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作家索引-----> 花蝶小说作者
投票活动
给这位作者投票
电子书
点击购买此书
作品列表
 《爬墙公子 》
 《小白公子 》
 《流星花园精品集 》
 《黑天黑地浪子情 》
 《求婚冥王(夺情记系列》
 《你的爱,太残酷(头号》
 《赤焰郎君 》
 《狂徒交易 》
 《邪神娶妻 》
 《冷面情帝 》
 《下堂妻 》
 《我君为皇(头号敌人系》
 《摩登番王靓丫环 》
 《糊涂小魔星 》
 《红颜为君狂 》
人气作者
 左晴雯
 藤萍
 古灵
 乔克天使
 于佳
 典心
 黑颜
 绿痕
 四方宇
 楼雨晴
 凌淑芬
 机器猫
 黑洁明
 贾童
 叶迷
 千草
 郑媛
 吕希晨
 董妮
 芃羽
投票作家
 藤萍
 乔克天使
 于佳
 黑颜
 长晏
 古灵
 无宴
 代平
 千草
 丁小乔
 愁寂
 绿痕
 嘎哆
 咕噜
 典心
 左晴雯
 四方宇
 云梦
 叶迷
 芃羽
暂无照片
作者名: 连清
[作家简介]
笔名:连清
性别:女生
生日:七月二十六日
星座:狮子座
血型:o型
身高:163公分
体重:45公斤
最喜欢的颜色:紫色〔感觉挺神秘的,我最喜欢神秘的事物〕
最喜欢的天气:阴天〔愈阴愈好,但可别下雨哪,嘻......会不会很奇怪?〕
最喜欢的季节:春,冬〔我喜欢凉凉的感觉〕 
最想认识什幺样的朋友:有智能,心胸宽阔,个性和善的人
对爱情的想法:一定要互相尊重
处女作的出版日期:一九九四年九月
最快乐的事:目前〔指二千年的今日〕--出版的作品有读者会看
为何会想写小说:因为觉得写作是一件很〔特别〕的事,看到自己的作品有国际书码
可以摆在书局内贩卖,可以让读者翻阅,觉得很〔荣幸〕,只因这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幸运
最欣赏的爱情小说作家:席绢,唐瑄,于晴,沉亚
自认的代表作:目前〔指二千年的今日〕冷面情帝

 
对 这 位 作 者 的 评 论
[69楼] 【519789563】 [支持:44 反对:41 中立:43]
2010.09.30
非常支持..呵呵
[68楼] 【玢岩】 [支持:41 反对:43 中立:43]
2010.04.24
[67楼] 【zix】 [支持:52 反对:44 中立:40]
2009.06.14
“是很不错”,加油!
[66楼] 【zix】 [支持:43 反对:44 中立:43]
2009.06.14
我看过她写的几本书都和不喜欢,蛮不错的!
[65楼] 【雨^_^天使】 [支持:42 反对:53 中立:48]
2008.05.11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看了连清这么多书,我最有影像的就是<<结婚指令>>这本
[64楼] 【xialanlan】 [支持:47 反对:69 中立:47]
2007.09.25
我可是超级喜欢连清!!!
[63楼] 【●.莼菧鯛】 [支持:54 反对:51 中立:50]
2007.08.02
⿶鈈要等菿夨紶Lě 才會箽嘚紾桸 〾o箽嘚紾桸,才蓜擁峟⺌ ┈;咘.懂嘚紾憘.ァ9咘配ミ擁哊 !
[62楼] 【阙尚缬】 [支持:48 反对:44 中立:54]
2007.07.29
初看言情时挺喜欢的以为作家
[61楼] 【吕芳】 [支持:46 反对:51 中立:45]
2007.07.10
你的书超好看!看了以后还要在看几次才过隐!
[60楼] 【妙乖乖】 [支持:44 反对:45 中立:50]
2007.04.25
没看过她的书~ 能否有达人可以介绍推荐一下呢?
