甘,杀人,总是不太好的。

  卿玉只觉得心头赫然一震,而那一震之后却又急遽演化成不可遏止的恨意,连同零星的一点希冀也化成锋利的剪子,剥开从前的伤口,一针一针,生生将尖锐的痛楚刺进心脉里,灵魂里……

  他逃避地闭上眼睛,拳头正要攥紧却被侍麒先一步反握住手:“先渡冥河吧,卿玉。”

  她笑着一指前方不远处一条丈宽的白水冥河,轻巧的话语藏住了眼里所有的情绪。

  卿玉心中百感陈杂,却也不得不逼迫自己谨慎下来应付当前的幻象。冥河南北两岸生着的是墨紫色的往生藤,藤上无叶无花,粗韧的藤蔓往冥河中心蟠结搭接竟架起一座桥。桥上瘴气暗涌,桥下的白水却莹润有泽好似静止不动。

   “四界之中要属鬼界最难应付,因为那些阴魂最擅长用残念蛊惑人心。”侍麒不忘了嘱咐他道,“但这里的鬼魂都是假的,绝非出自真正的阴曹地府。所以无论你渡过冥河之后遇到谁——哪怕是至亲的灵魂,都千万不要去相信。”

  卿玉淡淡点头:“你也当心。”

  侍麒不置可否地笑笑:“我在世上根本没有至亲,就算是那些因我而死的人——”她眯起眼睛,眸底流露出遗世孤绝的霸气,“我也从来没有将他们放到心上,他们休想来蛊惑我。”

  她那句话分明是向着冥河对岸说的。

  卿玉正要开口,却见一位鹤发老妪迎面朝自己走来,一身怪异的黑色斗篷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卿玉只望见她的每根手指上都系着一根银线,银线下栓着的却是一个个色彩斑斓的脸谱面具。手指勾动时脸谱叮当碰撞,朱墨漆绘的表情有喜有怒丰富万千。

   “这是……”

   “花脸谱!”侍麒却是格外兴奋地接上话来,“原来我们正赶上鬼界的花脸节了!”瞥见卿玉愕然的神情,她便笑着解释道,“我听鲲仑道士说过,这阴间其实也与人间相仿,也有自己的节日,而花脸节就是其中之一。只要你蒙上这花脸谱,就没有鬼能认出你了!”

  转而笑眯眯地挑选起老妪手中的脸谱,“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很好看,究竟选哪个好呢……”

  她秀眉微蹙一副为难的神情,眼里流光盈动,竟是谁见犹怜!

  “……”卿玉的面色微微一抽,正想问她可有冥币在身,不想那老妪一见她娇脆动人的模样便彻底倒戈了,索性将手里的面具全送给了她!

  “谢谢婆婆。”

   “……”卿玉面色又抽。这才发现,这姑娘不止喜欢调皮作怪,还极擅长用笑容虏获别人的好感,然后心安理得地接受那些关怀和在意,不会觉得有愧。不过……

  卿玉的眼里流露出温柔的笑意,偏偏付出的人也是无怨无悔的。若是有一天,自己心甘情愿因她而死,她定然也是不会在意的罢?

  卿玉被这突来的念头惊了半分!竟是到此刻才意识到——他与她的亲近太过水到渠成,明明只是几念之间的情心萌动,却仿佛辗转了几生几世。他那么不当心地眷恋上她的笑容和温暖,所以记得她的话,甚至想要为她改变,却从来没有想过,若是她离开了会怎样……

  是啊,楚熙云月,不拘于世。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总有一天也会踏出自己的方圆。

   “看,我戴这个好不好?”

  笑吟吟的声音打断了卿玉漫无边际的思绪,下意识抬眼,发现那个姑娘正举着一个红脸面具朝自己眨眼,“好不好啊?”

  卿玉哑然失笑,为自己的庸人自扰。他看着侍麒,唇角勾起浅弧:“怎样都好。”

  侍麒眯弯了新月双眸:“虽然都是幻象,不过拿在手里却也觉得真实。”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自己手里的八张面具,一时起了玩心,“哎,我给你变个戏法怎么样?”

  “……”卿玉无语。这姑娘何时竟变得这么贪玩了?猛然忆起来——是了,之前那个笑容没大正经的侉宴族神女就很喜欢变一些稀奇古怪的戏法,莫不是被她潜移默化了?

   “呐看好了,”侍麒顽皮眨眼,将衣袖一掩面,瞬即撤下,脸上便戴了一张黄脸面具。“这叫变脸术,以前住在京城的时候便经常看见街上有人玩这种把戏。”

   说罢又一掩袖,登时换了一张蓝脸面具,动作快得让人来不及眨眼。

   “侍麒?”卿玉微微皱起了眉,终于觉察到古怪了,就算这姑娘再怎样顽劣成性,按理说也不应该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同他变戏法吧?“我们何时渡冥河?”

