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卷帘绣宫深
类别:言情 | 作者:未稚 | 人气:32142 | 系列:贝贝熊系列  |  系列号:259
评论:14 | 内容得分: 7.77 评分次数:238 内容打分: 2 4 6 8 10

2 4 6 8 10
封面得分: 5.69 评分次数:162

『内容简介』:

  若用两个字来形容他,
  她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昏君”。
  不学无术,不修边幅,不知廉耻,不理朝政……
  更重要的是——他不近女色,只宠男妾!
  那后宫三千,皆是如他般漂亮的玉面少年!
  而书卷浩瀚,藏经无数,
  他竟从来只挑禁书看!
  从前,她轻蔑地瞥他一眼,
  居高临下地道一声:孺子不可教也。
  可如今,相见不过是换了身份,
  为何看着这双极长极媚的眼睛,
  却已让她再也无法道出一声不屑
  原来……他,并不昏。



『花雨原创书库该作家作品:』


章节内容简介
楔子
第一章   卷帘绣宫深(未稚) 楔子 銮殿金镂,雕栏玉砌,宫闱隔着层层纱。繁复雕篆的窗棂...
第二章    夜凉如水,月华半醉,荫着池底的雾色留彩,明晃晃地照着来人轮廓分明的眉目。而...
第三章    皇帝今日,竟是束了冠的。 那一整日,脂砚的脑海里都会不时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第四章    待翌日晨醒时,整个后花苑都已铺满了粲然的阳光。黄绿色的琉璃瓦上犹滴着朝露,...
第五章 VIP   向晚的暮色早将秋心黏成了愁,如酥细雨还在缠绵地下着,溅起满地迭起的圈纹。三...
第六章 VIP   《颐安正史》有载:颐安年间,鸾姬太后曾破先例提拔女丞相水沁泠辅佐文治教化。...
第七章 VIP   “吱呀”一声,设在太后床板下的暗阁门开了,通的是地下凿的密径。外头的光线却...
第八章 VIP   光阴如锉,细磨无声。待池中的荷花都已经破开了淡妃红的苞儿时,已是两个月后。...
第九章 VIP   《颐安正史》有载:颐安七年,昭阑帝身患奇疾,心志不健,幸得高人赐药,愈。从...
第十章 VIP   若尝相思千般苦,肝肠断,伊人也甘为君消得容颜憔悴。却不知,此时的皇帝正在京...

  2019年8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5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4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2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9年1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2018年12月支付稿酬(版税)名单

《卷帘绣宫深》,偶是才进来不久的……偶不是故意的……偶不知道有位作者叫“未稚”……所以一开始偶就把它用来充当小说人物名了……后来经某好心人提醒才知道……重名了啊啊啊啊!
《卷帘绣宫深》,我知道怎么办了,讨饶了
《卷帘绣宫深》,原来是姬的师父……难怪……
  
  好吧,咱只是只小妖,小妖而已……
《卷帘绣宫深》,修大人......
《卷帘绣宫深》,电子书出来了,出版应该也快了吧……
[9楼]   【草乙】 【精华】 2010.03.09
《卷帘绣宫深》,草乙评《旧时堂前》: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题引:若问宫苑深深深几许?纵览千朝万代权位之争,头破血流化作汗青上片片桃花骨,敛了锋芒,留与后人看——宫廷之多变实难测之。看这世间沧桑纷纭变迁,朝代更迭日新月异,不知从前王谢堂皇富丽,换了人间可否续其佳话?
  
   故此文取名曰:旧时堂前。(嘻嘻,虽然某稚依照编辑大人的要求改了书名,不过某草还是对《旧时堂前》这个名字更有爱啦,所以也就打这个名字起评了~~)
  
  
  
