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瓶保姆
花瓶保姆  小说作者:蓝灵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 吃醋

   第四章 吃醋

  第三天早上,曼藤藤将精心准备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一本《食谱大全》。既然要用厨艺迷倒司徒裴翰,她就得在这方面下狠功。曼藤藤揉揉半闭的眼,那么早起床,真是不习惯。

  司徒裴翰一边打着领带,一边走下楼。下楼就看见曼藤藤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样子。

  司徒裴翰皱起眉,起床不了那么早就不要硬爬起来嘛,弄得自己那么累。

  “曼小姐。”司徒裴翰推推不省人事的曼藤藤。

  “嗯••••••”曼藤藤的眼睛开了一个小缝,看着眼前的三个司徒裴翰。

  咦?领带怎么弄得那么难看啊?还没搞清楚状况,曼藤藤就伸出手,帮司徒裴翰从新打了个领带结。嗯,这样才好看。曼藤藤胡乱点点头,趴下,又睡着了。

  呃!看着眼前温柔地帮自己打领带的曼藤藤,司徒裴翰有点被吓到了。从来没有人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曼藤藤把领带弄好以后,继续趴倒在桌子上。

  “想睡觉回房去睡。”司徒裴翰的眉心打了个结,或许他该告诉她他不喜欢吃早餐,免得她每天都那么早起床。《食谱大全》?司徒裴翰看了一眼被曼藤藤压着的书,真女人真够努力。

  “不要碰我嘛,好累,让我睡觉!”晚上老想着她的作战计划,早上又那么早起床,不累才怪!曼藤藤甩开司徒裴翰的手。再不让她睡,她就跟他急!

  司徒裴翰摇摇头,看来要叫曼藤藤自己走回房间去睡那是不可能的了。司徒裴翰放下手里的公文包,轻轻的将曼藤藤抱起。

  “嗯!”曼藤藤嘤咛了一声,手搭上了司徒裴翰的肩。

  幽幽的体香,随着曼藤藤手的移动传入了司徒裴翰的鼻翼。看着怀里女人的黑眼圈,司徒裴翰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看来她也没睡够!司徒裴翰甩开心中陌生的感觉,将曼藤藤抱到了她的房间,放在床上。

  曼藤藤不舒服地翻了个身,帮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死过去了。

  司徒裴翰轻轻拉过被子盖住曼藤藤的身体,随即退出房间,轻轻关上门。

  曼藤藤一觉睡到了十一点多,睡得她腰酸背痛,不过好满足,像是一个被饿了三天的人突然吃到了一顿饱饭。

  曼藤藤看了看房间,咦?奇怪了,她明明记得她是在客厅的桌子上,怎么就来到房间了?

  而且,她刚才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司徒裴翰的领带歪得好难看,然后她就伸手给他从新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子。曼藤藤拍拍自己混沌的头,真是梦,她昨晚刚对保姆要帮雇主打领带的事嗤之以鼻,她不可能会帮司徒裴翰打领带的。

  曼藤藤磨蹭着下了床,她要去做午餐了。

  依照作战机会,曼藤藤带着她精心准备的“爱心便当”,又来到了皓月。跟昨天一样,打扮性感迷人的曼藤藤一进入皓月就引起了一股骚动。今天前台小姐丝毫没有为难她就让她上了楼,可能是司徒裴翰事先有命令了吧。曼藤藤一路春光得意,直到看到司徒裴翰……

  当看到司徒裴翰的领带时,曼藤藤被吓到了。这••••••这怎么可能!曼藤藤瞪着司徒裴翰的领口,似乎接受不了眼前的事。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看见曼藤藤瞪着他的领带一副快晕倒的样子,司徒裴翰奇怪地问。

  “没••••••没••••••没什么。”曼藤藤坐倒在沙发上。完了完了,今早那根本不是梦,而是真的!曼藤藤受不了地捂着额头。自小她打领带就有一个特点,结子总是打得很大,然后伸出来的部分比较小,结子上还有地方一个小小的凹下去。曼藤藤快晕倒了,她怎么就那样做了呢!

