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只为赖上你  小说作者:尚邪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一章

    安雪殿是悍龙王宫中最不起眼的小厢房,它的破败可是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要是别人恐怕一分一秒也不想留在这里,可是对某些人来说,这里或许就是天堂了。

   “公主,你醒醒啊,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去了,难道你不要雪雁了吗?你醒醒,雪雁求你,雪雁给你磕头了。”

  “公主,你醒来呀,你还没看到冬天的雪呢,你昨天不还嚷着要看看咱们雪国的雪吗?”床上躺着一名女子,她身着白衣,肌若凝脂,精致的脸上存在着一丝释然的微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个倾城佳人正在睡梦中,懒得醒来呢。

  “公主啊,你不是答应雪雁要好起来吗,你醒醒啊......”

  “公主......”雪雁抱着雪姬的尸体哭喊着,她无法接受公主死亡的事实。公主是那么的善良,老天怎么忍心让她就这么年轻就早早的离开人世。

  “雪雁,算了,雪姬娘娘已经仙逝,你哭也没用了。还是把她交给我们吧。”主持大殓的太监不耐烦了。雪雁抬头看了看四周冷漠的脸,“滚,你们都给我滚。我不会把她交给你们的,你们都是禽兽,是你们杀了她的。如果你们早一点给她请来大夫,她就不会…….就不会……”起初公主只是得了一些风寒,加上长期对故乡的思念才患上这恶疾的,如若早些得以治疗也不会至此。可是,在后宫不受宠的妃子的命运还不如宫女太监,常常连生病了也无人问津。

  “大胆雪雁,你再阻碍咱家办事,别怪咱家对你不客气。你呀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的主子不争气,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哼,别管这丫头,给我抬人,耽误的入殓的时辰,天皇怪罪下来你们谁也担待不起。”翻着夸张的兰花指,太监妖里妖气的说。

  “不......”雪雁拼命的护着雪姬的尸体,不让太监的脏手碰她一丝一毫。

  好吵,是谁在那里大呼小叫的,害的她都睡不好觉了。怎么回事,身子好沉,谁来帮帮她。

  “水,我要喝水。”微弱的声音从雪姬的嘴里传出,可是却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

  “水。”雪姬蹙着眉,樱桃似的小嘴张了又合。

  “公主你醒了,你醒了,我就知道,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我就知.......”雪雁早已泣不成声了。

  “天......天啊,诈......诈尸了,救命啊......”刚刚还横行霸道的太监这会儿一溜烟的都没影了。

  公主?谁在叫她公主?谁诈尸了?有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怎么还不给她水喝啊,想渴死她吗?宫飞雪吃力的睁开眼睛,开始模糊的影象开始清楚起来。这里是哪里啊?为什么她会在这么富丽堂皇的宫殿里,眼前的这些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服啊?是在拍古装片吗,怎么看不到摄象机呢?突然她想起她乘坐的飞机因遇到巨大寒流而剧烈的摇晃,然后......啊,天啊,她不会,不会是回到古代了吧。不会,这绝对不可能。宫飞雪这样安慰自己。

  “公主。”雪雁扑进了宫飞雪的怀里,激动的抱紧她。

  “天,天啊,你想把我活活勒死吗?”雪燕听了她的话赶紧松了手,擦了擦鼻涕和眼泪。“对不起公主,是雪雁不好,只是雪雁太高兴了。”她的话让宫飞雪一楞。“厄.....我所说小姐,那个导演不在这,你不用表演的这么买力吧。你还是先起来歇一歇吧,我有话问你。”

  “公主,有什么话你尽管问雪雁好了。”雪雁的执着让宫飞雪放弃了和她争辩。“好吧,雪雁,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公主,你怎么了,这里是悍龙王朝的龙宫啊,你是皇上的妃子,当然要在这里了,公主你糊涂了吗?”摸了摸雪姬的头,在摸摸自己的头。奇怪,也没有发烧啊。

  “公主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问我一些奇怪的问呢?”啊,她真笨,公主刚刚还阳当然忘记很多东西。雪雁自顾自地想,完全没有注意呆若木鸡的宫飞雪。

  宫飞雪的大脑一片混乱,有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扫视四周,发现这个屋子十分简陋,根本不像是妃子住的地方。可是雪雁真诚的小脸告诉她雪雁没有说谎。突然她的身子一震。天,天啊,铜镜中的美女是谁啊?柔顺的云鬓,如凝脂的肌肤,似星辰般明亮的眼眸,挺而小巧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嘴似张未张,一张精致的小脸艳儿不俗,这等绝色佳人是不是下凡的仙子啊?

