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只为赖上你  小说作者:尚邪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章

   秋风温柔的吹拂着树上的枫叶,满山遍野的红叶没有次序的飘落着。而在这铺天盖地的红色中有一个白色娇小的身影在漫无目的的游荡。

  宫飞雪嘴里叼着枫叶,在枫树林了飘来飘去,宛若一只白色的蝴蝶在林间飞舞。

  “风让我来这儿自己又不来,好过分哦。“一早让她来这儿干什么,不会是欣赏风景吧?她还没有睡饱呢。想着想着,宫飞雪的眼皮有重了起来,好想睡觉哦,这该死了风,再见到她一定狠狠的捶他一顿。

  “哎呦,连该死的树也欺负我,人家走的好好的,干什么过来撞我啦。呕,好痛哦。”宫飞雪摸着被撞红了额头,嘴里不断的唠叨。

  而在枫林的另一边。马蹄错落,嘶声阵阵。龙战天身着白衣,左手拿着弓箭,右手持着马缰,犀利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猎物。任何猎物都逃不过他的掌心,他的嘴角微微上挑。凝眸。举箭。拉弓。只是简单的动作就让庞大了猎物臣服于他的脚下。

  龙战天挺身,拉住马缰,眼睛想猎物微微一瞟,露出死有若无的微笑。风拂起他微乱的长发,白色的衣角随风摆起,飘逸绝凡。

  “看来皇兄的箭术又增进了,怎么样,和皇弟比一比吧。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龙战风挑畔的看着兄长。

  “哦?好啊,怎么比。”龙战天似笑非笑的看着龙战风。

  “呃,皇兄我在雪国带回了一只白雪鹿让人放养在这狩猎院中,你我二人谁先将其猎杀就是谁赢。”

  “好,不过……驾。”龙战天在龙战风失神时早已扬鞭而去。

  “喂,皇兄,你怎么可以耍赖皮啊,驾,你好过分啊……”龙战风的双腿夹紧马腹追上了龙战天。

  “哈,皇兄,这次你输了。”龙战风举起弓箭对准前方的白点。

  “那可未必。”在龙战风射箭的同时龙战天也发了箭。

  龙战风早知道前方的白点不是什么白雪鹿而是久等他的雪姬,所以刚刚他的箭故意射偏了一些,可是龙战天却不同,他的箭术百步穿杨,而且以为前方就是雪白鹿没错,所以一点没有手下留情。这可急坏了龙战风。顾不得思考,他拔箭就朝龙战天的箭射去,可龙战天的箭讲究的是快、准、狠,龙战风的箭术虽然不差可也不及皇兄,他的箭只让龙战天的箭改变了一点方向。

  “小心……”龙战风情急之下可顾不了那么多了,出声警告远方的宫飞雪。

  宫飞雪本来还在迷迷糊糊的闲逛,突然有箭向她射来她那里料得到,远处传来声音告诉她“小心”。让她小心?那射箭的人自己怎么不小心呢?完了,这回事死定了。宫飞雪知道躲不过,只有闭眼等死了。在现代死过一次到古代还要死一次,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箭,无情的射入了宫飞雪的左肩。鲜红的血从她的身体里流出,在白衣上晕开了一朵美丽的红莲。

  “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儿?”难道这个笨女人不知道围场有多危险吗?看着地上躺着人儿,龙战天的心像被刺了一刀,胸口一阵刺痛。抱起宫飞雪大步的像围场外走去。

  一群侍卫看着龙战天怀里抱着个受伤的姑娘都愣住了,随即全都跪在了地上。在守卫森严的围场出现了陌生的女子已经是他们的失职,这女子又……

  “皇……皇上,是奴才该死,没能保护好皇上,是奴才的失职。请,请皇上降罪。”主管侍卫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说。

  “够了,还不快传太医救人,快去。”龙战天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众人从未见过的担忧。

  飞龙殿里一片混乱,太监宫女乱成一团,太医们急得也是满头大汗,皇上放话救不活这女子要他们抬头去见。好在这女子伤不致命,不然他们的脑袋都要搬家。可是他们还是不敢怠慢。

