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到璞玉佳人  小说作者:阿宅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六章

   第六章

   夜色就像是最顶级的黑色丝绒一样,黑亮的找不到一点瑕疵——

   阁楼上的窗户呼亮呼亮的——

   “有消息了!”慕容洛摊开京城传来的密信。

   “他果然控制了御林军!看来准备要与你反目了,子凰!”楼辰西看向不语的子凰。

   “果然和我们预测的一样!”慕容洛打开纸扇,扇着微凉的风。

   “没意思!”子凰垂眼,俊美绝伦的脸上意兴阑珊,这么容易猜到敌人的一举一动,看来根本高估了武翼,“照计划!西、洛你们去抓齐祖贵,估计的没错的话,齐青青也应该到了!”

   “明白!”楼辰西和慕容洛相视点头。

   子时——几乎也只有小半的月亮照耀着小路——

   一个老者缩头缩脑的背着包袱从马棚里牵了马,拉出客栈,一路上时不时回头探望——

   “齐大人,这么晚了,背着包袱牵着马出来赏月吗?”慕容洛的声音让齐祖贵吓了一跳,僵直了身子。

  

   前方月光下站着两个伟岸的男子,楼辰西双手环胸,一脸事在必得的表情、慕容洛优雅地看着齐祖贵。

   “你......你们......”他们不是应该在和四王爷周旋吗?

   “齐大人,不认识我们了?”楼辰西向前走了几步,“子凰让你考虑一下,怎么?齐大人打算逃跑?”

   “辰西,楼家和我齐家也算是故交,你和青青又是从小一块长大,辰西,你放过我们吧,啊!”齐祖贵知道大势已去,硬的不行就只好来软的了。

   “我也想放过你,可惜,我只是一介商人,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如果不是欠子凰一个人情,他根本不会趟这趟浑水。

   “齐祖贵,你暗地里通知了四王爷,让他做好准备!”慕容洛也走近他,“这笔帐,子凰可是要好好跟你算的!”

   “这......”齐祖贵已经慌了手脚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慕容洛一把捉住齐祖贵,这时一道阴柔的掌风冲着他而来,慕容洛随意地移动脚步避过了掌风,俊秀的脸上绽露笑容,子凰的脑子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猜的这么准,果然——齐青青来了!

   “想抓我爹,过了我这关吧!”齐青青一脸阴险地挥掌劈向慕容洛。

   “啧啧啧,病美人的称号真是浪费了!”看着她那张邪佞的脸,慕容洛皱眉,纸扇在他的手指尖转动,不费力气地抑制着齐青青的攻击。

   而一旁的楼辰西只是抓着齐祖贵,看着好友戏弄着齐青青,冷冷地开口,“和一个女人打这么长时间,你这个将军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要抓的人都齐了,还不动手,他可是佳人有约的!

   听到楼辰西的调侃,慕容洛眯眼敛射出光芒,利落地闪过齐青青的阴掌,一个回身钳制住她的肩胛,让她无法动弹,随即冲着好友回嘴,“你什么时候变成急性子了!”

   “把他们带到子凰那里吧!”他已经有多少天没有抱抱他的小璞玉了,天知道,他现在就想飞奔回去和他的小璞玉欢爱一翻。

   而另一处子凰在客栈的方桌前,小品着酒菜,眼角瞄到人影,带着浅浅的笑容,“来了,要一起吃点吗?”

   男子走进客栈,在灯烛下露出一张尚算斯文的脸,“子凰,你到底在想什么?”

   “坐啊!”俊美的脸让人琢磨不透。

   男子环顾四周,像是警惕着什么!

   “怕什么,你不是控制了御林军吗?”子凰轻笑,看着武翼坐下。

   “哼,你以为一个齐祖贵就可以牵制我?”子凰的话让武翼自信地环胸,没错,他是四王爷,他的母后是当今的皇后,虽然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是内定的皇位人选,可是他武翼可不买这个帐,所以他让母后想尽办法弄到了皇上的令牌用来牵制御林军,有军权者才可得天下!

   “皇兄这话怎么说?”美丽的眸子微扬,深邃的眸底都是冰凉的寒意,“牵制?本王不过是抓个贪赃枉法的败类,和皇兄有关?”