  “雪雁,铜镜中的美人是谁啊?”宫飞雪指着镜中的“她”看着呆愣的雪雁。

  “公主,镜中的美人就是你自己啊,您怎么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给忘了。”雪燕轻笑。

  “什么?那是我?”宫飞雪抓起铜镜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不会吧,她宫飞雪虽不是什么丑八怪,却不及镜中美人的十分之一的美貌。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宫飞雪刚刚你只是在梦中,现在你可以醒了。”她努力的催眠自己。

  “公主,你不是在做梦。”雪雁的话打破了她心底最后的防线,残酷的现实告诉她眼睛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

  “救,救命啊。诈尸了。”太监充满慌张和恐惧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天空。让原本在御花园小憩的龙战天皱起眉头。该死的,纷繁杂乱的国事让他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得了个空休息一下,那些狗奴才在鬼叫什么。

  “什么事在这里大呼小叫的。”龙战天俊美的脸上写满了肃杀之气。

  那太监显然没料到他会在这里出现,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小,小的罪该万死,小的不知道天皇在,在此。小,小的该死。”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你刚刚在说什么?”

  “回皇上,刚刚小的奉旨去安雪殿主持雪姬娘娘入殓的事,谁知已经仙逝的雪姬娘娘又,又复活了。”想起刚刚的情形他又哆嗦起来。

  诈尸?复活?他知道宫中冤死的人是不少,可还没有这种荒唐的事情发生。雪姬,雪姬。龙战天努力的在脑海里寻找雪姬的身影,可惜很遗憾他一无所获。

  “皇上,雪姬娘娘是雪国国王的小女儿,是半年前进宫的。”一旁的太监显然看出来他的心思,很机灵的提醒他。

  “恩。”没错,半年千炎国进贡给他的贡品在雪国的边境遭到拦劫,损失惨重。胆小的雪国国王为避免干戈把雪姬献给了他,当时正巧邻国黒焰进犯,雪姬的事也就暂时的阁下了,之后又因国事繁忙把雪姬彻底给忘了。

  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妃子死而复活?这到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烈日炙烤着悍龙王朝的大地。宫飞雪慢慢接受了命运的安排。通过雪雁的讲述宫飞雪渐渐的了解了雪姬的过去。其实她早就猜到了雪姬是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因为在这个宫里连小宫女的架子都比她大。除了雪雁之外也根本没有人把她当做主子,昨天有个宫女甚至当着她的面说:“死都死了,还活过来干什么。累了自己也累了别人。”可见雪姬的命运是多么的悲惨。

  “雪雁,我想出去走走,这里好闷哦。”的确,她来到这里已经五天了,还没走出这个小院子,见过的人用一只手就数完了,她真的很无聊嘛。

  “不行啊公主,自打我们来到这里还没有出过这个院子,迷路了怎么办呢?”

  “什么?你,不,我们自从来到这还没想出过这院子?那她,呃,我都在这个院子里干什么了?”她真的无法想象雪姬可以在这个小院子里半年都足不出户,怪不得得了一身的怪病,哎!

  “公主平常高兴的时候都会做一些女红,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坐在屋子里发呆。”雪雁很认真的回答。

  女红?发呆?这些事打死她她也不会做的。

  “雪雁,你不要告诉我我们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不会吧。

  “对啊,是没见过。”雪雁用力的点了点头。

  没见过?天啊!宫飞雪无力的扶在雪雁的身上,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以为雪姬只是不受宠,可没想到她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哎,古代的妃子还真是悲哀呢。

