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桃花骨
类别:言情 | 作者:诗念 | 人气:20077 | 系列:纯爱系列  |  系列号:1368
评论:9 | 内容得分: 6.8 评分次数:126 内容打分: 2 4 6 8 10

2 4 6 8 10
封面得分: 4.78 评分次数:61

『内容简介』:

  红尘错,错过多少花开花落,不能欣赏你的美,是我的罪过!
  他是与她订有婚约的少年诗垠,却在她最美丽的时候错过了她,从此承受着她一次一次从自己身边逃到别人怀抱。
  他是与她一夜之情的青剑舒词,却在她一刀刺入他胸膛的时候爱上了她,然终在恩怨情仇、朝野倾轧中越走越远。
  他是将她送到别人床上的浪子楚赋,却在生米煮成熟饭时迷恋上了她,于是不计手段要得到她,却每一次都是将她推到别人身边。
  “蛇蝎”一样的女子,不碰,是一种诱惑;碰了,是一种罪过!
  而如果注定不能相守,那么,请让我为墓,做你今生的归宿……



『花雨原创书库该作家作品:』


章节内容简介
楔子
第一章   桃花骨(诗念) 序言 太岁历三零七年九月一日,即别朔帝二年,太傅苏序等人发动...
第二章    楚赋眼中戏谑尽失,眼再度眯起,她分明在对他说,你敢玩试试! 皖青于一旁却...
第三章    十一月八日是坠梦楼开业百年庆典,这一天所有来坠梦楼的人酒菜歌舞均免费,而且...
第四章    楚府后院,四个小妾围坐在楚赋身边,四片绿叶,衬托着一朵桃花。“夫君,为何要...
第五章 VIP   尘瀛的天如寡妇的脸,阴沉沉,要哭却已哭干了泪的样子。 一辆马车一路向山里...
第六章 VIP   诗垠离去不久便有一匹黑马出现在他消失的地方,通体如墨,四蹄踏雪,雄赳赳,气...
第七章 VIP   “终于醒了!”可约眼皮稍动便听见千钧放下般的长叹。 “是你?”见是楚赋可...
第八章 VIP   可约见到徐江之时脸色暗沉了下来,徐江之父徐茂担心的问:“姑娘可知道他中的是...
第九章 VIP   雪覆盖了无人问津的野径,无舟可渡的渡口,一座残桥孤零零的立在水面上,落满了...
第十章 VIP   回到坠梦楼时已是三更开外,往日这时楼内虽然灯火通明姐妹们大多已睡下,今儿却...
第十一章 VIP   傍晚的阳光照得她有些慵慵懒懒的,侧倚在软榻之上倦倦的闭上眼。阳光渐斜,她感...
第十二章 VIP   随后几天楚赋没有出入坠梦楼了,舒词依然没有踪影,坠梦楼倒是来了三个陌生客人...
第十三章 VIP   半醒半梦之间有什么东西轻轻的划过脸庞,痒痒地,可约挠了挠,翻个身再睡,耳边...
第十四章 VIP   出书房时见诗垠还在外面等着,看了看天色她与诗舜聊了足有一个时辰,“已经很黑...
第十五章 VIP   冷行是在一条小溪里找到可约的,溪水浅碧,她躺在绿色的竹筏上,随着落花流水沿...
第十六章 VIP   他推开房间的门,一张花开富贵的屏风隔住里间,足有两米高,绣工十分精致,栩栩...
第十七章 VIP   早上舒词起来挑水,回来却没见可约身影,他出门时她已醒了啊!进屋却见她合衣躺...
第十八章 VIP   乱花残红,血稠泪浓,一个脚步优雅的踏过横陈的枝桠碎石,温柔的抱起昏厥的女子...
第十九章 VIP   楚赋找到可约时,她躺在破旧的屋檐上,敞开着衣领,一任风灌满脊梁! “来喝...
第二十章 VIP   舒词急恼的向前走,一驾豪华的马车停在路中央,难道又是来阻挡自己的?他这时反...