  “该死的,是谁让她去那里的,她不知道围场有多危险吗?你去告诉太医们,用最好的药材,救不活朕要他们陪葬。”他不要她死,她的生死只能有他掌管。

  龙战天指着身边的宫女说。他紧握着拳头,眉头蹙的死死的。

  龙战风也为屋里的人儿心急,心中充满了愧疚。可看到兄长着急的神情着实让他感到震惊,他知道雪姬会吸引皇兄,可他不知道皇兄会这么在意雪姬。

  屋里的太医正在准备拔箭。宫女们托着水盆等医用物品宅在一旁,太监们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深怕出什么岔子掉了自己的脑袋。

  香帐内两名太医按着宫飞雪的身子,另一名太医正小心的拔出她身体里的箭。箭刚拔出,一股鲜血就从她的身体里溢出,太医赶紧用医用布带按住。太医的医术高超,用力恰到好处,血很快就被止住了。

  见宫飞雪的伤被控制住了,太医们也松了口气,总之这脑袋是保住了。

  “回皇上,那姑娘的伤势已经被太医稳住了,暂时无碍。”一名太监急忙出来禀报。

  “什么那姑娘,雪姬娘娘你们不认识吗?你们怎么做奴才的?还有,什么叫伤势稳住了,稳住了是什么意思,没有危险了吗?”龙战天心急的问了那太监一长串的问题,实在叫那人不知如何回答。

  “噗,咳咳,皇兄你要是担心自己进去看看不就行了嘛。”龙战风听宫飞雪没有什么事自己也松了口气。看兄长这样又忍不住戏虐一番。

  龙战天此刻才听不进去龙战风的话外之词呢,一心想着屋里的人儿伤势如何。

  “启禀皇上,雪姬娘娘的伤已无大碍,请皇上放心。只要安心静养几日,再服老臣开的药,相信半月内就会痊愈。”老太医见皇上进来急忙行礼禀报。

  “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听了她没事,龙战天紧蹙的眉终于舒展开了。

  见奴才们都退去了,龙战天轻轻的掀开纱帐,看见躺在床上的可人,心里一阵疼痛。

  宫飞雪娥眉轻蹙,精致的小脸因疼痛泛着白色。龙战天忍不住抚摸她了脸蛋儿,轻轻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在御花园中见到她,他就时常想起她,可是今天她却伤在他的箭下,一阵自责系上心头。

  “皇上,雪姬娘娘的药熬好了,是不是让奴婢们喂雪姬娘娘.”

  “不必了,把药拿给我,我来喂她。”龙战天一手抱起她,一手拿着汤匙轻轻的喂她喝药,深怕哪里不对弄痛了她。

  宫女们被龙战天温柔的举动给吓傻了,他们从没看见皇上对那个妃子如此百般呵护,看来雪姬娘娘在宫中的地位是今非昔比了。

  龙战天抱着宫飞雪注视着她渐渐泛红的脸蛋儿,手指不经意的拢了拢她散落下来的秀发。

  想不到这个小妮子这么美,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如凝脂,黑浓卷翘的睫毛密如羽山,还有那娇艳欲滴的樱唇一张一合像在邀请他品尝她的甜美。他不是没见过美人,比她美的女子也是有的,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能牵动她的心。

  她好香、好软啊。他不由得收紧双臂,让滚烫的身体与她贴得更紧。

  好暖,好舒服,是谁?是谁抱着她,为什么她觉得这个人好温柔,好像在抱着最珍爱的宝贝一样。宫飞雪下意识的挪挪身子,小脑袋也上下磨蹭着热源。

  这女人在干嘛?抱着她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折磨,可没想到她这么不客气,居然……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小腹不由得一紧,胯下也跟着肿胀起来,该死,这丫头还真会折磨人。龙战天的俊脸染上了薄薄的红晕。

  好痛哦。宫飞雪紧蹙这眉头,小嘴发出不满的牢骚。

  “公主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奴婢了。”雪雁跪在龙榻前,开始对宫飞雪念叨。

  好吵,为什么每次她醒过来都会听到雪雁唠唠叨叨的声音呢。快闭嘴啦,宫飞雪好想出声警告一下雪雁。

  “公主,醒醒啦,快起来吃些东西吧。”公主在干嘛,明明睁着眼睛怎么一动也不动呢?不会是中邪了吧。

  “雪雁,这是那里?”宫飞雪渐渐清醒过来。

  “公主,这是飞龙殿,是皇上的寝宫。”

