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往事1943:草头露

    故事从一枚无知混沌的美人遇到一只英俊断袖的猥琐青年开始……

    (富贵荣华草头露——私以为民国这个时代,荣华富贵来得快,去得也快,如同草尖之露,只有一个昼夜的时候。
    故而起用草头露为书名,是文艺风了点儿……)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作品评分
作品评分:87.1 评分次数:205
100
80
60
40
20
封面评分
封面评分:80 评分次数:3
100
80
60
40
20
本书最新消息
往事1943:草头露最新章节试阅
    番外:达令达令(更新于:2010-3-19 22:00:50)

      有一天晚上,杨森将荣宝拎起来好生“打”了顿,他心满意足之下,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四柱大床上,嘴角噙着一丝笑,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荣宝汗湿的头发,男人突然心血来潮地问道:“荣宝,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排第一的?”
      荣香光着身子在宽敞的床铺上滚来滚去,这时闻言,她捂着光屁股气咻咻地赠了杨先生一个白眼,娇气兮兮地扁扁嘴:“才不是!哥哥才是第一!”
      她那面颊上升起两团红晕,看着非常可口,杨森忍不住凑过去,张嘴狠狠咬了她面颊一口,咬了一口又一口,男人是恶狠狠地拧起秀丽的眉毛,可是他的眼睛里却流露出灿烂晶光:“敢说我不是第一?荣宝,我就咬你!”
      夜风太温柔,灯光太明亮,他眼里的笑意看得太清楚,荣香抖然间壮大胆子,手脚并用地跳到杨先生的身上......
花雨作者:“眉见”隆重推荐以下作品
  • 暂无推荐作品
  • “往事1943:草头露”互动信息
    “往事1943:草头露”的书评
      《往事1943:草头露》,阿眉这篇写的真有味道哇……
      【精】 《往事1943:草头露》, 话说这评本来是给阿眉新文《富贵花》的,但写完发觉大部分在唠叨《草头露》,所以还是发到这里来。

         正文之前先怨念两点,一是这篇文是BL,还是一篇口味较重的BL,我以前是从来不沾BL的人呐,阿眉还我清白……然后怨念一下阿眉所谓写文的感觉,这传说中的感觉还真是玄妙的东西,感觉来了阿眉一天几千半月就能写一篇高质量的文,感觉不来半年也没办法逼出一个字,无语凝噎,无语凝噎。

         《富贵花》是《草头露》的姐妹篇,以《草头露》酱油党之一江怡声为主角,阿眉当时写这个人物出场时就想要以这个人物为主角写一篇文,虽然我左看右看也没觉得此子有何不同之处,但阿眉思维向来不同寻常,也没说什么,没想到阿眉半年后真开了一个叫《江怡声》的坑,最初也定位为BL,奈何这坑坑品太差,不到一万字就挂了,而后阿眉某天突然收到《草头露》的套评,顿时激动了,热血了,灵感爆棚了,拿起笔刷刷写下富贵花,并将之改成BG,后来证明有些东西如果天生是弯的那是怎么掰也掰不直,《富贵花》写到七万阿眉表示BG写不动了,没办法,又另起炉灶,重新设定男主角,将那位酱油女主的戏份删去,结合之前所写的部分,这篇文终究还是变成了BL。目前《富贵花》已完成两部分,还有最后一部分,虽然生产过程小有波折,不过总的说来也比上次那篇《草头露》要顺利很多,接下来零零碎碎说一说阿眉,说一说《草头露》,说一说《富贵花》。

         对于阿眉,我想说这实在是个很奇特的作者,《草头露》之前我是将她列在“写得不错”这一列作者里的,写得不错,但少了惊艳的感觉。当时我看她的作品,《弥生》《不要不要离开我》,两篇都是优秀的作品,阿眉文风独特,文字功底好,会讲故事,看的时候能让你投入其中,但看完又给人这仅仅是个故事的感觉,总欠缺了点什么,当时对阿眉的评价是,风格独特、功底很好、但缺乏自己东西的作者。这些其实算不得好的评价,却又觉得她不该就写到这个地步,于是年初的时候曾写过这样一段。