  2020年5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8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5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4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2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1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9楼]   【诗念】 【置顶】 2010.10.26
《桃花骨》,为《桃花骨蜂焦恰沸吹酶枨?等人演唱,喜欢的朋友可以去听听:http://fc.5sing.com/2568600.html
  
  
   词:归几寥(诗念另一个名字)
  
   唱:图图图图图图
  
   和声:墨刃、图6
  
   念白:
  
  
   诗垠-泠夜望
  
   舒词-泠夜望
  
   苏可约-图6
  
   楚赋-泠夜望
  
   (念白) 诗垠:可儿,一万年前,我用桃花镶成了你的骨……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 舞尽平生愿
  
  
   倾盏独酌在江畔
  
   此生碌碌几番
  
   梦里犹叹枕席寒
  
   诗词赋难
  
   凭尔醉后荒唐言 卧风听雨檐前
  
   君一顾盼与有荣焉
  
  
   (念白) 舒词:怎么样?我这个枕边人可还令你满意?
  
   苏可约:……清雅如荷,温润如珠,百看不厌,爱不释手。
  
   舒词:我对你,又何曾忍释手?惟愿此生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念唐诗 墨竹生山涧
  
   叹宋词 清莲开水边
  
   吟楚赋 桃花落江南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舞尽平生愿
  
  
   (念白)楚赋:苏儿,别怕!……如果这就是终结……那么,请让我为墓……做你今生的归宿……
  
  
   念唐诗 墨竹长山涧
  
   叹宋词 清莲开水边
  
   吟楚赋 桃花落江南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舞尽平生愿
  
  
   倾盏独酌在江畔
  
   此生碌碌几番
  
   梦里犹叹枕席寒
  
   诗词赋难
  
   凭尔醉后荒唐言 卧风听雨檐前
  
   君一顾盼与有荣焉
  
   (念白)苏可约:垠哥哥,一万年后,我将我的桃花镶入你逃逸红尘之外的,那根锁骨……
  
  
[8楼]   【梦驼凌】 【置顶】 【精华】 2010.10.20
《桃花骨》,诗垠
   乱坟岗,草七丈。风过平野掠野狼,白骨如霜鸦成行。无人祭死殇。
  
   诗垠初次出现就是在这个乱坟岗中,乱蓬蓬的杂草中斜立着一方石碑,石碑周围横七竖八放着七八个酒坛,旁边一个少年歪歪斜斜地趴在石碑上沉睡,显然已经醉得不轻,一身黑衣落落寡合,虽歪倒于长草之中却如此的肃清欣长。一根白带系住了些些黑发,仿佛这天地在他发端都流泻的是黑白分明。
  
   那样的情景,令我眼里不由得便是一酸,那样寒冷萧瑟的冬,单衣薄裳得少年歪倒在差点成为自己岳父的人的墓前,醉得一塌糊涂,却执著的等着心爱的女子——苏可约。
  
   她来了,目光却一直锁着别的男人,甚至没有发现他!他等她等得天地都黯然失色了啊,却换来她那么决绝的伤害。他关心她的伤口,她宁可撕破皮肉也不让他碰触。他为她削瘦,柞干血肉般的瘦,她却无视他的伤痛,甚至用言语毫不留情的伤害。
  
   那样骄傲自负的一个少年,被爱情折磨得甚至没有尊严!
  
   永远忘不了他狼一般的嚎叫,他一手掐着她的脖子,一手却将她抱得那样缠绵温柔,那神情,竟丝毫不见孤枭狠厉,只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悲切!
  
   他说“天地不容你我,那我们就一起死吧”。可是如此绝望,他还是不忍伤害她啊!不忍她陪自己一起死,从此埋没黄泉。又不忍独自死,从此再也看不到她笑脸如花。
  
   爱恨难明,生死不堪,只能在红尘里继续痴情。
  
   她说:诗垠,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爱到墓门已拱,爱到白骨成霜,爱到恨不得割肉去筋,在森森白骨之上刻下你的名字!——我爱绝了你!所以这辈子,要你为我而死!要你为我而死!
  
   他终于难再承受她的恨,如孩子般哭喊着:是不是我废了这只手你便不再恨我?竟那样一掌劈断自己的手臂!
  
