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浣骨
    红尘错,错过多少花开花落,不能欣赏你的美,是我的罪过!

    他是与她订有婚约的学者诗垠,却在她最美丽的时候错过了她,从此承受着她一次一次从自己身边逃到别人怀抱。

    他是与她一夜之情的青剑舒词,却在她一刀刺入他胸膛的时候爱上了她,然终在恩怨情仇、朝野倾轧中越走越远。

    他是与她师承同门的帝王慕容别也,斩杀了她的父亲却救她于水火之中,将她当成朝堂倾轧中的一枚棋子,然江山与美人难兼得。

    他是将她送到兄弟床上的浪子楚赋,却在生米煮成熟饭时迷恋上了她,于是不计手段要得到她,却每一次都是将她推到别人身边。

    “蛇蝎”一般的女子,不碰,是一种诱惑。碰了,是一种罪过!
    而如果注定不能相守,那么,请让我为墓,做你今生的归宿……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作品评分
作品评分:78.9 评分次数:108
100
80
60
40
20
封面评分
封面评分:100 评分次数:1
100
80
60
40
20
本书最新消息
浣骨最新章节试阅
    第6章 (二)(更新于:2010-10-29 16:11:44)
    “你看过那雪魄了?”慕容别也到她宫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此,可约正对镜梳妆,理了理发髻,“看到了,是真的雪魄。”将他下一句要问的也一并回答了,“宏帷帝国的传国之玺,若能得到他,则天地灵气尽聚,你何愁不统一瀛寰?”
      被她反将一军,他一时无语,怒,“你是我的刀,我指哪里你便要杀到哪里,做兵器就要有做兵器的自觉!”
      可约手中木梳“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冷屑道:“你说的对,可当前你不觉得有一件事情更需要我这刀刃所向么?楚赋以此雪魄为注,暗中早已垄断了粮草寒衣,你要了这雪魄便是置彦都数万军士性命于不顾,你舍得下?”
      “你不是已经有了两全齐美的办法了吗?”似乎从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她。
      “答应楚赋,然后封我为军师,前往彦都破冰夷,我若往......
花雨作者:“诗念”隆重推荐以下作品
  • 暂无推荐作品
  • “浣骨”互动信息
    “浣骨”的书评
      《浣骨》,念唐诗 墨竹长山涧

        

        

        

         叹宋词 清莲开水边

        

        

        

         吟楚赋 桃花落江南

        

        

        

        

      《浣骨》,lkim ,p wh jneu e tdug,k wce rs db p su ,
      作者回复:我只破解出加油二字!多谢我会加油的。
      《浣骨》,黑夜给了我一双眼睛,

        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园林晴昼春谁主

        残忍是不断要提起那些已过的幸福。

        伤逝的感觉 。

        如果尘世不再会知道你的名字,

        向寂静的地球低语:我流动着。

        向闪亮的水说:我存在。

        .当小美人鱼将挽救生命的匕首投入海中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注定要化做泡沫的结局。这一刻,她下定了死亡的决心。但她不后悔,至少,她已经爱过了……

        

      作者回复:这个评论很适合《钓个美人鱼》那个故事。多谢写评。
      《浣骨》,玫瑰花安静的盛开,紫罗兰安静的谢了。也草安静的蔓延,一丝沉没与压抑,却有品味。我沉默,不再离去……

         凋谢是真实的 盛开只是一种过去

        .不到的星星,总是最亮的

        溜掉的小鱼,总是最美丽的

        错过的电影,总是最好看的

        失去的情人,总是最懂我的

        我是始终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作者回复:………………红尘错,错过多少花开花落,不能欣赏你的美,是我的罪过!
      《浣骨》,记忆零落的恨,像被刀子划过叻的鱼鳞,囿些还畱在身体仩,囿些是掉在叻水裏叻,讲水一搅,囿几片还会翻腾,闪烁,然而中间混着血丝

        

        我喜欢冬天,因为白昼短暂而黑夜漫长,这样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逃避

        

      作者回复:这是哪国的特殊文字?夹简夹繁的。
      《浣骨》,呜呼,有下篇!太好了,找时间看完,。
      作者回复:嗯,已经写完了,欢迎指正。顶楼的是为这个文写的歌,喜欢的话也可以听听啊。
      【精】 《浣骨》,呜呼,有下篇!太好了,找时间看完,。
      作者回复:呵呵,多谢怡歆还惦记着哈。嗯,这个故事去年七月份就写完了,之后我也很少来这个网站了。我在凤鸣轩新开了几个坑,不知没有没魅力吸引你过去啊!
      【精】 《浣骨》,为《桃花骨蜂焦恰沸吹酶枨?等人演唱,喜欢的朋友可以去听听:http://fc.5sing.com/2568600.html