         “她的文,笑,也算是很奇怪了,好像是跟这个世界互相平行的存在,无论阿眉怎么写,怎样转换时空转换情节人物,都是完完全全的眉见风格,我想怎么会有作者能够模仿得这么彻底?开始还说这样不好没有自己的风格依附亦舒,但现在看无论如何都是这样时,我想,其实这也就是眉见自己的风格了,不可分割融为一体。只是她写文只为感觉,功利心不强,文的质量一般很稳,但数量太稀缺。不过看她几篇文,故事的跳跃性都满大的,我想这样的作者充满了可能性,无人可以预测她下一个故事怎样写,说不定哪天就爆发了。”

         之后阿眉开始写《草头露》,阿眉开坑的时候我不知道,等看到的时候已经坑了一个月了,这还是认识阿眉之后阿眉第一次写文哪,于是二话不说上鞭子去了,之后的模式就变成阿眉每天写一段,再发给我看。以前那篇评里就说到,《草头露》前面很长一段篇幅我都是无语凝噎的状态,因为我不知道阿眉到底在写什么,没有一个可以期待的人物,没有一段看得见的感情,阿眉写得也是散散漫漫,甚至写到4万5了都没一个明显的主线,某天实在受不了了拎过来就是一顿猛拍,阿眉当时写得纠结,我看得也纠结。接下来就灵异了,某次跟阿眉聊天,她说总算知道自己前面那样写是为了什么,她想表达一种感觉,“我要表达一种侧面的,一种悲欢离合”“别人的良善或凶狠,儿女情长杀戮生死种种种种(在荣香面前)不一而足”,这之后阿眉灵感爆棚,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当阿眉有感觉写文时,速度质量神马的都是浮云,那个语言那个感觉,精妙绝伦,我想说这才叫灵气,这才叫天分,看完之后,那些人物跟文字跟感觉,是可以回味的,好久都没有看到一篇文可以给我一种原始的震撼,这种震撼不是来自于塑造了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或者写了一段多么揪心的感情,而是来自于文字,来自于感觉……总之总之,这是篇灵异的文,我本来以为就要死了,没想到突然活了过来还大放异彩来戳瞎我的双眼……

         《草头露》算得上是阿眉写文的一个分水岭吧,跟阿眉之前的文相比有了很大不同,比如说行文风格。阿眉之前的文风是亦舒安妮式的文艺范,总体是矜持漂亮的,《草头》突然就奔放起来,文字依然干净简洁,但字里行间的感觉却是放肆的,前面几章阿眉的文字一直很放得开,连带对人物的塑造也是,就是一副直白摊在你面前的样子,一点遐想余地也无,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这么纠结了,你说要真写得不好也算了,阿眉写出来的东西是没得说的,绝对有质量保证,但那都是些什么啊,荣香、金世遗、杨森,有哪一个人物是可以期待的?主角的不给力导致我甚至觉得金世遗父子间的互动倒是满可爱的——这至少是可以看的一个点不是,噢,扯远了,继续文字。我觉得驾驭文字是需要天赋的,阿眉是我见过的少有的文字天赋惊人的作者,阿眉的文字简单直白,却是称得上精炼,在讲故事的时候能轻易让人进入阅读,该爆发的地方又可令人拍手赞叹。

         看《富贵花》的时候就一直夸阿眉的文字感很好,阿眉问我神马意思,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她独特的文字气场吧,阿眉写文是很故我的,她的文字带着自己的强烈烙印,别人动不了一个字,这样的文字感在写某种感情感觉时所爆发的能量是很惊人的。《草头》之前的文,阿眉讲故事就是讲故事,撇开故事,其他实在的东西其实很少,缺少打动人心的东西,会有空洞感,《草头》之后,阿眉的文字感才是阿眉的利器,她可以随心所欲的表达她想表达的东西,她甚至不需要明白写出来,用波澜不惊的语言来写某个人物,某个情节某个感觉,毫不费力,就有一字千金的作用,想说这就是天分了吧。写到这里不免叹息,阿眉写文真是很好很好,可是有些东西注定小众,我也曾想怎么样才能让阿眉的文让更多人看到,阿眉自己倒是坦然得很,说写文先是娱己再是娱人。