   可是诗垠啊,你可知道,有些感情覆水难收,既便你为她连番自断手臂,她依然离去的头也不回!
  
   在最后,她终还是为了一副画,决定将你封脑,让你彻底忘记曾经的相依相偎。
  
   可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早就知道她用你做了交易,为什么还那样温柔相待?你独臂为她画眉,你缠绵回忆以往的欢乐,你请求他原谅你,你倾心为她斟酒,他却送你一杯迷魂药。
  
   你知道的,所以你摔了那杯酒,悲痛欲绝得问她为什么要骗你?她却只丢下一句:情如流水,逝去难归。
  
   真的是情如流水,逝去难归啊。你们终于回不到过去了。
  
   你凝视着她,似乎天地都在眼中荒忽了,莽莽浮尘,你眼中只有她,而她眼中,已容不下你!
  
   你引颈长嚎,双臂紧紧的搂住她的双肩,暗哑哽咽,像是以天地为琴,道路为弦,弹奏出的低沉绝望的嘶吼。那一声嘶吼后,便是永久的沉寂。
  
   如果这世间还有什么令我忘不了,那便是你的脖颈,她将金针刺入你脑时,你低垂的脖颈梗直着,清棱柔嫩,带着少年才有的妩媚,可这脖颈,此时却像一朵还来不及盛开的花,枯蔫的茎。
  
   可金针都刺下去了啊,你却为何还能记得最初的种种?
  
   你拉着她的手说:可儿,我知道,这一针下去,从此,我的脑中便再也没有你了。从此活过来的,再也不是我!没有你的记忆,那个人就不是我。——可是……可是啊,如果重生的那个人,……见到你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一万年前,我用桃花,镶成了你的骨……请你……请你不要再抛弃他……好吗?不要再抛弃他……
  
   她终于答应了你,你安心的沉睡,可既已沉睡却为何又睁开了眼?原来这世间,有些奢欲,那怕墓门已拱,就算要他从坟里探出半个身子来,也要抓住的。
  
   你声音缥如梦呓,在消散之前说着:
  
   ——可儿,可儿,此生,你红红的唇,便是我义无反顾,死去的地方。
  
  
《桃花骨》,看起来很有趣!!!!
《桃花骨》,原来有听过图6唱的歌,声音那叫一个,说不出来 的感觉 !反正 就是很好来着!
[5楼]   【梦驼凌】 【精华】 2010.10.20
《桃花骨》,舒词
   其实舒词第一次出现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令我眼前一亮的也是在乱坟岗上。
  
  他立于长草萧瑟的荒垅,一身青衫朴素,黑发玉簪凌然而立,身旁是一棵古槐,盘曲嶙峋的古杆更衬得他风骨清秀,形容俊雅,恰似春日檐头的古槐抽出的一枝枝嫩芽捧着点点嫩白幼花。
  
   我当时就想,“能将一身青衫穿出如此别致的斯文雅韵与沛然生机来”的人该是怎么样一个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只要一立便使这莽莽乱坟岗也染了一点生气?
  
   眼前不由得便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长草,黑槐,嫩叶,白花,以及黑槐下的青衣男子,他或站站坐,如果可能,时间最好在一场春雨后,白嫩嫩的槐花泅满了水,然后一瓣一瓣落在他的肩头,润湿他一袭青衫,槐香盈满袖。
  
   舒词身上充满矛盾。他是个文武全才。骨子里是个文人,为人端雅温和,谦虚有礼,人称“词君”。同时又浪迹江湖,竹剑清萧,被称“青剑舒词”。身为丞相公子,置身于姹紫嫣红、朱门广厦之中,心却游离于繁华喧闹之外,如浮云虚影,视勋名如糟粕、势利如尘埃。
  
   这样一位才情充沛、人格健全、绝世超然的“翩翩浊世公子”,怎不令人爱慕?可约爱上他也是必然吧,况在最初他们便有了一夜之情。
  
   才子佳人,千古美谈。舒词不是圣人,既便是圣人,那样独具风骨,美丽如画的女子在面前也会动心吧。
  
   可他知道她与诗垠的感情,他明知道她还深爱着诗垠,他不该做第三者,他是“词君”,君子应成人之美。可是,她一根锁住能锁住时间缝隙里的柔软,又怎么能不被她锁住心神?
  