发表评论请先登陆会员,注册会员请按这里

*标  题:
*你的名字: 电子邮件:

验证码:  


请为作者加油,对作者及作品尽量提出有见解性的建议或看法!其他主题交流请到小说论坛,谢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下列条款: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可能的因您损害他人的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评论中部分或全部的内容;
· 您在本站发表的评论,本站有权在网站内及相关出版物转载或引用。


*
严重重复或超级无营养的评论将删除并每条扣5分,精华书评每条加10分。
*花雨书店提供积分购买,20元100分,50元600分。不想用行动支持花雨服务的会员可以用人民币啦。 购买进http://www.inbook.net/eshop2.asp?typeid=2
*请为作者加油,对作者及作品尽量提出有见解性的建议或看法!其他主题交流请到小说论坛,谢谢

此 作 者 相 关 资 料
[作品集]
摩登番王靓丫鬟
胡涂小魔星
红颜为君狂
黑天黑地浪子情
赤焰郎君
夜惑
爱情勾当
挑逗魔心
女人,请就擒
坏心女郎
追夫秘籍
结婚指令
独占天使
恶女方程式
冤家的诡计
狂徒交易
青皇的命定情人
邪神娶妻
冷面情帝
恶毒丈夫
魔鬼的女儿
你的爱,太残酷
下堂妻
恶神无情
我君为皇
沙王宠妓
恨嫁
逼婚战神
求婚冥王 
掠夺你的心
祇想一生跟你走
爱情信用卡
彩色响尾蛇
盗版爱情007
寻爱,穿梭一千年
水蓝色的吸引
冷夜,魅影
勾情游戏

[作品简介]
▲ 爱情勾当(枕畔迷情第一话) ▲
“五千万买我?”宋蔷打了个冷颤。
为了生存,她必须和神秘的不良老人订下交易规则:
在三个月内把一名叫“萨亦”的男人拐进礼堂,
然后在婚礼当天──狠狠地将他甩掉。
据闻这位萨亦是出了名的“女性杀手”,宋蔷真能钓上他吗?
即使骗走了他的心,让他名誉扫地,宋蔷又能“全身而退”吗?
当爱情与仇恨的火苗点燃,一场斗智的桃色勾当于是展开……
▲ 挑逗魔心(枕畔迷情第二话) ▲
魔岩──一位激狂、阴毒的叛军首领,为了复仇,
他发誓要夺回他所应得的王位,甚至不惜毁灭一切。
意菲;原是伊斯利王国的未来王妃,却无辜被卷入,还必须与这恶魔谈判。
但这天杀的男人,竟连国王的未婚妻也不放过,
魔岩又展露他邪恶的魔性,竟然光明正大赤身露体地开始挑她,
天啊!她无力去卸下他的武装,更不敢去爱他,
但一场更大的情海浩劫却向他们席卷而来……
▲ 女人,请就擒(枕畔迷情最终回) ▲
对女人,他向来不肯多花费心思;
但江蓠凡这倔丫头,让水寰破例。
她的固执令他心疼,
她的倔脾气令他心痛……
莫名地,他怕她冷着、又怕她饿着,
最后他竟还免费送她一个吻。
可瞧瞧!她正嫌恶地想抹去那属于他的味道。
不准!他就是不准这倔丫头逃避他的擒心行动……
▲ 坏心女郎 ▲
冷残的个性使他寡情,
言出必行的强悍手段令他六亲不认;他是亢袭天,
奉天苑的冷面修罗。对女人他缺乏柔情,
更不会用柔情去箝制他想爱的女人。司寇舞蝶出现在他生命中的这一刻,
他无力招架,却邪笑地掐住她的脖子……
她,俏丽活泼,宛若在山林间裸足的精灵,
无意探究冷沉的他,却意外地落入他的情爱枷锁中……
▲ 追夫秘籍(舞情系列之一) ▲
没钱、没势、没靠山。这样的落魄女人该配啥郎君才好呢?
根据她看罗曼史小说的经验,麻雀通常可以变成凤凰的,
只要按照追夫秘籍的方法钓金龟,保证男主角手到擒来。
好简单呵!是啊,好简单,可……为什幺?
这个风流大少一下子精明得吓人,一下子又傻得气死人;
不!剧情不该这幺演的,他应该主动向她求婚了呀!
她该飞上枝头当凤凰才是……才是?
▲ 结婚指令(舞情系列之二)▲
阴谋,这一定是阴谋!
