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理娶闹(明月皇朝之夏卷)  小说作者:轩辕久久
作者有话要说:
1/1

五章(2)

    钟衣一边在旁指导,一边挽救桑鱼手中漏下的碗,勺子,筷子等物,他从来也没见过做菜能这般手忙脚乱的,哪里像在厨房,简直就是战场。

   折腾了好久之后,排骨和豆子都老老实实地进了砂锅,桑鱼松了一口气:“好累。”

   “只是你不熟悉罢了。这个不难的。”程序很简单。

   “我看我还是就做这一次好了。”夏桑鱼道,想了一想又道:“除非无离哥哥特喜欢,求我再做。”

   又是秋无离。钟衣黯然。

   正在幻想中的桑鱼根本没有注意到钟衣的神色。

   香味慢慢地飘荡出来,桑鱼嗅嗅嗅,自恋地:“虽然是第一次做,闻起来还是很香的么!不愧是本小姐出手啊。”

   钟衣无语。就放豆子进水都还是他帮着放的勒!

   香味渐渐浓郁了,钟衣道:“差不多好了。”

   刚说出来,就看见某人性急地以超速度去揭那盖子,钟衣忙叫道:“小心烫!”

   晚了一步,砂锅的盖子不是很烫,但心急的桑鱼不知道锅里的蒸汽会冲出来,让也不让地被蒸汽冲了个正着:“啊!”手一松,锅盖就扔了,滚到一边很应景地碎了。

   钟衣一把拉过桑鱼,把她的手按到陶盆里:“你这个笨蛋!”

   桑鱼被烫的泪汪汪的,还被骂,那叫一个委屈啊!

   “对不起。”小声道。打碎人家一锅盖。

   看她红红的眼眶,忍泪的眼,钟衣叹气,他哪是心疼那锅盖呀!再过去舀了凉水,给她的手降温。然后把砂锅端到了一边。

   给她上药的时候,钟衣看见她的白嫩手指红了一片,他暗叹,这哪里是一双干活的手呢?他愿意为她做一道道的菜肴,换她的粲然一笑。可是她,却只愿意为另一个人,洗手做羹汤。

  

   庙堂之上的王位总是令人垂涎,王子之间的争斗从来不曾停歇。但是因为皇帝的身体非常的康健,所有的异动一直都在兄友弟恭的表相下面波涛汹涌,除了过于冲动不长脑子的大王子、三王子已经因为太明显的争斗而失去性命;八王子彻底失宠之外,四王子、六王子、七王子在朝堂之上都有自己的势力,也成为最有可能当上太子的热门人选。

   但是四王子表现得清心寡欲,六王子表现得兴致缺缺,七王子带着兵一去征讨邻国就是三年,反而突出了一个人。

   秋无离。

   十六岁就被赐封号“逍遥侯”,赐侯府,良田,并且获准有自己的军队的秋无离,朝廷之上,他的意见总是能左右皇帝的意见,他的意见,也总是被其他官员附和。

   是,他要是说一头鹿是马,指不定也有一堆人称是是。

   就是这么夸张。

   可是他只不过是长公主的儿子,是皇帝的侄子,为什么能得到皇帝这般的信任和宠爱?

   如果他有野心,那么……

   软芳阁的天悦堂内,一个白衣公子用折扇一击桌面,低声喃喃道道:“难怪他不肯选边站,因为他自己就要坐大。哼,秋无离,你胆子也太大了!”

   他脑中寻思半响,思考着种种的可能性,想着秋无离的可能的所有举动,嘴角挂起一丝习惯性的嘲讽笑容,不管他是要和自己作对,还是本身就有野心,这颗钉子,非要拔出不可!

   他起身走到墙边,注目于墙上的卷轴。

   卷轴上面,一处绝壁,云蒸雾绕的顶上,太阳徐徐露出了半个身子。是的,这就是他的理想,他平生唯一的目标,有一日坐在最高处,俯瞰整个河山。谁比他更有资格?