   “你!”武翼顿了顿,“子凰,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怎么样?”

   子凰轻笑,见到远处月光下的几个影子,收敛了笑容,瞬时俊美的脸上严肃的没有表情,“你身为皇子,知法犯法,国库的银两、赈灾的款项,啧啧啧,是父皇亏待了你?还是你的胃口过大了?”

   “那是齐祖贵欺上瞒下,我——毫不知情!”一句毫不知情将自己的罪责全部揽在别人身上,这是皇室子弟最管用的招数。

   子凰抬手按了按太阳穴,闭目,唉,连推托的话都被他猜的一清二楚......

   “即使你向父皇告发我,我也顶多是个管教属下不严罢了!”武翼自信地说着。

   子凰不语......

   这更加速了武翼的猖狂,“哈哈哈,子凰,别人都说你这个亲王有多么了不起,我看也不过如此,哼!要抓我的证据,难啊!哈哈哈!”

   “四......四王爷......”一道软弱又颤抖的声音从武翼背后传来。

   楼辰西将齐祖贵推进客栈,慕容洛点了齐青青的穴道,站在一旁。

   武翼看到齐祖贵求助的嘴脸,鄙弃地转头冲着对座的子凰笑道,“既然你替我抓到了这个狗东西,那就交给我处理吧!是我管教不严,我定会给父皇和你一个交代,如何?”武翼大方地要人。

   绝美的脸蛋终于有了笑容,不过是面对齐祖贵,“齐大人,本王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这......”齐祖贵转向武翼,后者则警告他不要乱说。

   “本王给了你选择的机会,看来你也已经做出了选择!”子凰缓缓站起身,靠近齐祖贵,笑容那么邪魅,看得齐祖贵心惊,子凰用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本王依旧要武翼的脑袋!”

   齐祖贵一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依旧可以谈笑风生地说要他人的脑袋,而这个脑袋的主人还坐在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

   “王爷......”齐祖贵不解地看着子凰。

   一道丽影突然冲到子凰和齐祖贵之间,幸好楼辰西反应快拉开了子凰,否则子凰必中一掌!

   想不到,齐青青居然已经冲开了穴道,可见她的武功底子在普通人之上。

   子凰和楼辰西一起看向慕容洛,慕容洛优雅地打开纸扇,“我怎么知道子凰有这么多话要说,所以点穴的手劲轻了点。”

   齐祖贵拉着齐青青立刻躲到武翼的身后。

   “四王爷......”齐祖贵出声寻求庇护。

   子凰也决定不再多说废话,“武翼,私吞银两对你......不是什么大罪,不过......用那些赃款来培养自己的军队,这个罪,恐怕没有人敢替你背吧?”子凰的眼睛瞄向武翼身后的齐祖贵。

   齐祖贵一颤,望着四王爷的背,难道,他想让他来背这个罪?私自组织军队,这就是造反啊,这......

   “子凰,你这么说可有证据?”武翼故作镇静地看着子凰。

   “证据?”子凰视线透过武翼,“不就在你身后吗?”

   齐祖贵心颤——

   “帮你敛财的人,自然就是最有力的证据,是不是,齐大人?”慕容洛也笑了。

   齐祖贵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依旧把一道选择题丢给了他。

   “你们不用逼我爹,如果你们真的有什么可靠地证据,早就拿出来了,何必要从我爹这里下手,你们根本就是没有能力动四王爷!”齐青青开口。

   此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让武翼和齐祖贵心定不少。

   子凰对楼辰西使了个眼色,楼辰西从衣襟里拿出一卷纸,“四王爷,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名单上的人!”

   楼辰西将一卷名单递给武翼。

   武翼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名单上的人就是他所暗自培养的军队的成员,“这名单......”

   “有钱,什么都买的到!这是我们商人的定理!”楼辰西轻笑。

   武翼顿时无言——随即又狂傲地笑了,“你有了证据又如何,过了今晚,你们就都是开不了口的死人了,哈哈哈!”武翼击掌,顿时从暗处窜出许多士兵,将子凰三人围了起来,“即使你们武功高强,在客栈外还有八百御林军,任你插翅也难飞了!”