想她叶萱萱本是个清纯可爱的大学生,
没想到,在她老爹的一道赐婚指令中她就变成了有夫之妇?
这象话吗?那个南宫寒傲到底有何居心?娶她就娶她嘛,
干幺还限制住她的行动,而且一不听话,他竟把她禁足了三天三夜……
讨厌啦!这口怨气说什幺她也不能吞下,否则岂不被瞧扁了?
唯今之计,便是整得他自动离婚,嘿嘿……
▲ 独占天使(舞情系列最终回) ▲
宣德!独孤占发誓要擒下这绝艳天使。他费力使出猎爱的手段,
只为满足私欲……是,残酷男子哪里会有真心对待?
她,外表平静娴淑,骨子里却有另一番风情;
曾经她为他付出所有,如今换来断发斩情丝。
“七天,七天之后我一定要带走你。”他撂下狠话。
他到底想怎样?难道她偿还得还不够?
明知自己是飞蛾扑火、明知自己傻,但……就是傻……
▲ 恶女方程式 ▲
好玩!冯惊艳她滑溜如狐狸,虽是大地主之女,
可她偏不顺应她老爹攀龙附凤、要她去勾引男人的卑劣手段;
借着八卦记者的身分,乘机卖弄色相、弄坏自己的名声……
原以为自己甩掉男人的工夫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没想到她却一股脑儿栽在慕容轻狂的手上,害她一颗心小鹿乱撞;
更可恶的是,他还死命地调侃她、挑衅她,卯起来死不放手。
这……不要啦!她好怕他哟!不爱他,行不行哪?
▲ 冤家的诡计 ▲
拜托!这男人是来搞笑的吗?不够正经、讲话又颠三倒四,下流得可以。
要不是她被派来保护他,吕时空才不愿分分秒秒待在他身边。
瞧他堂堂擎风集团少主,长得也一表人才,可怎老爱吃她豆腐?
连受伤擦药这种小事,他都轻佻得宛如大演煽情戏般;
好吧、好吧!就算她真的伤到了很尴尬的部位,可他也不该……
啥?风旋他可无辜了,明明他的情操高贵得吓人,这女人却骂他采花贼;
不如他就做做好事,将这不懂男性柔情滋味的女人,捆在身边……
▲ 狂徒交易 ▲
邀君宠?哈!这女人的名字摆明是要勾引他这花花公子嘛!
还有她那冷凝的模样,简直激起他向来狂傲嚣张的本性。
为了得到她,应有诺不惜把八千万的钜资借给她;
更为了擒得她的芳心,他替她挡了两枪,还涎着脸要她服侍他……
但邀君宠可不领这份情,瞧他三天两头老带不同的女人来向她示威;
而且他要她……不过只是想证明他的男性魅力、他的胜利罢了!
更气人的是,他竟厚脸皮地说爱她,可怎幺办?她不想爱上他呀!
▲ 青皇的命定情人 ▲
独孤漠──一个噬血、鸷猛、冷硬得有如帝王般气势的男人。
在一场女方主动的恋爱交换中,他却被她的荏弱给勾出了永不付出的情意;
可是,这怎幺可能?难道她早已摸透他外冷内热的性子,抑或是她不若他的想象──
娇柔、纯真,不过只是她的假象,而她骨子里却是见着一个男人就主动攀附的?
不!不!方婳绝不是豪放女,她只是思想浪漫、行为天真,想一尝亲密滋味的可人儿。
只是意外的,一见到他,她简直像只无尾熊,想巴粘着他、想伸过去抚摸他……
但错了吗?她只是莫名地信任他、想爱他,可他那迸射而来的凛寒,竟是如此残忍!
▲ 邪神娶妻 ▲
惨了!她到底惹上了什幺煞星?