   仿佛看见自己将来的情景,他展开一个真心的笑容。

   敲门声响起,将他从幻境中拉回,他收起笑容,是,现在还有很多障碍等他去一个一个的扫除。

   “进来。”他沉声道。

   进来的是一个素袍的青年,本来轮廓秀美的脸上面无表情。

   “那边情况怎样?”看见来人,白衣公子心情甚好地问道。

   来人也淡淡扯开唇角:“一切正如公子所料。”

   “哦?”白衣公子挑起眉。

   “夏桑鱼爽快答应解除和秋无离的婚约,让秋无离颜面无光,即使他对夏桑鱼有些感情,但却宁愿天天在府内发脾气,也不肯放下自尊重新接受夏桑鱼。”

   “好!”白衣公子折扇往左手上一敲:我就是要分化他的势力。他的这门亲事,让夏宰相为他添加很大助力,只会让我们更加被动。不过我本以为,秋无离和夏桑鱼不会轻易罢手,会折腾一段时间才不得不放弃,没想到,事情的发展真是出乎我所料的顺利啊。说到得意处,他哼哼冷笑。

   “天佑公子。”素袍青年附和道:“如今两家绝裂,公子的事就更顺利了。”

   白衣公子却皱起眉:“我本来以为,他是要支持明苍玄,我才要费尽心思破坏这门亲事,但是现在看来,他不表明态度,只怕他也——你在他身边数年,他有没有野心你不知道?”

   素袍青年沉吟道:“秋无离心机深沉,想法从来不露分毫,但是从这几年他的种种行动来看,他在一步步地培植他的势力,他要是加入皇位的争夺,也不会是件很让人意外的事情。”

   “你也这样觉得。”白衣公子站起身踱了几步:“不知道父皇怎么想的,给秋无离这么大的权力!他有什么资格?”

   素袍青年沉默,他当然不能接口。

   白衣公子一掌按上木桌,发出一声钝响,他冷冷道:“挡我路者,死!”

   素袍青年仍旧沉默。

   白衣公子过来,抚上他的肩:“你回去,继续盯着他。没有你,我对付他肯定会困难很多。有一日我登上大宝,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谢公子。”素袍青年,也正是秋无离手下第一谋士聂凤,到此刻才终于露出一丝真实的笑意。

   白衣公子满意地笑,示意他可以先行离去。

   聂凤颌首,转身出门。

   门在身后缓缓掩上后,他敛容,掏出一张雪白巾子掸了掸刚才被白衣公子碰过的肩,嫌恶地撇唇,咕哝一句:“脏死了。”才转过身离开。

  

  

   逍遥侯府外的两名侍卫头痛地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又来了。

   远远那个手提食盒的绿衣女子,可不正是夏府的千金夏小姐么?

   她天天往这里跑,偏偏侯爷下了令,狠了心,说不让进就不让进,夏小姐又还锲而不舍,百折不挠,拒了又来再拒再来,尤其这夏小姐每次被拒后都一副可怜兮兮被弃的小动物一样的神情,尤令几个大男人心生不舍--他们当侍卫的也很难做的好吗?

   夏桑鱼莲步款款来到府前,看得两个侍卫有点呆。其实她也想像平日里蹦着来跳着来跑着来怎么方便怎么快速怎么来,但是今天手里不是提着东西么?洒了咋办啊?她的手不是白被烫了钟衣的锅盖不是白被摔了?

   夏桑鱼见两个侍卫大张着嘴看她,虽然心内担心秋无离不肯理她,也不由噗地笑了出来。

   见她笑了,两个侍卫也能硬着心肠同时摇头了:“侯爷不在。”

   夏桑鱼嘴一瘪:“我又不是要进去。侍卫大哥,我只想知道,侯爷到底在没在府内?”

   委屈的小模样彻底软化了两个侍卫的态度,侍卫甲道:“夏小姐,侯爷真不在。”

   侍卫乙:“侯爷一早就出了门,至今未归。”

   “没在是吧?”夏桑鱼点点头:“没关系。我等。”

   从背着的袋子里掏出个纸包:“来,两位大哥,尝尝我们家守桔的手艺。”

   侍卫乙婉拒道:“小姐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现在是轮值时间,下属不敢造次。”

   侍卫甲期期艾艾道:“小姐还是不要等了吧。我看侯爷的气还没消,八成还不愿意见您。”做人家侍卫的,当然不能说主子是非,但是夏小姐多年在府中出入,就像府里人一样,他们这些在侯府当了多年侍卫的又怎么能忍心呢?

