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金笏画颦  小说作者:未稚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2)

    走出如悦茶楼,天边暮色又深了一层。

  水沁泠恭敬跟在修屏遥后面走了几步,忽闻他笑道:“离得那么远做什么,回头看你好费力气。”他并不回头,却有意放慢脚步,显然是在等她。

  水沁泠迟疑地望着他的背影,他独步天下,却始终孑然。一刹那间,心里竟无端涌起一股念想,她是否能够与他站在同样的高度,并肩看这日月更迭,锦绣河山……

   “还是说,你打算永远当我的跟班?”修屏遥话音未落,水沁泠便跟了上来,与他并肩。即便如此她依旧保持着一段距离,那是她的底线,修屏遥笑了笑也不为难,“你怎么不问我,这大半个月来究竟去了何处?”

  水沁泠微微一笑,避重就轻道:“修大人公务繁忙。”

  “‘公务繁忙’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更像是讽刺。”修屏遥勾唇轻哂。她甚至没有听自己继续说下去便直接岔开话题,当真是对自己的事丝毫不感兴趣?啧,他又开始牙痒,“我见书架上面的书被调换位置过,定然也是你的功劳?”

  水沁泠这才想起——“有两本书被归错类了,沁泠原想征询修大人的意思,但后来——”后来他一直没回别苑,她便也忘了。“沁泠擅自翻阅,还请修大人责罚。”心想他连那些书的摆放位置都记得这么清楚,可见平日里是经常看了。这位“大贪****”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博学。

   “你是例外。”修屏遥冷不丁道出这一句,“若换作他们随便进来,我定要剁了他们的手。”免得摸脏了那些书。

  水沁泠闻言心下一笑。这算是……他格外开恩?倒也不坏。

   “姑娘家少去沾酒为好。”修屏遥突然又道,似笑非笑地睇了她一眼,“你不是我的女人,我自然强求你不得。你当是为了自己着想。”

  突然变得柔情的话语听得水沁泠的心口猛一跳,不可置信地抬起眼来。这人怎么像突然转了性,变得这样平易近人了?明明方才还喜怒无常的像个地狱罗刹——“修大人?”她讷讷地喊了一声,像是要喊他的魂回来。

   “怎么?看见鬼了?”修屏遥好笑扬眉。她装傻的样子当真很傻呀。

  水沁泠摇摇头。

   “你就不乐意听我对你说这种话?小女子——”按耐住想要一口吃掉她的冲动,修屏遥戏笑着伸手要去拧她耳朵,但他的动作却在听到水沁泠接下来的话语时僵在半空——

   “修大人究竟在藏什么呢?”水沁泠忽然轻声问道,她的眼里有种认真的迷惑,深深的,静静的,“修大人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喝酒,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修屏遥陡然发现自己被欺骗了——这姑娘分明是极擅长与人对视的!她毫不避讳毫不躲闪,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你,仿佛,只一眼,就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地把你穿透过去,你心里若有鬼便一定不敢去回应,因为所有的哪怕一丝一毫的怯懦都将变得无所遁形——

  这念头一闪,修屏遥的直接举动竟是——长手一揽,“咚,”水沁泠的面额生生撞上他的胸膛,差点没痛得叫出声!

  “哦、呀,有蝴蝶呢。”他掌住她的后脑,笑得眉眼里春意丛生。

  我还有蜜蜂呢!水沁泠简直哭笑不得,这男人怎么可以这般狡诈?原本她——

  她一瞬茫然,原本什么?原本她就要看出他的心思了么?但——他心里藏着的任何人任何事,根本与她无关吧?何必自作多情。

  理智的潮水将一些不该有的情愫无声湮没,水沁泠闭了闭眼,忽闻头顶传来“呵”的一记轻笑:“这是什么?”修屏遥擅自取出她袖口露出半截的东西,那是一个蓝布扎成的小人,也没有描上眉眼,单单只看得出脑袋和四肢,粗布里面塞着棉花。

   “你真的会扎小人?”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修屏遥想笑却笑不出来。邪门得很——那蓝布小人明明丑得引人发笑,但不知为何,再一细看竟陡然有种教人悚然的灵异感。

  水沁泠面上一红,赶紧从他手里抢回小人,退开步子。“让修大人见笑了。”便在修屏遥看不见的瞬间,她的眼底分明流露出一种极怪异的神色,幽凉幽凉。

  修屏遥眯了眯眼正要开口,身后却响起一声惊慌的叫嚷:“马受惊了——快让开——”

  疾奔的马蹄声陡然近在咫尺!