   三人中,子凰不过是会些防身的招式,所以确切的来说,楼辰西和慕容洛要对付八百精兵,又要保护子凰——

   这场仗似乎胜负不难预测——

   齐祖贵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选错边,等到四王爷除去了子凰,就是下一任的皇帝,那么他就飞黄腾达了!

   “你不认为我有备而来吗?”子凰反问。

   这三个人质性的人物啊丝毫没有将死的自觉,扇扇的继续扇扇、俊美的继续俊美、想娘子的继续想娘子......

   “哼,御林军我都控制了,你还有什么能耐?”武翼渐渐向后退,一挥手,众士兵冲了上前——

   三人对付客栈里埋伏的士兵还是绰绰有余的,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解决了战斗。

   三人从客栈走出,月亮这时从乌云中走出,照亮了一方天地——

   只见八百精兵由弓箭手打头阵,团团围住了楼辰西三人——

   “看来你想要我的脑袋了?”在这样的弩拔弓张的时刻,子凰的声音却依旧透着王者的霸气——

   “不这么做,你就要我的!”武翼回答。

   “这话——不假!”

   “哼,放箭!”到现在他都还想要自己的脑袋,果然留不得人,武翼下令。

   一声令下,几百支箭射向三人——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强劲的内力阻挡着箭的趋势,箭在这股气劲的干扰下改变了方向,楼辰西和慕容洛两人随意地拨开几支稍具杀伤力的箭,反倒是士兵们被那股强劲的内力反震倒了一片——

   一道黑影迅捷地窜到人群中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擒下了主谋——飞身又回到了中心。

   “来的慢了点!”子凰看着来人开口。

   “也没让你受伤!”男子开口,借助着月光,才让人看清了那张与子凰有几分相似的俊脸。

   “你——你是什么人,敢抓本王爷!”被牵制住的武翼问道。

   “人抓到了!别忘了你答应的事!”男子没有回答他,只是对着子凰说道。

   “放心!说到做到!”子凰的笑容在面对众士兵的时候即刻消失,“现在缴械投降的,本王不予处置!”洪亮的声音带着不容否决的态度。

   “亲王恕罪——”八百御林军卸下箭弓,齐跪——场面声势浩大,其实,他们也只是听命于令牌的将士罢了。

   “嗯!”子凰轻轻应允,走到一旁已经吓傻了,靠着女儿搀扶的齐祖贵面前,“齐大人——”

   “下......下......下官......知......知罪!”一听到自己被唤,齐祖贵早就吓得腿软,他没想到,情势会在一瞬间,仅仅一瞬改变——

   “本王给过你机会的!还不止一次!”子凰示意旁边的士兵,士兵立即会意捉住了齐祖贵和齐青青,“本王也说过,你可以保他的脑袋......”

   “亲......亲王......”

   “斩!”一个字决定了一条命。

   “楼辰西,你敢动我爹,你这辈子就别想见到你的娘子了!”齐青青摆脱士兵正要大打出手却立刻被慕容洛钳制住,只能大吼。

   在一旁的楼辰西立刻冲了过来,拉着齐青青的衣襟,“你抓了曦儿!”

   “哼,你以为只有你们会有准备吗?”齐青青笑道。

   “她在哪里?说!”楼辰西一改刚才不在乎的表情,现在的他,有一种要将眼前人大卸八块的冲动。

   “放了我和我爹,自然会告诉你!”如果她还活着的话,齐青青心里加了句。

   “斩!”子凰下令。

   楼辰西也没有阻止,是因为他知道即使子凰放了他们,齐青青也不会说出小曦的下落。

   “楼辰西,你真不想知道戴小曦的下落吗?”齐青青没有料到亲王子凰居然可以这么冷血,而楼辰西居然不动。

   “先斩齐祖贵!”子凰的第二道命令下。齐祖贵则早已昏厥过去

   “楼辰西!”此刻的齐青青几乎丧失了理智,喊叫着。

   刀起刀落,人头落地!

