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房娘子:萝睇(冷爷的宠妾)  小说作者:亚麻红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五话 言契上 (1)

    一春将去,夏至到来,沧镇迎来喜庆。未是节庆,而是北方传来捷报,不知不觉中,动乱的亡朝时代即将结束。这也意味着令南疆各部胆战心惊的战火暂时烧不过来。古老静谧的重镇日渐熙攘,恢复通商,各地往来,似乎开始淡忘对战事的恐慌。

   每月初五,照例镇上有集。家家户户早起拾掇,全为抢占个吉位。何况今日的市集非同往常,不但税负全免而且还要大赶三日,十里八乡的商旅过客纷纷而至,想多赚些银子的决不能错过。

   有不明就里的便拽住乡民问,何以集子这般热闹。原来是沧镇首户芸家大爷的正房夫人珠胎有喜,香烟有续,可喜可贺。外乡人问明白便忙着赶集去,并不在意此事对沧镇的意义有多少份量。

  古镇镇尾连着慈山,山前有座萝娘庙,供奉世代守佑苍生的萝后娘娘,香火甚旺。乡民们都知道,巫人可以为芸府产子,必定是娘娘恩准,连同北方战事连连告捷,也定是娘娘保佑。于是各个喜笑颜开,奔走相告。

   慈山青翠,古树连绵。郁郁葱葱,飞鸟结群。仙山有奇缘,福地洞天。庙门大开,接纳众生。一条青石铺路蜿蜒而上,直通山门,香客往来,络绎不绝。

   “花暖英落,同鸾御寝。这句倒是声色具现,颇怀情谊。”年轻女子香扇掩面,靠在俊朗男子肩旁,清脆温婉的声音娇笑道:“就是总缺个两情相悦的好意头。不怪她方才解的是个窝心签!”

   男子一身白底子绣桂花团的长衫,单手揽着妻子,宠溺的搓捻着她腰侧的一条垂带,不执一言。

   见丈夫淡笑不语,女子有些恼,小手握拳直捶他胸间。

   “今日娘娘庙拜签谜,解万家愁苦,大开香火,全都福佑,偏我就得是个下签命。早就说过这萝娘庙千人万人都佑得,单就除了我,你偏不听!”

   不依不饶的扯了扯他,女子心有不甘,便指着一旁石柱上挂着的签语叫道:“你瞧瞧,阿睇才一拜,就求一个‘同鸾御寝’,虽是‘且去且逝’的中下签,却总好过我,还说这庙神娘娘不克我?”

   芸桐没辙,只好看了看那道签文,眉头一紧,长指夹住扯了下来。在妻子眼前一晃,旋即点了香。

   “这便罢了,别再闹。今儿你好些,带你来拜签,为的是安胎求福,你再乱语,小心得罪神灵保不住你。”

   女子得意笑笑,仍不作罢,勾住男人颈项,巧笑倩兮道:“桐,你若样样依我,那前日我爹连同二叔公北上办货的事怎就是个不行?”

   “北方在打仗,我是为你着想。”

   “岂会!爹爹是暗中走水路,行迹隐蔽,你却偏要忤逆他去,还说样样依我?”

   “茉年……”芸桐低低叹了一声,知道妻子执拗,却只得好言相劝:“你乖一些,休要去理那些烦心事。”

   君茉年正身离开丈夫怀抱,微微侧目,依旧笑颜如花,温润优雅的声音娇滴滴、声声悦耳。

   “知道你早嫌我不若阿睇乖巧疼人,那打今儿个起,你去她的屋再也别来烦我!”

   一旁簇拥着的奴仆妈子均偷偷掩面,不敢笑出声来,走在最后的萝睇抱着儿子,面似秋水一汪宁静。芸桐瞥了一眼在人群外闲庭漫步的女人,口中仍道:“好么样的,你又闹!”