  “雪雁,我们不仅是主仆还是姐妹对吧?”宫飞雪给雪雁一个可以腻死人的微笑。

  “是,是吧。”公主曾经是这么说过。可是公主现在的笑好贼哦。

  “既然这样,你一定不舍得我不开心吧。”继续甜死人的微笑。

  “是,是的。”越看越贼了,雪雁觉得她的背后有阵阵的冷风吹过。

  “雪雁,我真的很无聊哦,我一无聊就会不开心的。”宫飞雪可怜的说。

  “公主要做什么雪雁一定帮你。”雪雁认命的说。谁让她的公主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她不能拒绝呢。

  嘿嘿,鱼儿上钩了。“雪雁,我们在这个宫里都大半年了,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我决定现在就去看看皇上到底长什么样子。”她到要看看这个狗屁皇帝长什么样子,居然让这么多绝色佳人肝肠寸断。

  “我反对。”她还想多活几年啊,公主可饶了她吧。

  “反对无效。”雪雁像小鸡似的被宫飞雪拎走了。

  御花园。

  “风,黑焰还没有什么动作吗?”龙战天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漫不经心的问龙战风。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想他快按捺不住了,我们已经攻陷了许多他的附属国,要不了多久他黑焰就会成为悍龙王朝的臣民。”龙战风笃定的说。

  “我不需要多余的臣民,我要他做我的阶下囚。”龙战天蓝色的眼眸里闪烁着邪佞萧杀之气。他一定要让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黒焰。

  “同意。”龙战风知道他大哥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挡。

  远远的龙战天看见一个白色娇小的身影在长廊中窜来窜去,左看右看好像什么事物对她来说都有很大的新奇。有很多次她向从她旁边走过的太监和宫女问东问西的,可好像总是没有她要的答案,这时她的小脸总会有掩饰不住的落寞,不过一会儿又恢复了兴奋的神采。看着她激动的笑容龙战天也不禁跟着微笑起来。龙战风看见了兄长怪异的表情,顺着他眼神的方向也看见了这一幕。他又看看龙战天,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雪雁好笨哦,这样也能跟丢。宫飞雪觉得这座宫殿还不是一般的宏伟,不熟悉的人真的容易迷路呢,她就是其中一个。这是哪里呀,她已经在这里晃了好久了,雪雁怎么还没找到她呢。突然她看见有两个男人在看她,那两个男人好怪哦,干什么对着她一直傻笑个没完。对了,过去问问他们怎么回去也好,谁让笨雪雁还没找到她呢。

  “嗨,你们好。那个我可不可以……”哇塞,这个男人好帅啊,浓黑的剑眉,英挺的鼻子,薄而有型的唇,一席白衣,修长的身形,俊逸绝俗。她敢打赌,这样的男人如果在现代早就被星探捉去做明星了,而且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看够了吧。”这该死的女人竟敢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打量男人,真是可恶。一股没有来由的气愤填满了他的心头,似乎在嫉妒那双含笑的美眸没有停留在他身上。

  龙战天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宫飞雪“美好”的遐想。她这才注意到龙战天。不同于刚刚那个男人的帅气,眼前这个男人应该用美来形容,而且是很美的那种。如果拿他和刚才的男人相比,那么他对女人的杀伤力一定比前者强得多。他拥有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和一副蓝如宝石的眸子,白而细腻的肌肤,还有那张薄而显得柔软的唇让人不禁想……

  “擦掉你的口水,恶心死了。”这女人在想什么啊,居然对着他流口水。

  宫飞雪一怔,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用手迅速的捂住了嘴,看着龙战天戏虐的蓝色眸子,她的脸好像充血充的要爆炸了似的。丢脸死了,她居然花痴似的对这两个男人流口水,还想那些……呕,她怎么会那么色啊,老天快给她开个地缝让她尽快消失吧。

  “不知道你对我们的容貌是否满意呢?”她脸上变化多端的表情让龙战天不禁想好好戏虐一番。

  “很,很满意。”宫飞雪差一点要到自己的舌头。这可恶的男人分明是故意糗她嘛。她的烫的都可以煎蛋了。

  “噢?那么做为回报,姑娘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你的芳名呢?”龙战风很意外兄长会突然对一个陌的小丫头感兴趣,不过他也很“细心”的注意到了刚刚龙战天那嫉妒的神情。嘿嘿,看来他那闷骚的老哥要遇到“危险”了,这下他可有好戏看了。