   更何况,她还是那么理解他啊!乱坟岗上那对视的一眼,足以令士为知己者死。她为他一言而救他好友,不惜以自己的血来换他朋友的命,当血湿在他身上时,当看见她在自己身边吩咐后事时,那种震撼与感动。
  
   ——万星沉入目,一眼已相惜。
  
   所以知道她投水时他不顾一切的追随而去,明知道等待他的是抛弃与诋毁,他还是不顾众人阻止前去,他去并不是想阻止她嫁给诗垠,只是让她站在最公平的们置上选择,所以,在爱人的婚礼上,他仅此一问:你是嫁他,还是嫁我?
  
  
[4楼]   【夏兮】 【精华】 2010.08.25
《桃花骨》,看的偶的心扑通扑通滴激动撒!!!
  
  真的粉喜爱的文文,很吸引小兮看下去了
  
  不过亲要加油码字哦
  
  期待亲有更好的作品哦
  
  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偶的地方蹲坑哦!!
  
  扑到亲!!!!!
  
  内流满面滴说,亲粉是可爱
[3楼]   【梦驼凌】 【精华】 2010.08.18
《桃花骨》,吸引我眼光的是这个文的名字,我喜欢骨,小椴说过一句话:奴隶未必无骨,奴才必然无骨。这个社会无骨的人太多了,难得见一骨怎么不吸引人目光?
   《桃花骨》,其实除了最开始楚赋那一句“拾得桃花骨”,和后来诗垠金针封脑前唱得“一万年前,你用桃花镶成了我的骨……”之处看似与全文并没有多大联系,可仔细一看,“骨”字去贯穿全文。
  
   诗词歌赋,每个人,都自成一骨。
  
   “诗少”诗垠,——正骨。
  
   “词君”舒词,——清骨。
  
   “歌卿”可约,——枭骨。
  
   “赋郎”楚赋,——疏骨。
  诗垠宁可自伤也不愿伤害别人,他对可约一直有愧。在她最美丽的时候错过了她,从此承受着她一次一次从自己身边逃到别人怀抱。
   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谁都会犯错,可他的错却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要用一生去偿还。那样一个少年,就是得与失间痛苦挣扎,就一只黑夜里的狼,放肆着孤独。
  
   舒词舒词,这个名字真好听,就像一朵莲,清雅温润,谈吐舒徐,性格与名字真的很配。在如此盛夏,看到这个人物,似乎看见他缓步而入似乎是荡得一叶小舟从汴南缈缈的烟雨中随波而来,物我两忘,悠然闲适。
  
   心也跟着一清。
  
  
  苏可约的枭骨自必不说。她骄傲自许,宁折不屈,虽坠青楼,却卓然出尘,那峨眉之高慨把世间男儿都踩在脚下!
   她不是最美的女子,可那一份自许格调将世间最美的女子都比了下去。
  
   那一身枭骨,注定要以皮囊为柴,骨骼为薪,点燃一场人间烟火的华灿!
  
   楚赋是个出彩的人物,就像他那一身桃衣一样,可这样一个浪子也会陷入感情中呢。最开始见到可约时,他将她艳物,与她在门口一番较量,他将她当成猎物,我想以可约的骄傲宁可他将她当成猎物。
  
   他用她作棋子,却没想到将她送到别舒词的床上,生米煮成熟饭时却迷恋上了她,于是不计手段要得到她,却每一次都是将她推到别人身边。真是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可叹可叹!
  
  
  
  
《桃花骨》,有书吗?
[1楼]   【零度落寞】 【精华】 2010.08.12
《桃花骨》,首先恭喜你的桃花骨经过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完成并出版了,作为老同学前来祝贺一下。其次,我也可以把这本书看完了,心里很替你高兴。最后,话不多说,文章要紧。希望下一部作品更加精彩,相信你的实力。呵呵…
共有9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