瞧那男人坏坏的桃花眼直眯着她,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想她孟偷欢不过是想上邪神岛来偷宝物,顺便混个邪神之后来做做……
可怎幺办?那男人却老是将她的名字误会成她的目的;
妈咪哟!明明是他该死的色性大发,还一脚跨五大洲,竟硬栽赃她一脚踏两船的罪名。
哼哼!敢情这小丫头还没弄清他的身分?修罗劫鬼鬼一笑。
谁不知他邪神今生要定的女人,她便逃不掉;不过,陪她玩玩亦无妨。嘿……
▲ 冷面情帝 ▲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迷恋上这个男人,许是一种安全感吧!令她可以躲避黑夜的恐惧。
黑,是一种禁忌。但穿在段绝尘的身上却显得诡魅,而他鸷冷的眼眸,总令她慌乱窒息……
是的,杨作弄明白自己的身分卑微,那高高在上的段绝尘岂会多看她一眼?
但她已不可救药地陷溺了,即使用尽一切不择手段的方法,她定要待在他身旁,她发誓。
他如魔鬼般魅惑着众女人的芳心,却又冷冽得对任何人均不屑一顾;
直到这冷艳、刁钻的女人挟着段氏家族的至宝,前来威胁他……
呵!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吗?也罢,玩弄女人的情感,难道不是他冷面情帝的擅长吗?
▲ 摩登番王靓丫鬟 ▲
轰!轰!轰──
僻哩啪啦、乒乒乓乓……啦啦
一场诡谲的大雷将羽环炘带到宋金边界,
先与“广陵公主”结成欢喜冤家,
又和娇俏丫鬟“展初情”情同兄妹。
孰料一枚缺口的玉环,竟掀一段腥风血雨的恩仇……
女婢展初情为救公主,甘愿“代嫁番王”,
对象竟是……昔日的杀父仇人──完颜熙,够酷吧!
而这厢的霸气番王虽爱江山,却更爱美人,
冲冠一怒为红颜,气拔山河“情”盖世……
▲ 恶毒丈夫 ▲
童上羽原本是人家的未婚妻,而且她还严守三从四德的道理。
谁知那个叫段焰的男人却阴险得耍弄诡计强行娶了她。
还专制地命令她只能喜欢他……
什幺意思?她想奉行的,不过是烈女不侍二夫的道理罢了。
况且,他一心只是想霸占她的身子,根本就不稀罕爱情。
面对一个不爱她的丈夫,她唯一能自力救济的办法,
就是回头找她的未婚夫……
▲ 胡涂小魔星 ▲
“放开我!痛死人了!杀人啦!”
干瘦的小乞儿胡乱地叫嚷着。
柳随风又惊又怒。“作贼的居然喊捉贼?”
这个黑不溜丢的小偷有够“泼辣”!
拐、盗、朦、骗样样来。
怪就怪在小乞儿的一双晶亮眸子……还真会“勾”人。
害得柳随风“一不小心”就把他“拎”回去,
竟……竟养成一个细皮嫩肉的大闺女!
小魔星这下子大发威,
连“柳莹山庄”的少主也宣告投降……
▲ 魔鬼的女儿 ▲
一场无心的邂逅,她成了他的妻子。
身为魔鬼之女的范流星,她无情、无恨、无泪,只因她的心早就遗落了……
答应他的求婚交易,不过只是从地狱跳到另一个深渊罢了,但至少她只需面对他。
是那年吧!石鸣尊拾到了她丢弃的心,那沉重的不舍温暖了他天之骄子的冷鸷。
即使明知她对自己恁地无动于衷,但他不想放手,硬是不肯放开她。
或许自从失了心的魔鬼之女遇上冷了心的天之骄子,
他们才发现到彼此竟都用着最炽热的真心,在相恋着……
▲ 红颜为君狂 ▲
“不好啦!叛军首领白幽绝即将攻占大都──”
秦尔忽尔本是元帝御赐的平阳公主,
为救族人不惜铤而走险──
“我愿意委身奴婢,混入敌营。”
这条反间计原本万无一失,却棋差一着……
她万万没有想到白幽绝是位集
冷傲、自负、霸气、柔情为一身的汉儿郎。
她恨他,却更恨自己……不该爱上他。
情义无法两全时,她只得纵身一跃──
落英崖上人踪已杳,情丝却绵绵不绝。
她的千年余情,在来生又该以何种面目偿还?
▲ 黑天黑地浪子情 ▲
咦?现在不是流行“媚登峰”的塑身美容吗?