   事实上,宫廷文我看得并不多,记住的篇章无非是关于朝廷阴谋或是后宫纠葛的,漫漫宫苑长廊杀机遍布,免不了让人提心吊胆。但凡倾国红颜皆成了权位之争的牺牲品,可悲亦可叹,这阑珊之景便如诗曰:“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是啊,九五之尊大多是宠姬无数,朝三暮四,又有几个皇帝能如福临一般为至爱遁入空门的?而细谈爱情的更是少之又少了。某草我啊,是个死心塌地的言情爱好者,最爱看男女主之间旖旎缠绵的互动戏,不大喜欢那种阴谋四起让周身血液凝固的感觉,所以对宫廷文并不怎么看好的。可以说,稚的这篇《旧时堂前》彻底颠覆我对宫廷文原有的套路看法。
  
   因为这篇宫廷文并不以争权夺利的阴谋为主线,却是以皇帝夙婴和“太后”脂砚的爱情为主。当然若有人说这篇文没有内涵和深度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篇文里的阴谋与算计同样令人折服。不信的话可以仔细品味官宴那场戏,女丞相水沁泠的机智果敢,以及后来左右大臣的真实面目——构思之精巧绝对会让你心服口服(呃,貌似某稚还没有更新到那里吧?那就恕某草不能透露啦。)
  
   确实,《旧时堂前》里关于朝廷阴谋的情节写得很不错,但我更青睐里面的爱情。说我庸也好俗也罢,但我确实是被里面的爱情打动的。
  
  
  
   喜欢夙婴,他是我至今为止第二个爱上的皇帝(哈哈,因为第一个就是《彩云国物语》里面的紫刘辉啦!另:PIA飞红秀丽不谈。。= =)其实若真论历史,能让我钦佩的无非是汉武帝唐太宗明成祖之类广有作为的明君。但夙婴不一样,因为他是——“昏君”。
  
   注意,这“昏君”头上是戴了双引号的。
  
   对呵,他是昏君!便如稚起初的描述:他不修边幅,不明事理,不管朝政。披头散发赤着脚,完全没有九五之尊的威严。瞧瞧他呀,看书只挑禁书看,教书先生天天换,而后宫三千,竟皆是玉面男宠!这样的皇帝,除了“昏君”,好像还真想不出更贴切的形容词了吧?
  
   但很奇怪,稚越是这样写,脂砚越是这样断定,反而越勾起了我读下去的兴趣。因为隐隐觉得有什么蹊跷在,这昏君——昏得这么明目张胆冠冕堂皇的,似乎,不简单呢?
  
   果然。第一章的用残花破阵之举便瞧见了他深藏不露的智慧。哈,早就说了,这样玲珑的可人儿怎么可能真是昏君嘛!不然就枉费了我的一番期待了。(毕竟某草还是更青睐有智慧的美男啦,倘若夙婴真是个庸人那可真对不住他那副好样貌了。)
  
  
  
   可惜啊可惜,脂砚——这聪明又自负的姑娘,却始终没有瞧出他的真面目。
  
   不过,更好。
  
   记得某稚在宿舍里跟我们探讨情节设定的时候,某萱就是第一个跳出来说:“皇帝被心爱的姑娘忽略了那么多年,当然也要欺耍一下对方才能赚回本钱咯!一眼就被识破还有什么戏好唱啊?”说的好!某草当时举双脚赞同呐!虽然较之男方,稚更钟情于以女方为主,比如漪池,比如砂砂,比如脂砚。(以及后来那篇现代文里的奂伊,都是花了浓墨重彩的,所以稚笔下的女主永远那么抢镜啦。)但这一次啊,我要偏心夙婴。因为我更爱夙婴。
  
   对啊,脂砚聪慧过人,垂帘听政笑看江山。是这样的风光从容。因而之前的她又怎么能体会出夙婴的苦?更气人的是,她明明对所有人都可以温声软语笑脸相迎,却唯独对他——她的厌恶,她的鄙夷,她蹙着眉峰的不耐烦,哪一次不是扎在夙婴心上的软刺呢?听听,她口口声声唤了五年的“皇儿”,竟连他的真实年纪都不知晓!?
  