  “你没事吧?”看见曼藤藤似乎很难受,司徒裴翰有点担心的问。

  “我没事,先走了。”曼藤藤放下手中的便当,又看了一眼司徒裴翰的领带,抓起身边的包包撒腿就走。她要回去好好检讨自己!

  司徒裴翰奇怪地看着曼藤藤那貌似落荒而逃的背影。从她看到他的领带开始脸上就表现出那种见鬼的表情,她应该看得出他的领带是她弄好的,怎么?难以接受?司徒裴翰摇摇头,回到座位上享用他的午餐。女人心,他永远都不明白。

  一整天,曼藤藤都在懊恼自己早上的“多管闲事”,而且,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司徒裴翰抱回房间的。曼藤藤不断地警告自己以后要小心行事,千万别再在司徒裴翰面前睡着,免得又出什么让她接受不了的事。

  这一战,她败得彻底。

  第四天,等司徒裴翰出了门,曼藤藤穿上工作服来到花园里。

  “呼。”曼藤藤擦擦额头上的汗,看着地上已经长出芽的玫瑰花笑了笑。玫瑰是她最喜欢的花,朋友们都说她像玫瑰花一样,娇美但多刺。她没有否认,地球村的人都知道她脾气不好。老爸老妈努力了几十年想要她改掉那坏脾气,以免嫁不出去,但她不以为然。很多人因为她的外表追她,又因为她的脾气远离她。有这样的脾气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可以让她看见那些人的虚伪的心。

  她才不担心嫁不出去。曼藤藤拔掉脚边的一棵小草。敢娶她,必定克得住她,她才不要那些对她唯唯诺诺的男人呢。

  回家拿些文件的的司徒裴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呆住了。

  好美!

  万绿丛中,一个白色的身影蹲在一些刚长出芽来的植物前露出来天使般的笑。早上温暖的阳光照着了那笑容上,折射出了耀眼的光••••••

  抬头看见不远处的司徒裴翰,曼藤藤收起笑。

  “司徒先生,你怎么回来了?”曼藤藤跑到司徒裴翰面前问。是不是抢她的早餐吃,拉肚子了?最好拉死你!曼藤藤在心里说了一句!

  “回来拿点东西。”看见曼藤藤头发上沾了些泥,司徒裴翰忍不住伸手帮她弄干净。

  “啪”,曼藤藤拍掉了司徒裴翰的手。“你干嘛?”

  司徒裴翰没有在意,摊开手,手上有点泥土。

  呃!曼藤藤愣了一下。她还以为他想打她还是什么的呢,没想到••••••

  “我只是好心帮你把头发弄干净,不是要打你!”一看就知道曼藤藤想的是什么了,司徒裴翰翻了一下白眼。

  “你不是要拿东西吗?还不快去!”曼藤藤轻轻推了一下司徒裴翰,催促他快去拿东西。她不会说谢谢,更不会说对不起!

  司徒裴翰不在意地耸耸肩,转身往屋里走。

  拿出文件,司徒裴翰走到曼藤藤身边。

  “今晚可能我会晚一点回来。”司徒裴翰向真正埋头苦干的曼藤藤说。

  “给我一个大概的时间,好让我准备晚餐。”曼藤藤连头都没抬,回了司徒裴翰一句。

  “我也不知道。”

  “那我等你回来再做晚餐吧。”

  “嗯,我走了。”司徒裴翰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哦。”曼藤藤依旧低着头整理她的草地,像是司徒裴翰从来没有回来过。

  十一点了,司徒裴翰将车停好。公司里出了内贼,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看着灯光照亮的房子,司徒裴翰心里突然觉得很暖。很久了,回到家家里都是漆黑的一片。即使以前家里也亮着灯,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好像,家里有人时时惦记着他,等着他回家。