凌宣萝却打扮得ㄙㄨㄥˇ又够老,
头发还扎成了可笑的“阿婆包”。
偏偏这群帮派小子竟“找碴”到“阿婆”身上,
哼!只见她一个过肩摔,就将对方的屁股摔成六瓣。
蓦地,她却瞥见一只野性不驯的眼瞳,
他;寇放鹰一个奉天苑的神秘教父──
他将她的裙角撩高,“唰”地撕裂至大腿处……
“无赖──”凌宣萝又惊又怒。
天啊!难不成这位黑道酷哥是“变态”?
对“阿婆”也会有“性”趣……
“当焰火选定的对象,没有人逃得掉。”
狂狷男子如是说。
▲ 你的爱,太残酷(头号敌人系列之一) ▲
她太傻,傻得以为父亲会承认她这个私生女,并且给她一点亲情;
她太痴,痴得以为救了莫羽翼,假装爱上他,便是给他最大的惩罚;
但她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她只不过是将沉睡的豹子激怒罢了。
莫羽翼,帝门集团的幕后总裁,对敌人,他向来微笑以待,
殊不知那更是一种残忍的责罚,但面对她的偏执激狂、她的一切伪装,
他却无法微笑以对,只因那股痛是他曾经领受过的,呵!这死心眼的小女人……
教他同情,又教他恣怜;直到这一刻,他还能冷情地接受她的献身吗?
蔷薇情话系列237 赤焰郎君
展斜阳自幼冷酷,江湖人称“无心杀手”,自小背负血海深仇……
孰料大仇未报竟天外飞来一场桃花劫──
一位国色天香的娇娇女半路硬“赖”定他。
“我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任熏衣轻启朱唇,柔媚可人。
展斜阳目光阴狠,足以杀死一百头牛。
“我要嫁给你──”娇娇女语出惊人。
“你不怕我扭断你的脖子?”他冷冷地道。
任熏衣但笑不语,根本没有丝毫畏惧之意。
展斜阳只得再次威胁。“喂!我放火烧光了你家大宅。”
他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笨女人。
“妳不怕我……非礼你?”他简直快抓狂了。
“妾身正求之不得呢!我们即刻圆房吧!”
什幺?展斜阳快昏倒了,他终于了解──
女人,全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疯子。
当赤焰郎君遇上固执烈性的娇娇女,
一场场情逢敌手的连环计中计于是上场……
▲ 下堂妻(头号敌人系列之二) ▲
她千方百计嫁进洛家,只为──染指洛十殿,好取得她要的东西。
起初,她装得就像个小可怜般,对他百依百顺,还不时用很崇拜的眼神看他;
可,上官风情没料到洛十殿这幺难缠,在新婚那夜,即看出她的目的;
而且还默不作声地陪她演了一场活色生香的剧码,可恶!他分明是占她便宜。
好吧!反正她不玩了,不如先演一场一哭二闹三离婚的三流把戏,好让自己全身而退。
退?呵!在洛十殿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正面迎击对手、有仇必报,是他的家训。
更何况,她可是他可爱又滑头的小妻子呀!他绝对、肯定会好好疼惜她的……
▲ 恶神无情(头号敌人系列之三) ▲
聂赦魂,俊美无俦、冷静沉着,对女人从不动情,故称恶神!
但这女人简直像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竟死命地巴粘
着自己……阎锁心,性子宛如火焰般热力四射,掠夺更是她的爱好。
她和聂赦魂虽是敌对立场,但她却不由自主地
看上了他!首先,她彻底地放下矜持,全心全意地泄漏自家的秘密,
谁知这家伙竟不领情,还请她入他家的牢室,
搞什幺名堂?不管啦!至少接近了他,况且,独囚住他的狂热,她哪会如此快消褪……
▲ 我君为皇(头号敌人系列之四) ▲
海皇──像是帝王,又像是浪荡子,气势霸狠得令人不敢得罪他;
不过,他却肯花一千万买下楚菲,绝不是为了妆点他的身分,更非为了满足他的征服快感?!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她。况且楚菲是他的女佣,甚至他钦点一下,她就必须是他的侍寝女人!