  “小心!”修屏遥本能地伸手要去拉身边的人,却落了空,便眼睁睁地望着那架失控的马车从眼前奔腾而过——

   仿佛全世界的声音也在那瞬遁隐而去。

  再抬眼时,水沁泠便站在街道另一边,安然无恙。抬头接触到他的目光,朝他微微一笑。

  那一笑,竟让修屏遥心里无端冷了半截,似乎有什么不可说的东西也在那瞬赫然清晰。先前那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并没有半点脱离最初轨迹——马车过来时她只是本能的躲闪,跑到另外一边。前因后果,却已预示了某种不可逆转的未来:她永远不可能和他站在同一边。

  修屏遥猛然回想起初次见面时,马车颠簸,她宁愿夹伤自己的手也绝不肯靠到他那一边,多么固执,近乎顽劣!偏这一切水到渠成——他们的本性,注定了将来会形成针锋相对的局面。他们彼此心里都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沟壑,平生再怎样知己知彼,也绝不可能完全契合。

   “修大人!”失控的马车终于被截停下来,而坐在马车里的人,竟是——陆尚书陆寅!

   “陆寅,你有没有数过自己长着几颗脑袋呢?”修屏遥长指抚唇,笑容不达眼底。

  恍若五雷轰顶!陆寅连滚带爬地从马车里面出来:“修大人,修大人饶命啊!”

  修屏遥眯了眯眼:“说啊,你究竟有几颗脑袋?”够不够他拧的?

   “修大人!”

  如丧考妣的哭饶声从人群里传出,水沁泠便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面无表情。“陆寅……”她缓缓抚摸着那个蓝布扎成的小人,自言自语,“你知不知道……”

  半个月前她曾扎了一个同样的小人,在上面写了一个人的名字,然后被一针穿心。

  那个名字叫——

  陆寅。

  ***** ***** ***** ***** ***** ***** *****

  梦魇深深,水沁泠重又回到那年的盛宴,她站在曲回的延廊上,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牵着小女孩的手从她面前走过。她恍惚地跟在他们后面,但他们看不见她。

   “爹来考考沁泠的记性好不好?”中年男人的声音温和慈爱。

   “好啊,爹要怎么考呢?”小小沁泠眨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眉睫飞舞。

   “等一下爹会带你去见很多叔叔,你把他们的模样和名字都记下来好不好?”男人声音温柔含笑,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那样隐晦的情绪却是小小沁泠听不出来的。

   “可是,我不喜欢总记着一个人的脸呢。”小小沁泠皱皱鼻子,很是俏皮可爱。“他们肯定不像爹娘和大哥那样好看,记住了会做噩梦的。”

   “就算会做噩梦也要记住他们,记在骨头里,灵魂里,化成灰也不能忘。”中年男人伸手抚上女儿的发,他垂了眼帘,身后的水沁泠瞧不清他眼底的神色,却可以猜到……当年被他掩盖的情绪,并非怯懦,或许是悲愤和无奈吧。“绝……不能忘。”

  小小沁泠疑惑地抬起眼,今晚的爹爹很不一样呢。不对不对,其实爹爹从两个月前就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了,但是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爹?”