  司徒裴翰走进了门口,看见睡在沙发上的曼藤藤。

  怎么睡在这里?司徒裴翰轻轻地走过去,在曼藤藤的面前蹲下。

  是在等他?司徒裴翰的心弦好像被触动了一下。

  司徒裴翰坐在地上,细细地端详起这只因为睡着而显得温顺的母狮子。

  一头自然的黑发披落在她身上,光滑的额头下面是细长的柳眉,睫毛轻轻的闪动似乎随时可能睁开眼睛,高挺而小巧的鼻子正传出细细的均匀的呼吸声,然后是诱人的红唇……

  司徒裴翰发现自己有了不该有的反应,马上站起身。呼,他是不是太久没碰女人了,居然……

  “你回来啦。”曼藤藤揉揉眼睛。司徒裴翰突然站起来,灯光照得好耀眼,所以她醒了。

  “嗯。”司徒裴翰不自然地点点头。

  “那我去做晚餐咯。”丝毫没有感觉到司徒裴翰的不正常,曼藤藤起身走向厨房。今天在花园里忙太久了,所以她才会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司徒裴翰坐在沙发上,看着曼藤藤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突然觉得很满足。司徒裴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今天他好像很不正常,老是想到一些有的没的。

  “啊。”厨房里突然传出了曼藤藤的叫声。

  “怎么了?”司徒裴翰马上跑到曼藤藤身边。

  “好痛!”曼藤藤捂着手,血从手指尖流了出来。“我的手不小心被螃蟹夹了一下。”

  司徒裴翰抓起曼藤藤的手就往嘴里送。

  呃?曼藤藤看着司徒裴翰,瞬间忘了痛。

  司徒裴翰没有理会曼藤藤愣住的表情,轻轻地吸允着指尖流出的血。

  指尖传来酥麻的感觉曼藤藤突然红了脸。

  “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待止住了血,司徒裴翰责备地看着曼藤藤。

  曼藤藤看着手指上的伤口,很委屈地说:“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螃蟹那么猛啊,一转身就夹过来。你以为我喜欢被它夹啊。”痛的人是她哎,还那么凶!

  司徒裴翰看见曼藤藤痛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便没有再责怪。

  “你要怎么弄?”司徒裴翰挽起袖子,一副要帮忙的样子。

  “你要帮忙?”曼藤藤不敢相信地瞪大眼。

  “不要啊?那算了。”司徒裴翰白了曼藤藤一眼,作势要走。

  “当然要!”曼藤藤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拉住司徒裴翰。“我要把螃蟹的钳子绑起来。”

  司徒裴翰认命地又蹲下来。他总不能看着曼藤藤又受伤吧。

  “这样这样这样绑。”曼藤藤比手画脚了一番,告诉司徒裴翰绑法。

  ••••••

  “是这样,这样。”

    ••••••

  “不是那样,是这样!”

  ••••••

  “都说是这样了,你还那样!“

  ••••••

  “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是这样啦!”

  ••••••

  看着餐桌上被包得密不透风的螃蟹,曼藤藤又生气又想笑。司徒裴翰那笨手笨脚的动作让她气个半死,但看着司徒裴翰那笨手笨脚的样子她又很想笑。

  “笑什么啊?再笑就不要吃了。”司徒裴翰瞪了曼藤藤一眼。为了帮她绑螃蟹,真他颜面尽失。他已经很努力了,绑得难看就算了,还被她骂笨。笨这个字眼第一次被用到他身上了。

  “别人都是只绑螃蟹的脚,谁像你啊,像是给它穿衣服一样包得像个木乃伊。”说着曼藤藤又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司徒裴翰别扭地别过头。他完全没有过这种经验,帮忙还被耻笑,而且他还一点都不生气,心中还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淡淡的幸福的味道。

  “不要这样嘛?”看见司徒裴翰好像生气了,曼藤藤忙停住笑。“来,给你吃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木乃伊螃蟹’!”

  看着曼藤藤夹给他的螃蟹,司徒裴翰也失声笑了出来。天啊,他都不知道自己那么有“天分”呢!