  “寝宫,皇上住的地方?”怪不得,这间屋子和她的房间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单单屋中四根镀了金的大柱子就让宫飞雪张口结舌了,更别说那翡翠的屏风,白玉的座椅,还有西域进贡的夜光酒杯等价值连城的奢侈品了。

  “是啊,公主你受伤了,是皇上把你带回来的。他还吩咐太医们,如果医不好你就让他们提头去见。”皇上对公主真好。

  原来是皇上救了她,好巧哦。她还为见不到皇上而发愁,这下好了,机会自己来找她了。

  “咕噜噜……”什么声音?好奇怪哦。

  “咕噜噜……”有一声。

  “公主,你饿了吧。快把这碗粥吃了吧。你昏迷三天还未进食呢。”

  “什么?三天?”怪不得她的小肚子都开始抗议了。

  好吧,她就先填饱肚子在去开始她伟大的事业吧。

  

  怎么回事?他的寝宫遭劫了吗?

  刚刚下朝的龙战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这只怪鸡真的是千羽国昨天刚进贡来的圣鸟孔雀吗?它尾上的翎毛到哪里去了?还有它的一只翅膀的羽毛也不知被谁拔光了。如果不是他昨天看过这只孔雀,它还以为眼前这只是从御膳房逃出来的野鸡呢。

  “我活不成了,活不成了。”这可是皇上特别交代要他好好照料的树啊。这下他的脑袋是保不住了,呜呜呜。

  小太监凄惨的哭号吸引了龙战天的目光。这是什么回事?他院子里百年老树的树皮怎么不见了?看树的小太监跪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号着。

  “这是谁干的?”龙战天阴沉着俊脸低吼道。然而他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反而看见了更能让他精神崩溃的画面——一个不知名的动物出现在他的寝宫,而且这个动物正在向他微笑。

  “你回来了。快看看我的新作品,你觉得怎么样?”宫飞雪跑到龙战天的面前,仰着小脸想讨糖吃的小孩子渴望的看着龙战天。

  宫飞雪是学时装设计的,她很想以自然为主题设计一种纯天然的服装,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法律严明,对自然的保护也相当的重视。想实现这个梦想是不可能的,谁知在古代使之变为现实。

  美丽的孔雀翎做的裙摆,百年老树中绿色细嫩的树皮做裙身,缀着蓝色羽毛的小披肩,这可真成了霓裳羽衣了。

  而宫飞雪的作品也着实给龙战天带来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灵上的震撼。看着她满身的“鸡毛”,超短的裙摆,裸露的香肩,以及若隐若现的酥麻胸,龙战天真想挖掉那些看着她的眼睛。

  “换掉。”龙战天阴着脸说。难道这女人一点羞耻感都没有吗?

  “为什么?我不要,很漂亮不是吗?”这可是她精心设计的呢,这个男人干嘛臭着脸啊。

  “换掉,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他是悍龙王朝高高在上的王,没人敢忤逆他,而眼前这个小妮子居然对他说“不”,很好,看来他要教教她什么叫做服从了。

  “你……我不要,你怎么可以限制我,我有我的自由。”难道她都不知道什么事人权吗?

  “自由?你是我的妃子,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没有资格说‘自由’两个字。”龙战天凝视着她,蓝色的眸子变得更深沉。

  “No,no,no.我只属于我自己。”伸出一根食指在龙战天眼前左右晃了晃,宫飞雪倔强的说。这个男好霸道。

  宫飞雪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有吸了一大口气,她……她敢反驳皇上的话就算了,还敢对着他念咒语,这个雪姬娘娘真是……大家都在等着龙战天发飙,而龙战天的表情也着实难看到了极点。

  “很好。”龙战天眯着眼睛看着宫飞雪,“来人,帮雪姬娘娘把她身上的衣服换掉,半个时辰她还没换我就要你们的脑袋搬家。”他阴着脸对周围的宫女说。

  龙战天的俊脸露出邪魅之气,他走到宫飞雪面前,抬起右手用食指抚着她的脸蛋,又用拇指摩挲着她红艳的樱唇,蓝色的眼眸也紧紧的盯着她。

  这样暧昧的动作让宫飞雪红了俏脸。为什么她的有一种晕飘飘的感觉呢,这样的触碰让她感到很……舒服,心里的小兔子也受惊似的跳个不停。

  “你如果不想让这些奴才丧命最好乖乖的听话。”龙战天在宫飞雪的耳边轻声的警告,然后转身离开,只留下错愕的宫飞雪。

  良久,宫飞雪终于游魂归来。“混蛋……”愤怒让宫飞雪漂亮的脸蛋儿变得扭曲,她紧握拳头看着龙战天的背影。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魔鬼,绝对。