  便闻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爽朗笑声:“水兄,别来无恙啊。”

   “这是陆寅陆叔叔。”中年男人笑着摸摸女儿的头,“快喊陆叔叔。”

  小小沁泠抬起眼便看到那张陌生男人的脸,那张脸,今生不忘。一如那个名字——陆寅。

   “陆叔叔!”小女孩嘴甜喊道。

   ……

   水沁泠再也移不开步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延廊深处,不——不能过去!那里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他们都是想要害您的人啊!爹——爹——

   “爹!”一声疾呼,水沁泠猝然从噩梦中惊醒,脊背冷汗湿透。

  还是那个梦,纠缠了她十几年,那一张张丑陋狰狞的面孔,一直,一直,不能忘却。

   水沁泠疲惫地按住额头:“借刀杀人究竟能不能成功呢,一切,都要看修大人的意思了。”她喃喃自语,遂起身披了外裳,往屋外走去。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隐约可以看见远处亭台楼榭的轮廓,尽管残月还在枝桠梢上窠着,靡靡的一点收敛的光。“对了,上次那本《孝涟太后秘史》还没看完呢。”水沁泠猛然想起来,便快步朝书斋的方向走去。

   “吱呀——”小声推开书斋的门。

  水沁泠前脚还未迈进,却已呆在那里。为何竟是……这样一番情境——

  男人依旧支着单膝倚坐在窗槛上,望着窗外一群扑棱棱飞过的白鸦。熟悉的场面,或许唯一改变的只是光影的效果罢了,或许,这光线也是极擅长故弄玄虚的,它可以将世间的人和物统统缩小成极细微的一点,却也可以将之扩大成不容忽视的宽度厚度,生生的,将寂寞拉长,变形——

  那日她们都站在亮处,谈笑风生面不改色。而今日——她越过一室的黑蒙望过去,那个男人的背影,陡然延伸出一种悲凉的意味,所谓“孑然孤老”四个字,真真便是这世间最残忍的结局——而他一直,像这样,孑然一身。

  心里某个地方酸疼了一下。水沁泠闭了闭眼,不——又是那种迷离情乱,不该有的!她应该装作看不见,然后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退出,不惊不扰,是再好不过的了。

  水沁泠才一转身——

   “小女子。”声音里满满的戏谑调笑。

  水沁泠的背影僵了半分,深吸口气然后微笑,幸好,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那个惜花成痴的风流男人根本就与那四个字无关!孑然,孤老——绝不可能是他!“修大人,早。”她垂眉略施以礼,端的是娴静乖巧的笑容。

  修屏遥斜挑了眉:“怎么不自己进来?还需我请你不成?”

  水沁泠便依言走了进去,也无需禀明,便径自从书架上取下那本秘史:“偌大别苑,也只有这里最能让人静心了。”她实话道,“哪怕日后离开了,却还惦记着这里的书的。”这大个月来她一有空便到这里来看书,书斋里有许多她不曾见过的奇文异史,真真教她爱不释手。

   “只惦记着这里的书?”修屏遥扬眉。

   “姐妹们自然也极好的。”水沁泠温声笑笑。

  修屏遥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有些事——是时候该同她挑明了。“过来。”他笑着招手,些许暧昧的口吻掩饰住了眼底一瞬的精光,“再给我誊几个字。”

  “这次是要抄什么?”水沁泠熟稔地取过笔墨纸砚,便见修屏遥随手递了一张名单过来——

  “明日要张贴出去的红榜,可别将名次抄错了。”

  水沁泠心下一惊,抬眼便撞见他眼底云雾沌沌的笑意,长指抚唇:“有机会参加殿试的,唯有红榜前两百名,你心里定是清楚的罢?”

  水沁泠接过那张名单时手指分明有一丝颤抖。铺开鲜艳的红纸,提笔蘸墨,她镇静写下榜首一位:洛时阡。

  这洛时阡是何许人物?她心中无底,却也能猜到,必然是这位右大臣内定的人选。

  笔锋未顿,接着写下第二位:谭亦。

  水沁泠终于忍不住蹙起眉头。修屏遥有意将谭亦排在第二位,却是她不曾料到的。当日谭亦被上官歏赏识,修屏遥本是不齿,何况他与上官歏针锋相对的地位,依他的张扬傲气理应不买左大臣的账才对,为何却——

   “切莫忘了,这次会试虽由我主持筛选,但殿试却是由老骨头掌权的。”修屏遥看出她眼底的疑惑,唇角勾起一个弧度,“我选的人他不用,他想用的人我不选,两方都得不到好处,这游戏还要怎样玩下去?倒不如依了他的意愿,给他一根苗子好了。”

  原来如此。那么谭亦和洛时阡必然也在殿试三甲之内了。水沁泠心下淡淡嘲讽,原来左右大臣之间还有这样的潜约定,难怪鸾姬太后力整官制却力不从心。那么最后一个名额……她能不能争取得到?