   夏桑鱼眼里蒙上一层黯色:“他还在生我气啊?没事。今天他一定能被我哄好的。”

   她给自己鼓劲般,用力地点了点头。

   两个侍卫同情点头:“也是,小姐你一定可以的。”

   夏桑鱼点点头,默然俏立一边,想着见到秋无离后该怎么说。

   想到她眉头皱起来,秋无离这次也太狠啦!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要不就托辞不见,要万一不巧(对他来说那可真是不巧)看见了就冷淡客气地“请她回去”连续这么多天气都没消,真是小气鬼!

   要换了别人这样对她,早一转身负气走掉,可是无离哥哥看来被她伤得不轻,虽然她实在没看出哪里值得那么生气。不就是答应取消婚约么,就从此萧郎是路人了?

   她再咬唇,下了结论,莫名其妙!

   忽然街角转过来一顶轿子,明黄色帘布,坠着流苏,贵气十足。桑鱼盯着华贵得陌生的轿子,心道,无离哥换轿子了?

   轿子徐徐而来,却过府门不入,桑鱼方想起另一种可能性,这是别家的轿子,只是凑巧路过。

   不过,会不会秋无离躲她躲到这番情景,不惜换轿,甚至过家门而不入?

   盯着轿子,桑鱼犯了疑思。

   过了府门没两步,轿子突然停了下来!

   “这不是小桑鱼吗,在这里站着做什么呢?”轿子里传出一把文雅的声音徐徐传出,非常的熟悉,但是却绝不是秋无离。

   旁边跟着的侍卫将帘子拉起,里面缓缓步出一人。

   银白衣衫,头戴金冠,呃,原来是四王子。

   “桑鱼见过四王子。”桑鱼非常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遇见熟人,特别是这个自小就亲不起来的四王子,但是既然遇见了,也只有上前见礼。

   “小桑鱼别见外呀。小的时候你可是追着我叫皇四哥的,忘记了?”明风昂噙着笑,漫不经心地打量她。

   “那是桑鱼年幼无知。”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她何时叫过他皇四哥!还是追着他叫的!为何她全无此印象?

   “你提着什么呢?”明风昂心情甚好,一副无事闲嗑牙的样子。

   “呃,一点吃的而已。”啧!这个四王子一直独往独来,从来都是遗世独立的形象。今天怎么一反常态,感觉像变了一个人?

   明风昂狭长凤眼瞟一眼面前的府门:“送给逍遥侯的?”

   桑鱼强笑:“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皇四哥说句多余的话,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人不能和天作对,既然成定局了就别想太多。父皇和祖母这般疼你,一定会给你挑门好亲事。你是个聪明人,又何必这样跟自己过不去呢?”

   他笑着,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听在桑鱼耳中却很不受用,心道,知道多余还非要说!

   “谢四王子关心。桑鱼和逍遥王婚事取消了,情份还在。并不是要求回什么。”夏桑鱼虽然不懂他意欲何为,却本能地嗅到一丝不对。

   “呵呵,你能这样想就好,皇四哥听说这事是你爽快答允的,才没有太过担心。皇祖母许久没见你,不如和四哥一路进宫去。”那秋无离不过逞一时之气,还让他们见面才是见鬼了!

   “四王……”一抹折扇挡住她的唇,她无措顿声。

   “叫四哥。”面前的男子白衣素然,语调温和,“这么熟了何必这么生疏?”

   她眨眼,很熟吗?

   明风昂一直望着她,眼睛里是坚持。

   “四、哥。”好吧,她妥协。赶紧把他打发走算了,这个四王子今天真是莫名其妙。

   满意地一笑,他收回折扇:“上轿吧。进宫去。”

   “呃,我……”

   明风昂翻身上了随从的马:“扶夏小姐上轿。”

   夏桑鱼瞪眼,明请暗劫啊?切!就不信他能把她怎样!