  “风……”龙战天斜睨了眼龙战风。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讨厌风和她接近,或许是因为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精致容颜让他产生了占有欲吧。看着她对风露出羞涩的表情,他……很嫉妒。

  龙战风微笑着,很自然的接受了龙战天的“愤怒”。

  “我……”

  “雪姬娘娘,雪姬娘娘你跑到哪里去了,害得雪雁到处找你。”雪雁远远的看见两个不知死活男人居然敢“欺负”她的公主,不得已才叫公主为雪姬娘娘,毕竟公主还是天皇的妃子,任何人都要忌讳这一点。

  “雪雁……”宫飞雪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她从来都不知道雪雁是这么的可爱,呜呜呜……

  “公主,天要黑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对啊,那我们快回去吧。”哈,终于逃出魔掌了,宫飞雪以时速120迈的速度消失了。只留下错愕的龙战天和似笑非笑的龙战风。

  仲秋的夜十分的静谧,悍龙王宫里的人早已坠入梦乡。连天上的星辰似乎也被染上了浓浓的睡意。但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依然有一些小生物在悄悄的活动,而同样和它们一起在深夜活动的还有两个娇小的身影。

  “公主,我们还是回去睡觉吧,今天实在太晚了。”雪雁觉得公主自从还阳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曾经的安静和惆怅,填了一份乐观和俏皮的甜美。凭心而论她还是喜欢现在的公主多一点。

  “不要,雪雁今天都是你的失误害我没有看到皇上,晚上你要还回来哦。”好不容易回到了古代,又做了一回皇妃,如果连皇上都没见到回去是不是会被人笑到大牙啊。可是她还能回去吗?想到这儿宫飞雪的小脸又垮了下来。

  “公主都是我不好,我们现在就去看皇上。”雪雁这的不想看到公主失落的表情。

  “雪雁你真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过这次你不可以跟丢喽。”她拍了拍雪雁的头,心想至少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雪雁。

  “公主你放心吧,这回我一定不会跟丢的,不过公主,我有个问题。“

  “你问啊。“宫飞雪笑嘻嘻的看着雪雁,一想到一会儿的大冒险她的心里兴奋的不得了。

  “公主啊,我们为什么穿着一身黑衣服?还有我们为什么还要把脸和手都涂上锅底灰呢,是驱邪用的吗?”她很难理解公主到底要做什么。要不是她阻止,公主还有把牙齿都涂上黑色呢。

  “笨啦,这么多侍卫保护皇上我们当然要掩人耳目了,这样才不容易被发现那。”她可看过很多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都是这么做的,只不过他们是蒙着脸。可是那样要多闷啊,她才不要那样虐待自己呢。所以她很聪明的把脸和手都涂成黑色。这样既不容易被被发现,又不会被闷坏。呵,他好聪明哦。想到这她又臭屁的笑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打扮活像一个非洲土鸡似的。

  “那个公主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真搞不懂公主一直傻笑什么。

  “啊?走,走吧。”

  半个时辰后。

  “本雪雁不是说她不是说他不会跟丢吗?现在怎么又不见了。“宫飞雪皱着小脸不断的嘟囔。咦,那是哪里啊?“听风楼”是什么地方。这么气派的房子说不定就是皇上住的地方。宫飞雪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怎么都没有什么守卫呢,哈,看来她还蛮幸运的嘛,这么顺利的就进来啦。

  宫飞雪还不知道,就在她踏入这个院门的那一刻有双含笑黑色的眸子一直在盯着她看。

  “哇,这些有钱的古代人还真拽啊,盖了这么大的房子居然没有人住,简直是对她这个现代的穷人是个侮辱嘛。

  “姑娘深夜拜访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找在下吗?”这个女人不是皇兄的妃子吗,怎么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还把自己弄成那样。她不会是趁着皇兄不在想要爬墙吧。

  “啊,你想吓死人那。你干什么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先生。”宫飞雪摸摸她脆弱的小心肝,这男人是鬼吗,他从那里冒出来的,怎么那么眼熟呢?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白天那个……”好巧哦,又碰到这个帅哥了。

  “那个对我们流口水的姑娘对吗?”想起她白天有趣的表情他就想笑,这女人还蛮有趣的嘛。

  “喂,你这个男人很可恶哦,你想对我这个小小的失误笑一辈子吗?”亏他刚刚还夸他帅,他那里帅,明明是蟋蟀的蟀。

  “好好好,我不说了。呃,不过你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干嘛?还有你的打扮真……特别.”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眼前的这个女人。

  “我来是……喂,是我先问你的吧。”这男人还真会打岔。

  “我?我住在这里啊。”她不知道吗?