  上书房。

  “黒焰的家眷在那里?”龙战天表情凝重的说。

  “我们把他的家眷囚禁在刑部的天牢中,我想有她们在我们的手中他黒焰很快就会自投罗网。”

  这次大军大破赤火国,俘虏了上万士兵和贵族,可是独独没有见到赤火国国王黒焰,这让众将士失望不已。谁都知道王和黒焰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若能捉得黒焰必能使龙心大悦,了了王的心病。

  在坐所有的将士都是当年随龙战天东征西讨的忠诚之士,因此他们打胜仗、立战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真正的想为龙战天解忧。

  “很好,传令下去彻查城内所有外来人口,戒严关卡防止流民大量涌入城内。铁将军刑部大牢要加强人手,我要让那些余党插翅难逃。”黒焰等着瞧,我要让你血债血偿。龙战天的脸上露出了狂妄、邪佞之气。

  “臣领命。”接到命令的铁将军抱起双拳向龙战天行过礼便匆忙的出去了。

  “文爱卿,此次两国之战死伤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流民增多,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文墨是他的军师,现居悍龙王朝大学士之位。此人足智多谋,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样样精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皇上,臣早就帮您想好了。如今国库充盈,战乱平息,可以免徭、赋三年让百姓能有充足的时间务农发展生产。至于流民皇上大可不必担心。赤火国的南方有个地方叫泾,此地曾是黒焰狩猎放荡之所,占地面积之广且土地十分肥沃,我们可以把流民安排到那里,派军队在附近驻扎帮助百姓建造房舍,并挑选壮丁训练他们且将其编入军队,农忙时可以在家务农,若有敌人来袭也可以上战杀敌,这样即可安抚流民有能巩固边防,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文墨,你不愧是我的军师,真可谓是再世诸葛。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有了文墨他可真是轻松不少呢。“李将军,这次众将士辛苦了,传我的命令,朕今天要犒赏三军。”龙战天微笑着对李将军说。

  “谢皇上赏赐。”

  “好了,没什么事众爱卿都回去吧。文墨留下,我有话对你说。”

  将军们向龙战天行礼告退。

  文墨见众人都走了铁青着脸看着龙战天。“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看我过得幸福就来搞破坏。”

  别看文墨懂得多就认为他是四五十岁老态龙钟的老男人,其实他的年纪比龙战天还要小,两人名为君臣实际上私底下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且他也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别于龙战天的狂傲邪魅,龙战风的放荡不羁,文墨身上超凡的书卷气,儒雅的举止更容易人受到女孩子的喜爱,所以他也是三人之中最早抱得美人归的一个。而对于刚刚步入新婚的文墨来说,什么是都没有陪他可爱的小妻子来的要紧,偏偏这个不知趣的皇上要派他去那么远的地方,这是气煞他也。

  “怎么会,万事要以国家大事为重啊,我派你去是器重你、赏识你,你怎么还不领情呢。”龙战天委屈的说,可是却露出“切,你能那我怎样”的可恶嘴脸。不过这一点怎么那么像某人呢?

  “这么说我要谢谢你的恩赐了。”文墨咬牙切齿的说。他真恨不得打歪眼前这张比女人还美的脸。

  “不用客气。”

  龙战天笑了笑,但随即又变的严肃起来,这样的变脸也让文墨认真起来。因为文墨知道皇上在谈大事时总会这样。

  “其实这次派你去我另有目的。黒焰溜走了,我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还是让他逃脱了,这一点让我很不解。”除非他黒焰是神仙。

  “你的意思是有内奸?”皇上说的没有错,他也一直这么怀疑。整件事情都是他策划了,并且按排的天衣无缝,黒焰就算在聪明也未必能识破,除非有人在他们行动之前就把消息透露出去了。

  “所以只有你出动才会事半功倍,至于你要怎么查,要带谁去,我都不会干涉,我会给你绝对的自由。”意思是你大可以带着你的心肝宝贝去呀,我又没拦着你。

  “谢皇上,你还真是英明。”哼,狡猾的狐狸,看来皇上真是吃定他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