   转身把提盒递给侯府的侍卫,千叮万嘱后方肯上轿。

   马上的四王子看着眼前这一幕,眯了眯眼,弯出个冷笑。

  

   时间悠悠在走,某位侯爷不久后心情再度非常极度不畅的回家来,脸臭得像谁欠了他二五八万。

   侍卫们早就习惯了,真的。自打夏桑鱼夏小姐搬出了这个府,不,被赶出这个门,这侯爷的脸就没晴过。最多就是小阴、中阴、大阴的区别。那小阴的时候还是看见夏小姐那日来找他来了。侍卫们心头咕哝,这不找事的嘛?痛快把人家接回来不就得了。

   正要目不斜视眼神冷峻的进府,面前冒出一不明物体,脑子里面正因想到2天没见桑鱼而脸色更臭的秋无离往后退了一小步。

   瞪着侍卫,语气越发冰寒:“这是什么?”

   侍卫甲抖掉身上的冰渣,方道:“是夏小姐提来的,吩咐一定要给侯爷。”

   面色稍缓,嘴巴犹硬:“她提来你就收?什么思想素质职业道德?知道的说我侯府的侍卫面冷心热古道热肠,不知道的还说我放纵手下吃拿卡要收受贿赂呢!”

   听得两侍卫一愣一愣的,他才缓了口气:“行了,好歹她父亲也是社稷老臣,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是不?东西拿来。”

   侍卫甲恭敬递上食盒。

   一手拎过,某位别扭侯爷抬腿进府。

   两侍卫方看着他跨了一腿进去,又突然抽了回来:“她人呢?”

   “呃,四王子正巧路过,请夏小姐进宫去了。”

   两侍卫同时打个寒颤,因为他们主子全身突然散出寒气,手指更是用力捏住了食盒,然后,不发一声,进府。

  

   食盒的手柄在秋无离的手里岌岌可危,眼看就快给生生捏坏,幸亏他终于走到了房间,正要挟怒将食盒重重地顿在桌子上,却突然缓下手劲,将食盒轻轻放下,动作充满了珍惜之意。

   缓缓坐下去,伸手揭开了盒盖,原来里面还别有洞天,里面又是几个小食盒,他凝视着那几个花纹很眼熟很特别的盒子,突然他认出来,这是她15岁的时候,他送给她的保温食盒,是从东边传来不明材质做的,神奇的能够使食物保持温度几个时辰。当时送给她只为逗她开心,她哪里用得上这个呢?不管在哪里,吃的都是新鲜的刚做好的食物——没想到,现在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慢慢地取出那几个盒子,摆在桌子上,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望了良久,他的嘴角牵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仿佛看见那个娇小的身影在他面前晃动。

   他终于揭开其中最大的一个的盖子,揭开盖子,迎面飘起来几缕白气,伴之而来的是一股香味,再加上好看的卖相,秋无离本来一点都没觉得饿的,现在却觉得饿得可以吞下一头牛。

   这就是她那次说起的雀蛋豆么?

   拿起食盒里桑鱼贴心放好的筷子,他挟起一颗豆子放进嘴里。

   这真的是美味,何况是自己心爱的女子亲手做的呢?

   他毫不怀疑,这一定是连厨房用具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夏桑鱼亲手为他做的,他心里最后一丝怨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要是心里没有他,怎么会放下面子,一次次的被拒绝还要来找他?要是心里没有他,又怎会愿意为他放下小姐身段,为了让他尝尝没吃过的东西而洗手做羹汤?

   她爽快同意退婚也许有千百种理由,但绝对不会有一种是因为心里没他。

   哎,这个小丫头。他能知道她想什么要什么喜欢什么,她眼睛一转他便知道她又想出了新把戏,她眉头一皱他就知道她在不爽,唯独在成亲这件事上,他好像真的没有好好探究过小闹怎么想的,他从来不曾怀疑过,小闹就是他的,是她12岁就定下给他的礼物,只等她长大后就要娶她做妻子的,像现在一样,永远看着她闹,只要几十年后她还闹得起来。这是多么顺其自然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

   所以小闹居然都不争取一下就那么爽快地答应退亲,简直就像他正要去牵宝贝儿的手,结果一盆水过来,他醒了。

   想不明白嘛!

   不过没关系,这事情过后,他自然会弄明白搞清楚这小丫头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现在正好,将计就计,陪他玩玩也好。

   清闲日子过太久,人都懒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