  “哈哈哈!”看见司徒裴翰都笑了,曼藤藤又是一阵仰头大笑。

  接着,两人吃了一顿气愤温馨到不行的晚餐。

  似乎,休战了。

  日子在曼藤藤的努力学习中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以来,她有在很努力的工作,除了打领带••••••呃,除了放洗澡水、按摩等她做不来的以外,所有保姆应该做的事她都做了。

  这段时间来,司徒裴翰每天早上都“抢”她的早餐吃,她天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给他送便当,公司的警卫都对她流鼻血了他却视若无睹。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开始挑她做饭的毛病,差点没把她气死。而这些表现也宣告了她的美人计彻底失败!

  这天,洗完澡后曼藤藤正在做面膜,手机响了。

  “喂。”曼藤藤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讲电话。

  “怎么了?”听到曼藤藤奇怪的声音,司徒裴翰皱起眉。

  “什么怎么了啊?”一打电话过来就问怎么了,她还想问他怎么了呢。曼藤藤摸摸脸上一颗刚长出来的痘,呜••••••肯定是这段时间下厨太多了,被油烟熏出来的。要知道她以前一个月才下那么一两次厨房,还是老爸老妈死活求她她才去呢。

  “你的声音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司徒裴翰有点担心地问。

  “哦。我在做面膜。”原来他是在问这个啊。曼藤藤肉笑皮不笑地笑了一下。她好像有点神经大条!

  “哦!”司徒裴翰安下心。“今晚我要和一个客户去吃饭,不回去吃晚饭了。”实在是推不掉,不然他宁愿回去吃曼藤藤做的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好像恋上她做的饭了。

  “哦。我知道了。”稍微掩饰了一下心底小小的失望,曼藤藤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就这样吧。”听到曼藤藤无力的声音,司徒裴翰总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要说什么,他不知道。

  “嗯,拜。”曼藤藤挂掉了电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连做面膜的心情都没有了。

  晚上,曼藤藤简单地做了一碗意大利面,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吃。

  不就少了一个人吗?怎么觉得桌子那么大房子也那么大啊?曼藤藤看看宽阔的桌子,又看看空荡荡的房子,突然觉得有点孤单。

  怎么了?曼藤藤敲敲自己的头。当年读大学时,老爸老妈为了训练她们的独立能力,给她们分别租了一个房子,没有佣人,没有舍友。大学毕业以后,她赚钱买了自己的房子,常常跑到自己的房子里一住就一个月,那么多年她从未曾过感到孤单。难道刚来到这里一个月就让她习惯了有人陪伴?

  正当曼藤藤发呆时,手机响了。

  曼藤藤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曼涒涒。

  “喂。”

  “藤藤,你是不是也是一个人在家啊?”手机里传来曼涒涒兴奋的声音。

  “是啊,怎么了?”涒涒怎么知道她是一个人在家啊?莫非••••••

  “RIGHT!藤藤,我和幽幽也都是一个人在家哎。”曼涒涒知道曼藤藤想到了,高兴地说。

  “看来他们三个全出去吃饭了。”三个都不在家,好机会!