         然后再啰嗦一下《草头露》的情节人物,《草头》是阿眉初次将写文的笔法由收转放,连带情节人物也变得不可测起来,大部分的小说,你看前面大概都能推到后续的发展怎样,看阿眉的文不会,你根本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小说该遵循的一些潜规则到这里完全失灵,甚至阿眉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说写文基本不列提纲,因为列了也没用,手指放在键盘上会自动往下走,和打好的底稿完全背道而驰——咳。再说人物,阿眉的文严格说仍属于言情范畴,《草头露》跟《富贵花》都没有可称之为主角的主角,因为阿眉不造神,就写人物,暴躁的杨森、痴傻的荣宝、纨绔子弟金世遗、无脑千金金世媛、愚忠的冯则玉,《富贵花》中,骄横的江文殊、娇气的杜仁希、鲁莽的周慈、有奶便是娘的李少闻、痴心一片的温七,阿眉从来不会刻意在这些人物身上加很多光环,她觉得是怎么样便写成什么样,所以那些触动人心是实实在在的。

         我本来是要说《富贵花》这篇文,结果东拉西扯这么些有的没的,回到正题。这篇文一开始就很稳,比《草头露》要从容许多,阿眉在慢慢沉淀风格,其实按《江怡声》那部分的设定我本来很看好的,对怡声也颇为心折,可惜那颗糖的威力没能持续太久,五章之后明显看出阿眉感觉不对了,于是阿眉另起炉灶写周慈,周慈这部分呢,只要阿眉写,质量一般都没问题,可是我心心念念的是怡声哪,总觉得这个人物该是有很多可写的地方的。这篇文还有一部分,阿眉要不你再爆一次吧……咳咳。

         原谅我,《富贵花》我没写多少,《草头露》倒是罗嗦了蛮多,先写到这里,等阿眉的下文。

      《往事1943:草头露》,╭(╯3╰)╮阿眉 我来得瑟一圈 为毛吾在哪有个号嫩们人尽皆知……
      作者回复:哈,扑倒阿锦。。。
      【精】 《往事1943:草头露》,眼看哗啦啦的VIP章节

        息安坐如泰山

        某人已承了给我

        我等着实体书啊

        想想真是赚了,两本诶~\(≧▽≦)/~啦啦啦

      【精】 《往事1943:草头露》,惊艳地发现了阿眉的文,可惜偶不能时常上网,来一次也看不完,只能慢慢一点一点看了..撒泪
      《往事1943:草头露》,民国啊民国,这是偶最不敢碰的题材,先看了前二章,很民国的感觉,好看。先占坑投票,歇歇再看:)这个参赛了没?
      【精】 《往事1943:草头露》,——---献给飘忽不定粗俗又大雅的眉

         前几天晓平坑的时候很是兴奋,我却有点不在状态,无法互动起来,答应要补个贴给她,主要是我想再通读一篇

        

        全文,这样的文被分割成段追来读会淡化不少的味道,连里面凝重的哀也会被分散的淡了许多。

        

         今天终于得空,心静下来写点东西。这文属于民国,善良不自知的女主,里面有BL爱好者,天啊,如果这不是眉

        

        的文,我铁定不会去看。但这是眉的文,对她文字的信从,我扎了进来。私以为和眉是很相近的人,同样喜欢古

        

        龙,都说喜欢古龙的人喜欢剑走偏锋。我自己是,我相信眉也是。这文很是奇怪,全文里没我喜欢的人,却不能不

        

        追着看完,主要是眉的文字比较粘人,文风飘忽,没有刻意去批判或者阐述,就那么一个人,恶人。不掩饰直白的

        

        表露出来。每个人物都刻画很生动,这要归功于眉的文字拿捏的精准,没有过多花枪,一个字一句话直接命中主

        

        题,细细回味表达的东西却是表达的东西却是如此之多。如果说这文的缺点,那就是前面朋友说的,太散了,情节

        

        单薄。就象看戏似的,谁是主角啊,怎么迟迟不上场,锣敲三遍不见男主角登场,女主角?一个痴呆?男主呢。这

        

        个配角不错,先当主角吧,台下呼声渐高。好不容易观众,慢慢看出高潮了,渐入佳境了。嘣的一声,戏结束了。

        

         我总是习惯向文要结果,看文的时候我想,那个杨公子喜欢上了荣宝会不会改变?他们以后会怎么办?