  却只听得侍麒的笑声隔着面具传出,模糊的有些不真切:“怎么?我变的戏法就那么不堪入目啊?”

  说罢又要掩袖变脸,却被一只手更快地拉下衣袖,她甚至连面具都来不及换上,便这样毫无防备地对上他的眼,呼吸近在咫尺。

   “怎么了?”卿玉问得极轻。

  侍麒怔忪地看着他,声音低哑:“真的……那么不入眼么?”

   “你害怕了。”卿玉伸手覆上她的眼,遮住落在她眸底的琉璃碎光,那是冥河上空蔻色残阳的倒影,却像是她的泪。“告诉我,你害怕看见什么?”

   侍麒的睫毛在他手心里轻轻颤动,薄如蝉翼。“卿玉,我总觉得……承诺这种东西太昂贵了,哪怕许在当时并非出自真心,也会在无形中被它束缚。所以我很少会同别人承诺什么,也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承诺。”她的声音低低的,有些晦涩难辨。她的手指还紧紧扣着那张蓝脸面具,苍蓝色的悲伤仿佛也被她一同掐进手心里,渗透进血液里去。“偏偏,我那个时候同他许下了,都说‘承君此诺,当守一生’——今日我若是违约,必然是会遭天谴的吧?”

  她将最后那句话说得好生轻巧,但卿玉却听得心头一跳!“我……不信承诺。”他摇头,松开覆住她眼睛的手。“所谓的承诺都是口头许的,无凭无据,便不作数。”他小心地安慰着。终于知道她强颜欢笑所掩藏的害怕究竟源自何处——那是她的承诺,她害怕被从前的承诺所束缚,无法静心应付那些阴魂。

  侍麒,你究竟同谁许下了承诺?于你很重要的人么?

  卿玉的心里泛起异样的苦涩,能够让这样傲意潇洒的她惦念不忘的人,必然是被她铭刻进记忆里的人吧……“你害怕看见的那个人……”他欲言又止。

  “卿玉,”侍麒喃喃应声,却仿佛并不是唤他。她眼神茫然望着天,像是应了残暮如血的惆怅,她眼里的凄迷也在那瞬清晰鲜明起来。“我明明承诺过会来找你,还让你珍藏着信物那么多年,甚至到死都守着执念不肯放手……可如今,我恐怕不得不违约了……”

  ——只为了眼前这个男子,情愿违背承诺也不愿违背自己的心意。

   转而她朝卿玉明媚一笑,眼里的清光盈盈流转:“你看——我侍麒就是这么一个食言而肥的大骗子,你害不害怕?”

  卿玉笑了,淡淡摇头。

   侍麒抿抿唇,下意识地伸手扯住他的衣袖,靠得更近一些。“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些阴魂将你蛊惑走了,我若在后面喊你一声,你还会不会应我?”

  “会。”卿玉眼里的笑意愈深,轻轻握住她冰凉微颤的指尖。

   侍麒的睫毛微微掀起,像是有些小心翼翼和不大确定地轻声唤道:“卿玉。”

   “嗯。”

   “不对,你应该说‘我在这里。’”侍麒眨眼笑起,顽皮地轻刮一下他的鼻梁,“卿、玉。”

   “我在这里。”卿玉笑着垂下眼帘,望见她近在咫尺的容颜,近得可以在她明澈的瞳仁里寻找到自己的倒影。几缕青丝滑落脸颊,无意间掠过她淡妃色的唇瓣,蜻蜓点水的碰触,旋即被风吹散开去。那瞬,连心湖也被这风吹得涟漪层叠,他情不自禁地忆起那个凉亭里,那双沁凉如夏果的唇。

  用一种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声音念出他的名字:卿玉。

  卿玉卿玉卿玉……

  冥河上空的往生藤突然抽枝生叶,竟是在一瞬之间枝繁叶茂,墨绿的藤蔓里蟠结着生生不息的魂灵。云雾熹阳早已褪淡了颜色,铺天盖地的花开荼靡的声音,浮世的喧嚣凹造却仿佛也在那瞬遁隐而去,再也叨扰不及。

  卿玉缓缓俯下身去,缓缓贴近她的脸。

  他的眼眸依旧似浓藻般深邃莫测,却透露出一种明润的光,那是——情。

  情真意切,矢志不渝。

  侍麒眸光一漾,便在他的吻就要落下时忽然使坏地将面具拦在他面前,“哎——”她的声音里还留着余悸的轻微颤抖,偏是不让他看见自己羞红的脸颊,“我们是要去满足那群色鬼的欲望,可不是自己的。”她叹息口气,兀自将面具戴在他脸上,“真不想让那些家伙们看见你这张脸。”连她自己都险些把持不住。若是因此而乱了心绪,恐怕会被那些狡猾的阴魂趁虚而入。

  不等卿玉回答,她又飞快地踮起脚尖在他面具上印下一吻——

   “不过这样的话我就不算吃亏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