  “藤藤,我知道你想到了,快出来吧,我们在老地方碰。”同胞姐妹嘛,想法当然都一样咯。曼涒涒没等曼藤藤回答就挂掉了电话。

  本来沉闷的心瞬间醒了过来,曼藤藤快速处理掉没吃的晚餐,换好衣服,飞奔出去。

  酷野酒吧,大学时她们三姐妹见面的固定地点。

  “藤藤,我们在这里。”看见曼藤藤的身影,曼涒涒远远就大叫起来。全场的目光马上集中到三姐妹身上。

  曼藤藤穿过人群,来到吧台前。

  “小马,一杯威士忌。”曼藤藤向正在调酒的酒保说。

  “藤藤,幽幽,才一个月没见,我好想你们哦。”曼涒涒一把抱住两姐妹。

  “喂喂喂,你少吃我豆腐。”曼幽幽把曼涒涒推开。“不过这一个月确实很漫长。”有感而发。

  “你们过得怎么样?”曼藤藤拿起酒保递过来的酒轻轻地抿了一口。

   “还好。”曼幽幽给了曼藤藤一个放心的眼神,她天天都防着游锡陨,压根就没给他机会来欺负她。

   “好惨!”曼幽幽大叫了一声。她天天都累死累活的,幼小的心灵天天都被于魁勒摧残。她不就是刚去那天碰了一下他的宝贝电脑嘛!呜••••••

  “藤藤,你呢?”曼幽幽放下酒杯,转过头问曼藤藤。

  “死不了。”除了老是被气得七荤八素,别的还算可以。曼藤藤点点头。

  “哎呀,你们就不要说这件事了啦,今晚我们要玩个痛快。”她一定要把一个月来受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曼涒涒举起酒,“姐妹们,干杯!”没等曼藤藤和曼幽幽也举起杯,她就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

  曼藤藤和曼幽幽相互看了一眼。受不了!

  “喝。”曼涒涒又倒满了一杯酒。

  曼藤藤和曼幽幽没理会曼涒涒,两个人在一边慢慢地喝着酒。

  “没被那姓游的欺负吧。”幽幽有时候很迷糊,游锡陨看起来那么精明,她有点担心。曼藤藤看着明显瘦了的曼幽幽说。

  “还好啦。”除了那个死家伙偷吃她的点心以外,什么都还好。曼幽幽点点头。“你不用担心我。我看倒是涒涒有问题,你看看她,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曼幽幽指着在豪饮的曼涒涒说。

  “她受的刺激还不是和电脑,、电脑游戏有关。”曼藤藤转头看了一眼曼涒涒,似乎真的有点不正常。

  “错!藤藤,你错了。”听到她们的谈话,曼涒涒停下喝酒的动作。“我现在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过着牛一般的生活。”她好可怜的!

  啊?曼藤藤和曼幽幽瞪大了眼。让她们惊讶的不是曼涒涒所说的那种生活,而是如果曼涒涒真的过着如她所说的生活,那她怎么还能活到现在啊?

  接下来,是曼涒涒吐苦水的时间••••••

  十二点半,曼藤藤看了下时间。

  该回去了。接收到曼藤藤的眼神,曼幽幽点了点头。她们俩无力地看着快醉死了的曼涒涒。

  怎么办?曼幽幽用眼神问曼藤藤。

  还没等曼藤藤想到办法,曼涒涒包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曼幽幽从曼涒涒包包里翻出手机。

  “喂。”

  “曼涒涒,你死去哪里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还不快回来!”曼幽幽还没机会报上姓名,手机里就传来了一声怒吼。

  “那个••••••”曼幽幽刚想说自己不是曼涒涒,但刚说了两个字就被打断了。

  “那个什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给我赶快滚回来。”今晚和司徒裴翰、游锡陨一起和客户去吃饭,他早早就赶了回来,但曼涒涒居然不在家。他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她还没回来。于魁勒真是气死了。

  曼藤藤看曼幽幽一副快招架不住的样子,接过手机,直接吼:“于魁勒先生,我是曼藤藤,曼涒涒的姐姐。我们现在在酷野酒吧,涒涒喝醉了。”

  什么?听完曼藤藤的话,于魁勒气得头发都直了。曼涒涒居然跑去酒吧喝酒,还喝醉了。

  “给我确切的地址。”他要去把曼涒涒扛回来毒打一顿。

  曼藤藤念了一下地址,刚念完就被于魁勒挂了电话。

  “怪不得涒涒看起来一副饱受蹂躏的样子,那个于魁勒那么凶!”想起刚才接电话时于魁勒的咆哮声,曼幽幽缩缩脖子。

  “也该让她受点罪了。”曼藤藤笑了笑,将曼涒涒的手机放回她的包包里。

  “也是!不然她老一副什么都不关她事的表情。”曼幽幽同意地点点头。

  接下来,她们只要等于魁勒来把曼涒涒接走,她们就可以回去了。

  可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出现在酷野的不只是于魁勒一个人,而是于魁勒、司徒裴翰、游锡陨三个都来了。