   齐青青不敢相信。

   “子凰!”楼辰西轻语。而子凰只是点头示意他安心。

   “斩齐青青!”俊美的脸蛋是上那冷酷的表情让在场的人都发抖,前一刻可以谈笑的人,下一刻就要人的命,到底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哈哈哈——以为我会怕吗?”齐青青笑的疯癫,“楼辰西,现在,你娘子恐怕已经死在白云寺了,即使我死,有她陪葬也不错,哈哈哈——”

   “白云寺!”听到重要的消息,楼辰西立刻跨上马,飞奔——一颗心几乎悬着,难以呼吸——

  

  楼府——

   “怎么办,都已经三天了,还没有小曦的下落!”三娘心忧地开口,“白云寺那里也没有消息吗,老爷!”

   “恩,我们是商人,没办法彻底搜查白云寺!”楼老爷解释道,“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那那个沈一虎呢!”芊芊心焦。

   “抓到他了,可是他什么都说不知道!”

   “太可恶了!明明是他抓的小曦!”芊芊愤愤不平,她在大佛厅等了很久都没见到小曦,就去找她,果然出事了——

   “还是那句,我们无权审问他!看来只能等辰西回来了!”

   就只是说完——

   大厅立刻就出现了风尘仆仆、快马加鞭赶回来的楼辰西,那张帅气的脸上已是倦容满面,“他在哪里?”

   “辰西!”楼老爷起身。

   “沈一虎人呢?”楼辰西不想耽误任何时间。

   “老爷说我们无权审问他,县官也只是盘问了几句,就放人了!”芊芊答道。

   “来人!”楼辰西命令,从厅外出现一些士兵,“你们去把沈一虎捉来,还有一部份人跟我去白云寺,就是把白云寺拆了也要给我找到人!”

   “是!”这些是子凰命令跟随着的御林军。

  

  白云寺——

   封了白云寺,里里外外,每一间厢房都已经搜查过了,没有小曦——

   难道齐青青说谎?

   不可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子凰的推测不会错,在那样的刺激下,齐青青说的话是可信的!

   整个白云寺都要翻过来了,曦儿,你到底在哪里!

   楼辰西从来没有如此恐慌,甚至不敢想找不到小曦的情形!

   走在白云寺的小道上,脚底踩到了什么——

   福袋!一个相似的小福袋——

   楼辰西一惊,捡了起来,无意识地打开——

   那些字依旧有些歪歪不整、依旧是暖洋洋的、依旧是朴实的话透着真挚的感情——

   菩萨在上,

   信女诚心感恩,感激上苍见怜,让我与相公相遇,虽然上苍带走了爹爹却将相公留在我身边!

   信女愿上天保佑,佑吾相公平安吉祥;愿吾夫君身体安康、福泽绵绵。

   菩萨在上,信女定时刻感激上苍,能让信女一辈子伴着相公,白头到老!

   戴小曦 字

   “曦儿......”依旧是短短片语,却让他暖了心意。

   “大人,沈一虎带到!”士兵报告,楼辰西是子凰的上宾,士兵自然地称其大人。

   楼辰西将小福袋放进胸口的衣襟,冷着俊脸转头面对沈一虎,“她在哪?”

   “我......我真的不知道!”脸上挂了彩的沈一虎老实地回答。

   “再问你一次!”冷峻的脸上已经渐露杀气。

   “我说的是真的,是我带走的小曦,可是后来,那个女人就没有让我见到她了!”沈一虎也是一脸的内疚,现在他也很想知道小曦的下落。

   杀气已经沾红了眼,听到他承认是他带走的小曦,楼辰西几乎要动手泄愤!

  

   “西!”就在这时,慕容洛从远处出声阻止!

   楼辰西别过脸,“收押!”士兵们听令地带下了沈一虎。

   慕容洛拍了拍好友的肩,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只能陪着他,见到远处一丝不寻常的光,“西!你看远处的那光!”

   楼辰西抬眼,夕阳西下,似有一丝不同于阳光的光线射出——

   那会是......

   “凤凰摘星——”楼辰西立刻朝着光亮的地方奔去!

   随后的慕容洛命令着士兵跟上!

   天色渐渐转暗,凤凰摘星的光亮渐渐出色起来,楼辰西的心也像是活了过来!