   谁知君茉年并不领情,高举起扇子扇扇风,轻轻喊道:“阿睇,过来这边,你家少爷有话同你去讲。”

   众人闪开,生生让出一道空隙,让本来隔绝的两方层层相望。一端是抱着娃儿沉默不语的妾,一端是举案齐眉、恩爱非常的少爷少奶。阿睇看着怀中一岁大的儿子,甸了甸手让他坐得舒服些,而后悄无声息的来到跟前,浅浅一福,恭敬守礼。

   君茉年一身红纱罩身,身穿黄段面的夏衫,缀着雪白长裙,宛若天人。阿睇低眉顺眼,无人问便闭口缄默。噗哧一笑,女人手里的扇柄伸过去戳了戳小娃儿嫩生生的小脸,仿佛从未召唤过她,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的凑上来。目的达到便不再说些什么,倾身挽住芸桐的臂膀,袅袅婷婷走出庙门。

   众人原以为有好热闹瞧,见主子已然转身走开,心中不免失望。几个婆子瞧了一眼阿睇,撇着嘴赶紧跟了上去。等人群走远,阿睇也迈步出山。软底的布鞋踩上空山新雨后的石板路上,沁凉。她抬首回望远处殿前的青铜香鼎,好似还能在那一抔抔飞灰中瞧见那张点燃的签文。芸桐永远不会明白,那样的签文对她来说,是怎样焚烧也磨灭不掉的。

   又一年。飘零无去处,人犹不自知。如今的芸桐,正称得上是春风得意。美人在怀,豪揽天下。自澜沧东开始一路向西,最重要的几处天险要塞都已尽归囊中,南方业已平定安稳,现在只剩北方还有几股势力困兽犹斗。

   短短一年,他成了复国后主,只差一统天下后便可登基坐殿。

  白、青、赤、黑四牌,在不知不觉中重现澜沧。这令芸家上下皆为一震。万万没有想到,四家之首竟是眼似妖蟒的御妃落英。

   白龙腾跃,天下尽归。阿睇兀自想,那人到底要做什么?眼前一切,都极似天武元君“平巫策反”、一步步独霸天下时的做法。她失掉命石的根源,早已与普通人无异,除了简单的卦象参卜之外,再没什么可以自恃。终还是个用之无力、弃之不果的多余人!

   “你又在出神。”

   阿睇回魂,见自己已在江上。芸府财大,是时又可称王,初五沧镇随俗赶集,他们则一路向东,行舟江上。

   芸桐无声无息悄然而至,见她望着一江流水,思绪绵长,忍不住出声截断。他不喜欢她无端出神,那样的神色总令他想起某个阴惨的明月夜。

   “少奶奶歇下了?”她哄着儿子,并不看他。

   “吃了一些茗香丸,安稳了一些。”他状似无异,心中却从娘娘庙内开始便挂念。

   “方才庙内求了什么?”他急了,不想再等。

   “家宅、自身。”

   “茉年看了你的签,说是中下签。怎么解?”

   “言是‘且去且逝’之意。”

   “何意?”他按住她肩头,口气有些逼迫。

   阿睇心中一酸,顿了一下才道:“睇不知。”

  芸桐凝视她半晌,忽然说道:“北边又有信来,再有不到半年,他便是芸藏氏复国后首屈一指的功臣。”

  阿睇微微侧首,看向江岸青翠,轻声道:“那要恭喜大王。”

  “你明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芸桐忽然站起,大吼一声。

  阿睇拍了拍被吓得咧嘴的儿子,看了一眼震怒的人,轻声说:“别吓着他。”

  小娃儿白皙面孔,乌溜溜的大眼皂白分明,一对笑窝趴在脸蛋上生趣勃勃。穿着云白福字团花小袄,说不出的可爱伶俐。芸桐看着那巴掌大的脸上渐渐凑紧的小巧五官,忽然发现这孩子最激烈的表情也不过是咧咧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似乎从来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大哭大闹过。

  阿睇轻拍儿子的背,低哄逗弄,很快又让他笑逐颜开。不敢再带着他对着一头怒发冲冠的老虎,她赶忙起身要抱孩子进舱。

   “安妈妈,带孩子出去!”抢先一步拦住她,芸桐脸色不变的说道。

  安妈上前,稳妥接过,朝阿睇递眼色摇摇头,便安静的退下。安妈年前过府替小少爷喂奶,伺候的体贴周全,是偏房里唯一老实本分的安善好人。阿睇暗暗道谢,转身回到芸桐身边。

  “晚点,君家的人会来商量北伐的事,你也要来。”芸桐拉住她,手扣拢腰侧,逼她昂首对视。

  阿睇只道:“是。”

  芸桐又近一些,追问道:“不问为何?”

  “问了又如何?”

  男人放开手,后退一小步,看见女人恢复行动后便坐在船栏旁,任凭两岸峰峦相映于江面,破浪滚滚,涛声朗朗,仿佛都与她无关。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