  “你住这儿?哎,我听说住在皇宫里的男人除了皇上就是太监,你长的也不像皇上,你该不会是太监吧。”好可惜哦,他长得这么帅。

  “当然不是,我可是纯正的男人。你看我哪一点像太监啊。”这个女人居然把风流倜傥的他说成是太监,她的眼睛是不是太瞎啦。

  “也对,啊,那你不会是皇上……的男宠吧。”她听说古代的皇帝都喜欢养男宠,还有那些宫女也说皇上没有特别喜欢的妃子,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子嗣,不会是……

  天那,这个女人的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啊,不过嘛,他到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事。嘿嘿,皇兄,我可是为了你的姻缘费了好大的力气哦。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皇上的男宠。”龙战风落寞的低下了头,然后用眼睛瞟了一眼宫飞雪,看到她惊讶的表情他的肠子都笑得打结了。

  “你说,皇,皇上真的喜欢男人?”怪不得雪姬这样的美人他都不要,怪不得他不喜欢女人,原来他是从背背山来的gay。“那个,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皇上他长什么样子啊?”她真的很想知道嘛。

  “你还不知道?”对了,皇兄说过他们还没有见过面。“呃,就是今天你看见的和我站在一起的那个人。”

  “是他?”老天爷,你好不公平哦,为什么那么帅的男人你要让他做个“玻璃”呢。而且,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的夫君。

  “那你……我是说你为什么……”宫飞雪尴尬的看着龙战风,不知道怎么开口口。

  “为什么留在这。”龙战风提宫飞雪说完了她想说的话。“你以为我愿意吗?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有我自己喜欢的女人,可是他是皇上,我怎么敢违抗他的命令。如果我违抗他的话,我们全家就……”龙战风使劲的吸了吸鼻子,委屈而脆弱的表情让宫飞雪心疼不已。

  “你别哭嘛,总有解决的方法啊。这样吧,你说说看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你真的想帮我?”鱼儿上钩了。

  “恩,真的。”宫飞雪用力的点了点头。

  “今天我听那个小宫女叫你雪姬娘娘,你是皇上的妃子?”

  “对啊,只不过我们没见过面。”

  “雪姬,其实让皇上放过我很简单,那就是让他重新喜欢女人.你能帮我让皇上爱上你吗?”他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一定会改变她的皇兄.

  “让皇上爱上我?不行,我做不到.”让她去勾引一个玻璃,这太夸张了吧.

  “我就知道,你根本帮不了我.看来没有人能帮助我了,我的人生就这样被……你放心雪姬,我不会让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希望我死后我的家人和我的爱人不要伤心的跟来才好。”龙战风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好不伤心。

  “你不要哭嘛,哎呀,你别哭啦。好好好,我帮你好不好?”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伤心她怎么忍心不帮他呢。万一他的家人也……那她不就成千古罪人了吗?

  “真的?太好了,雪姬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真的谢谢你。”龙战风用手捂住脸,身子不住的抖动。他快不行了,实在好想笑哦,大掌下的脸笑的都快抽筋了。哈,这女人怎么那么好骗啊。不行了,他的肚子好痛哦。

  “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我答应你,不过先说好哦,如果皇上没有爱上我,你可不能怪我。”她可没有把握能让一个玻璃爱上她。

  “我对你有信心,而且我还会帮你制造机会,加油哦。”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总该让她知道她要帮助的人的名字吧。

  “你叫我风好了。”龙战风狡猾的对她一笑。

  “风,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人那,要多做善事,尤其是这么刺激的善事。

  

1/1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