   “光亮在主持方丈的房间里!”慕容洛跟在好友身后。

   “那个房间搜过的!”楼辰西边回答边大步走向主持的厢房,推开门——

   屋里依旧是四面墙,一张塌,一张几——

   “洛,把门关上!”楼辰西需要黑暗,才能知道光亮的来源。

   慕容洛将门关上,顺手关上窗户,一起屏息查探着光源。

   光亮从地砖的缝隙里射出——

   楼辰西用内力吸起发出光亮的地砖,果然在地砖下露出了一条地道——

   顺着阶梯而下,凤凰摘星的光亮越来越强,慕容洛用火折点亮了密室的蜡烛.....

   小曦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没有了气息,衣衫上尽是鞭打的血痕,头发凌乱地披散着让人看不清脸,只有怀里的凤凰摘星还有着生命的亮光——

   这就是蜡烛点亮后,楼辰西见到的情景!

   “曦儿......”他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缓缓抱起小曦,即使是伤口的扯动也无法惊醒她,他在害怕,害怕她就在他的怀里......但又不在......

   慕容洛更冷静地触碰到了小曦的手腕,“西,还有脉搏!快!”脉搏很弱,这点他没有解释!

   回过神的楼辰西,抱着小曦几乎是用飞地冲出密室,冲出白云寺,在行进的过程中,环抱着小曦的手臂可以感觉到一股暖流自她身上传来,那是血,他知道,她在流血,但他不能停下检查,他要抢时间!

   楼府——

   刘太医是子凰命令在楼府等待的御医,在楼辰西抱着血迹斑斑的小曦出现在楼府大门的时候,他便已经迎了上去,粗略地把了脉,看到了楼辰西手臂上的血,和小曦裙摆的血迹,“快去找稳婆!烧热水!”

   下人们立刻照办!

   “刘太医!”三娘看到奄奄一息的小曦早就泪流满面,听到要找稳婆......

   “夫人小产了!”刘太医只是简单地解释了,毫不怠慢地跟着楼辰西进了厢房,开始认着地诊脉,气息很弱,他随即解开随身的布袋,取出银针,替小曦扎针——

   一旁的楼辰西只是死死地盯着床榻上那张惨白的、毫无生气的脸,刘太医把脉时,露出的手臂上也全是鞭痕,可想,身上是怎样的景象——

   小产——小产——

   他尽然这么大意,没有察觉曦儿有孕,也没有料想到齐青青会对曦儿下手!他真是该死!该死!

   “稳婆来了!稳婆来了!”下人带着一个老妇人急急忙忙地进了来!

   “稳婆,床上的小夫人小产了!”刘太医告诉稳婆现在的情形。

   “好,我知道了!”要取出死胎!这点稳婆很清楚。

   “其他人通通出去!留下几个丫鬟负责热水!”稳婆这是也冷静地吩咐起下人!

   “我陪着她!”楼辰西开口。

   “二爷,放心,老夫会救她,你在这里稳婆很不方便!”刘太医解释,顺便示意旁人带楼辰西出去!

   “辰西,你不要在这里妨碍他们了!”一句妨碍,楼老爷成功劝离了楼辰西。

   三娘见到楼辰西臂上的血迹,让他去清洗,他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站在厢房外。厢房外站着楼老爷和三娘、芊芊和俞姗姗,此时的俞姗姗也明白如果戴小曦有个三长两短,依楼辰西现在紧张的程度一定会迁怒与她!

   每次厢房的门打开,楼辰西的心就一揪 ,看着进进出出的丫鬟,端着白白净净的热水进去,过一会又端着血红的水急忙忙地出来,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血红的水渐渐退去了颜色——

   刘太医终于从厢房里出来——

   “太医!”楼辰西一步上前。

   “死胎已经取出,不过,二少夫人,气血不足......”

   “刘太医,你一定可以救她的!”芊芊在一旁也焦急不知所措。

   “气血不足!气血不足!”楼辰西消化着刘太医的话,“用我的血!”

   “辰西!”众人惊讶!

   芊芊落泪,一个愿意为自己而死的男子,小曦啊,你看到了吗,你一定也活过来啊!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