可尝惯了自动送上门来的粉蝶儿,他根本不懂得如何表示出他对她的爱意,
只能一味地掠夺、强迫她,结果愈来愈弄巧成拙,还让楚菲觉得他买她,是为了想折磨她……
够了!她绝不会任他为所欲为的,而且她知道,他终究会放了她,
只要新鲜感不再、欢爱已过……谁知他们竟为了这一份谁也不肯先说出口的情愫,
一拖竟拖了两年……
▲ 沙王宠妓(头号敌人系列之五) ▲
卖肉?!有没有搞错!书小刁本以为自己是来钓金龟婿的,但没想到竟是来当沙王的宠妓!
虽然为了任务,她只得必须接受,可是以她这副平板身材,要她当宠妓,这实在太难看了。
况且以她的直觉,眼前这个霸道、脾气差、把女人踩在脚底下的大沙猪,根本不可能是她的丈夫。
更扯的是,他竟还大胆地要她服侍他入浴?哼!他是谁呀!
“沙王”──在中东地区,他是王,他是女人想飞奔扑过来的勇者;
但这妮子简直不识好歹,竟敢冒犯他,说他是受过感情创伤的脆弱男子,
说他是不敢承认真爱的自尊受损者。哈哈!她以为她可以在骂完他之后安全逃走吗?
想捋虎须,也得掂掂自己的斤两吧!
▲ 恨嫁《头号敌人系列完结篇》 ▲
关问浪凭什幺恨她?!那个誓言爱她三生三世却又无故消失的人,不正是他?!
她守着婚约痴痴地等了他六年,如今他终于出现了,却是带着满身的恨意与无情;
他的残忍相待让她的爱成了痴心妄想,手上的婚戒圈紧的不过是个谎言,该是她恨!
海恋,他爱极却也恨极的女人!胸口上的伤痕一再提醒着他,她是貌若天使心如蛇蝎!
她先用温柔的爱教他尝尽仿如置身天堂般的幸福,接着便将他扯入了万劫不复地狱;
他蛰伏了六年,为的就是要亲手揭去她的面具,带着她同坠地狱,一起相陪!
然而再见她时,想要她的欲望依旧炽烈,他竟深陷在爱恨的矛盾中无法自拔了……
▲ 夜惑(极度浪漫四部曲之三) ▲
乍见到她,符日帝对她兴起一股激狂的掠夺。
只因他坚持人性本恶,而这小妮子是支持人性本善得教人生厌。
呵!他决定像逗小猫儿似的逗逗她,并在她身上玩玩麻雀变凤凰的戏码……
祈未儿向来知道自己的平凡身分,只是这位天之骄子何需延请她进入他毫宅居住?
更恶劣的是,他眸中闪现的轻狎笑意,她常误会成是──爱?!
疯了、疯了!她怎会对这个专门欺负她的家伙牵挂呢?莫非她已爱上他……
 
▲ 逼婚战神(夺情记之一)▲
尝过爱人背叛的碎心滋味后,花苒苒看透爱情不过是个虚假的玩意儿,
绝不再赌上一回!她发誓要当个爱情叛徒,男人可以陪他玩上一段,
对他们不必认真,交心更无可能!可眼前这个男人以温柔织就成绵密情网,
以决心不计一切手段,以深情煽动炽热情火。对上他的有心招惹、欲擒故纵,
她的心防逐步被鲸吞蚕食殆尽,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
别以为他看不出这女人对他老是心不在焉、虚以委蛇,
当他只是玩场情欲征服的游戏,对她,他是势在必得!
他要诱引出她的心,享受一步步钓她上钩的快感,只要是他厉奔钦点的女人,
没有不对他动情交心的;即便她再顽强抵抗也一样……
 
▲ 求婚冥王(夺情记之二) ▲
在爱情的国度中,任谁都希望自己在对方的心目中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失去挚爱的冷无肃,原以为要抱憾终生;不料,酷似他过去情人的堂可可出现了──
曾与爱神错身而过的他,对于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岂有放她逃走的道理!
他威胁利诱、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地就为了圆一个梦、续一段缘,容不得她说不!
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算什幺,她堂可可向来要的是救济贫弱的世间大爱,
然而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竟让她招惹上一个地狱冥王般的男人,还起了贪爱的念头,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