  
  
   【“朕已经二十六了。”夙婴突兀地笑了起来,“告诉你,朕已经二十六了。”声音极轻极柔,但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诡异,像是将什么鲜明的红迹子硬生生地泼进了单调的水墨画里,便愈发显得凄艳骇人。“很不像,是不是?”他笑嘻嘻地问。】
  
   这段话看得尤其心酸,再一次将它细细回忆起来也是依旧,伸手似乎还能摸到眼角湿润的痕迹。夙婴,这样即使承受着莫大的悲哀却还要对着心爱的女子涎皮赖脸强颜欢笑的男子,这个舍不得伤害别人,甚至连恨里都浸透着浓情的男子啊……要我如何不对他动心?
  
   所以揪紧了心默默地看他在漫无边际的寂寞里独自舔舐着伤口,默默地看他对殊笑的惦念与愧疚,默默地看他对脂砚的眷恋与不舍,直至看到他万念俱灰想要轻生的那一瞬……
  
  
  
   在一颗心寒至谷底的刹那也可以笑着落下泪来,因为我终于等到了脂砚的挽留:
  
   【“夙婴——哈,其实你才是这世上最无情的人吧?你若这样走了,是不是也要让我一辈子记着你——然后每一次练功时都要走火入魔心脉俱损?你是不是要我陪你一起死了你才甘心!?你——咳咳——”】
  
   竟是用她自己的生命换来的云开见月明!亦是用她的真心换来了皇帝的千金一诺:朕答应你,今生——绝不会先你而去。
  
   看到这里,终于……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了……
  
   稚果真是个极擅于煽情的主儿,便如坟前的那柄红梅纸伞,诗意阑珊的句子,亦如夙婴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再一次与脂砚在雨中的相逢,脂砚心跳如鼓的三度回首……看得我真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满心桃花梨花杏花一起开啊~~
  
   如同《流云随水》中砂砂在纷扬的杏花雨中大笑着喊出的“后会有期”,稚娟秀的笔锋绘着那么多那么多诗情画意的场景,在脑海里萦绕不散。无疑,每次品稚的文都是一场华美的视觉盛宴。烟雨的氤氲,花袖的飘逸,清酒的香醇,织叠成最眩惑醉人的梦境。
  
  
  
   但——怎么料到稚的笔锋一转,竟又引出了那样一番真相!?
  
   很奇怪吧,这篇文里最让我心痛的不是夙婴在雨里歇斯底里的呐喊,不是脂砚满头乌发枯落,不是误会深结时夙婴来到脂砚窗前留下的那句:“如果你不希望我那么早就死的话,就——多爱惜自己一些吧。”……却是十几年前年幼的两人在皇宫中错过的那一段,真是每品一次每哭一次——
  
   【那一年,他十六,孤身于皇宫深苑,太子之位多人垂涎却无人垂怜,郁郁寡欢。
  
   那一年,她十三,娘亲去世,悲极心死,便固执地想要抛却凡尘情念,羽化而登仙。
  
   那一年,他在醉梦时守住了最无瑕的温暖,却不知给的人其实是她;那一年,她本专心于绝尘修炼,却被一个声音唤回了凡尘,竟也同样忘得彻底,那个人便是他……】
  
   错过,也是稚在这篇文里想要渗透的东西吧。因为这样的错过还不止一次!比如殊笑那段——孰曾料到,夙婴对殊笑的情意竟也是因为对脂砚的错过!?阴差阳错,真真是阴差阳错!而最最最……最让某草痛心疾首的是——稚你这后妈竟然到死都没让他们知道真相!
  
   那么,就让这段美丽的错过也随风烟逝吧,毕竟两人终是走到了一起。
  
   欲寄无从往,只身隔远方。此心飞作影,日日在君旁。
  
   最无瑕是当初的惦念。我也可以笑着盼到。旨愿他们天荒地老,千里共婵娟。
  
  
《卷帘绣宫深》,原来是夙婴出电子书了,得,俺把以前的长评都复制过来好了~~
《卷帘绣宫深》,特别的节日留给老姐特别的纪念,祈祷赶紧出书吧!(*^__^*) 嘻嘻……
《卷帘绣宫深》,吾望穿秋水,乃终于出电子书了~
  不过实体书还要等到嗲时光?~
《卷帘绣宫深》,咳,是的说……不过貌似《流云》要更早一点呢。。= =
共有14条评论 <<12>>第1页/共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