  挂了电话,于魁勒就给游锡陨、司徒裴翰打了电话,通知他们去把自己的人领回家。他们三个一起去吃饭,那她们三个肯定是一起出去,果然不出他所料,三姐妹一个不差都在酒吧里。

  三个大男人杀气腾腾地走向三姐妹,酒吧里的人都自动让路,生怕被雷到。

  于魁勒看见醉倒趴在曼藤藤和曼幽幽身上的曼涒涒,气得脸都绿了。

  “曼涒涒!”居然喝成这样!于魁勒朝曼涒涒吼了一声。

  呃?怎么好像听到那个可恶的于魁勒的声音了?喝醉了的曼涒涒自曼幽幽的胸口抬起头,向四周搜索。

  于魁勒光火地走到曼涒涒面前,让她看到。

  “是你啊,你凶什么凶啊?我喝酒关你什么事啊……我告诉你,我再也不要回去当你什么狗屁保姆了……。”看见于魁勒就站在眼前,曼涒涒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胡乱地说。

  “勒,把你的人带走。”司徒裴翰面无表情地看着曼藤藤对于魁勒说。

  于魁勒点点头,抱起曼涒涒。“人我先带走了。”于魁勒向两姐妹点点头,转身离开。他要先回去把曼涒涒弄醒,然后再好好和她算账!

  “好好照顾涒涒。”曼藤藤朝于魁勒的背影说了一句。于魁勒停顿了一下脚步,点点头,走出了酒吧。

  “看什么看!”看着游锡陨一脸的阴寒,从没见过他生气的曼幽幽有点害怕。

  “跟我走。”游锡陨转身向门口走去。他不想在这里和曼幽幽吵架。

  “藤藤,我先走了。”曼幽幽拿起包包,跟在游锡陨后面走了出去。脸那么臭干嘛,她不就是和姐妹出来喝个酒嘛!曼幽幽在游锡陨后面扮了个鬼脸。

  看见游锡陨和于魁勒都把自己的人带走了,司徒裴翰走过去,在曼藤藤的身边坐下。

  司徒裴翰向酒保要了一杯白兰地,尽自地喝着酒。

  曼藤藤看着司徒裴翰,心里无端打起了寒战。多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啊。

  曼藤藤也不说话,安静地喝着酒。

  喝完了三杯酒,司徒裴翰起身向门口走去。

  见状,曼藤藤忙跟上去。

  一直到回到家,回到自己的房间,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曼藤藤洗了个澡换下衣服,坐在床上发呆。

  这个司徒裴翰怎么不像于魁勒和游锡陨那样生气甚至怒吼啊?从于魁勒和游锡陨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们对涒涒和幽幽的在乎。

  曼藤藤幽幽地叹了口气,难道司徒裴翰一点都不在乎她吗?

  咦,等等!她要司徒裴翰在乎她干嘛?曼藤藤甩甩头,肯定是喝酒都的胡思乱想。

  不行,她要睡了,省得越想越离谱。曼藤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在房子另一边的司徒裴翰同样是躺在床上发呆。

  他和游锡陨、于魁勒一样,和客户吃完了饭,谢绝了客户“去玩玩”的邀请赶回来。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回来。回到家,居然空空如也。他以为曼藤藤是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就会回来,坐在沙发上等她。谁知道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当接到于魁勒的电话,知道她是在酒吧里喝酒时,说实话,他真的很生气。但当在酒吧见到她时,他没有像游锡陨他们反应那么强烈。因为见到她的人时,他觉得很安心,一点都发不起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担心为什么会生气为什么会有那种安心的感觉。所以,一路上他都没有和她说话。

  司徒裴翰闭上眼睛。算了,那么难懂的问题他不想去想!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