        

         词:归几寥(诗念另一个名字)

        

         唱:图图图图图图

        

         和声:墨刃、图6

        

         念白:

        

         诗垠-泠夜望

        

         舒词-泠夜望

        

         苏可约-图6

        

         楚赋-泠夜望

        

        

        

         (念白) 诗垠:可儿,一万年前,我用桃花镶成了你的骨……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 舞尽平生愿

        

        

        

         倾盏独酌在江畔

        

         此生碌碌几番

        

         梦里犹叹枕席寒

        

         诗词赋难

        

         凭尔醉后荒唐言 卧风听雨檐前

        

         君一顾盼与有荣焉

        

        

        

         (念白) 舒词:怎么样?我这个枕边人可还令你满意?

        

         苏可约:……清雅如荷,温润如珠,百看不厌,爱不释手。

        

         舒词:我对你,又何曾忍释手?惟愿此生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念唐诗 墨竹生山涧

        

         叹宋词 清莲开水边

        

         吟楚赋 桃花落江南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舞尽平生愿

        

        

        

         (念白)楚赋:苏儿,别怕!……如果这就是终结……那么,请让我为墓……做你今生的归宿……

        

        

        

         念唐诗 墨竹长山涧

        

         叹宋词 清莲开水边

        

         吟楚赋 桃花落江南

        

        

        

         桃花结子年复年

        

         艳骨又镶几遍

        

         红尘紫陌这千般

        

         一万年前

        

         削骨成笛有谁见 曲高和寡难言

        

         一竿蒿舞尽平生愿

        

        

        

         倾盏独酌在江畔

        

         此生碌碌几番

        

         梦里犹叹枕席寒

        

         诗词赋难

        

         凭尔醉后荒唐言 卧风听雨檐前

        

         君一顾盼与有荣焉

        

        

        

         (念白)苏可约:垠哥哥,一万年后,我将我的桃花镶入你逃逸红尘之外的,那根锁骨……

        

        

      《浣骨》,加油,支持你
      作者回复:多谢。
      【精】 《浣骨》,舒词

        其实舒词第一次出现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令我眼前一亮的也是在乱坟岗上,他立于长草萧瑟的荒垅,一身青衫朴素,黑发玉簪凌然而立,身旁是一棵古槐,盘曲嶙峋的古杆更衬得他风骨清秀,形容俊雅,恰似春日檐头的古槐抽出的一枝枝嫩芽捧着点点嫩白幼花。

        我当时就想,“能将一身青衫穿出如此别致的斯文雅韵与沛然生机来”的人该是怎么样一个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只要一立便使这莽莽乱坟岗也染了一点生气?

        眼前不由得便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长草,黑槐,嫩叶,白花,以及黑槐下的青衣男子,他或站站坐,如果可能,时间最好在一场春雨后,白嫩嫩的槐花泅满了水,然后一瓣一瓣落在他的肩头,润湿他一袭青衫,槐香盈满袖。

        舒词身上充满矛盾。他是个文武全才。骨子里是个文人,为人端雅温和,谦虚有礼,人称“词君”。同时又浪迹江湖,竹剑清萧,被称“青剑舒词”。身为丞相公子,置身于姹紫嫣红、朱门广厦之中,心却游离于繁华喧闹之外,如浮云虚影,视勋名如糟粕、势利如尘埃。

        这样一位才情充沛、人格健全、绝世超然的“翩翩浊世公子”,怎不令人爱慕?可约爱上他也是必然吧,况在最初他们便有了一夜之情。

        才子佳人,千古美谈。舒词不是圣人,既便是圣人,那样独具风骨,美丽如画的女子在面前也会动心吧。

        可他知道她与诗垠的感情,他明知道她还深爱着诗垠,他不该做第三者,他是“词君”,君子应成人之美。可是,她一根锁住能锁住时间缝隙里的柔软,又怎么能不被她锁住心神?

        更何况,她还是那么理解他啊!乱坟岗上那对视的一眼,足以令士为知己者死。她为他一言而救他好友,不惜以自己的血来换他朋友的命,当血湿在他身上时,当看见她在自己身边吩咐后事时,那种震撼与感动。

        ——万星沉入目,一眼已相惜。

        所以知道她投水时他不顾一切的追随而去,明知道等待他的是抛弃与诋毁,他还是不顾众人阻止前去,他去并不是想阻止她嫁给诗垠,只是让她站在最公平的们置上选择,所以,在爱人的婚礼上,他仅此一问:你是嫁他,还是嫁我?

        

        

    本作品共 13 条书评.
    本作品粉团排行榜
    推荐作品

    关注花雨官方微信
    请扫二维码或搜索
     “花季文化”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