  暗暗为自己捏了把汗,水沁泠又接着誊写下去,转眼已有近百个名字列上红榜,却迟迟未见自己的。握笔的手终于有了停顿,还未询问出口便闻他轻漫的笑声——

   “你道,我该将你的名字放在哪个位置才好呢?”

  水沁泠端端竟打了个冷战。原以为早已习惯他的试探,再怎样的挖苦和打击也能保持表面上波澜不惊,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幽暗的,摄人的眼神——

  水沁泠抿唇沉默许久。这一回答,或许便是她最后要迈的一道坎,稍有疏忽便极有可能前功尽弃。

   “你就那么想当官?”修屏遥轻描淡写的又问一句,笑笑,“待在闺中描蝶绣花不好么?”

  犹如冰棱横生,比当头泼下的冷水还要冰凉彻骨。水沁泠终于按捺不住:“修大人到现在才说这番话未免太不负责任了罢?”曾经多少次的明探暗访,难道她的立场还不够清楚明白?他心血来潮将她留在身边,而她也不负厚望加深了他的兴趣,几时令他失望过?这场会试,她不求名列前茅,只需入这前两百名便行——只需入了殿试,她便有足够的把握博得太后的青睐!

  “若非想凭自己的真本事入这官场,我为何不学他们——花钱买通官路?”

  她指着红榜上那一个个名字,那些人她大都认得,他们——连四书五经都背不全,无非是花了些银两买来红榜的一席之地。可她不想花这个钱,不想花大哥的钱,她水沁泠从来就这么固执己见——她想让大哥看到,就算摆脱水家的财力,自己也有办法闯出一番天地!

   “哈、哈!”修屏遥闻言反而大笑而起,突然伸手取过她手中的红榜,“水沁泠,究竟是谁更不负责任呢?”他反问一句,指点起红榜上的字迹,“当日我看中你,确实是因为你的字——我很惊奇,一个姑娘家竟能写得这样潇洒流畅的一笔草书,行云流水,大气浑然,说明你绝不是平庸之辈。而每一字的折勾和收笔处都处理得非常圆滑巧妙,将那股霸气都磨成了恰到好处的低调,刚柔相济——说明你亦懂得收敛锋芒。”他皮笑肉不笑,“这样的人才,我自然求之不得,所以将你留在身边,还派人周密保护你的安全。”

  水沁泠的下唇已被咬出青白的齿印,只听他接着又道:“而现在——你的字里面已经流露出不安分的戾气,说明你已经迫不及待要飞出去,另寻新主。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留你在身边?”他的眼里一片无垠的黑暗,笑容极冷,“我费尽心思栽培你,将你认作心腹,到头来却要看着你为别人办事,说不定到时候与我作对的便是你。究竟——是谁更不负责任呢?”

  水沁泠的身体克制不住地颤抖,紧紧抓住桌缘才勉强稳住。功亏一篑——她的浮躁,迫不及待想要飞出他掌心的渴望,终究还是被他看穿了么?她无力苦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向来克己自律的她——竟然连这样不理智的情绪都表现得这般明显?

  是否因为那些不该有的微妙心思,不止一次失去冷静的情迷意乱——因为连自己都无法容忍,所以愈加坐立难安?开始害怕这样危险的心情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才想着赶快逃出他的视野,另寻一处庇荫……

  她不明白。又或者——其实只是她道行不深、定力不够,到底输给了他。

  他已经不留余地将一切挑明,她若继续留在这里,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吧。水沁泠自嘲地牵了牵嘴角,转身往外走。

  修屏遥没有留她,无动于衷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眼底的精光明暗莫测。

  极细微的“窣”一声响,伴随两片鲜绿的树叶自窗口落下,悠悠打着转儿。

  黑眸瞬间眯了起来。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