        

        荣宝难道要一直这样傻下去,万一他哥哥死的比她早呢,她以后怎么办?

        

        以后?没有以后,如果,没有如果。

        

        到此我才想明白了,这文里我始终看着别扭的一点是什么?不是金公子的特殊爱好,不是杨公子冷酷嗜血,不是荣

        

        宝的痴傻。而是这文不会给我结果,从来处来,往去处去。这文更象是一个电影片段。浮光掠影的繁华过后,终归

        

        寂寥。你爱看也罢,不喜也罢。他只是发生且呈现出来而已,粗俗又高雅着。

        

        

      【精】 《往事1943:草头露》,

        首先声明,卷息所能接触到的小说部分就是阿眉业已公开的部分,这个评论真是一点便宜也没占着,纯是只针对现在连载的部分,见解难免要狭隘。要想知道点下后面剧情的,请看其他那些精华评论。

        之所以有此评,是当初准备了些话以回复阿眉的。到后来没机会说说。干脆整整写成一篇。

        

        之前看大家评得热闹,评得深情,都是一股脑地栽了进去,爱的前赴后继。我却像个清冷冷的没事人,越看越冷静。惹得自己不好意思开口。绝非阿眉写得不好。阿眉的才华在《草》里表现得酣畅淋漓,看似无华的开头就让人吸引了去。虽是民国背景,却不是我们更熟悉的闺秀商道,不是我们习惯的感天动地。搁在这小言里,绝对另类,倒像是主流文学层里的了。

        阿眉说她自个儿在第九章前一直无感,之后才突然爆发出来。这对于同有写作经验的小息深以为奇,无感之作,阿眉还敢毅然开坑,还能全心投入,扬扬洒洒地写了开头的五万多字,再这样催逼催逼着终于爱起来。不过短短的时日,就顺利平坑,实在自叹弗如。窃以为花雨除了阿眉,再无可能。只是可怜那真正爆发出来的地短期内事无缘见着了。是以,注定我现在已然对此文爱不起来。

        纵观目前的大半部分,阿眉都写得跳脱,视角场景,频频切换。破折号铺天盖地,被阿眉当成魔术棒般得使。(我估计这是看了这么多年小说破折号出现比例最高的一篇小说)

        就像小谭说的,阿眉这篇边写边贴,写得随性,忽而文言些忽而现代些,带着点天马行空,却又不会脱离轨迹,一气呵成,文风游走自如。

        我以前就疑心阿眉有着怎样的阅历与视界来,能写出这些既鲜活又别致的人来,三言两语眉骨分明,偏偏一根草上连着一串蚱蜢,各个蹦得一样高。文行至一半你可能看的还不是主角!这未来的荣哥哥说不定比虚竹还虚竹了去。

        是以眼前下这行至一半的人、事,分明亲近不起来,隔着山,遥遥的,冷冷的,分明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儿,张牙舞爪,灵魂晦暗。阿眉将他们一并拎起,拗来扭去,一个个角色各自有了各自奇特的形状,荣宝的纯真痴傻、金世遗的任性扭曲,杨森的冷酷变态,却终究着了痕迹。

        阿眉的长文一贯像环,大环套小环,小环里头还有小环,环外头扣着环,阿眉像是魔术师,一个个将环摆出来,又一个个地解了开去。《草》却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反倒更像是羊肠小道,曲径幽深,曲曲折折,不知通向何处。总期盼着什么时候能豁然开朗起来,而不是一直狭了去。

        不过阿眉毕竟是阿眉,小脑袋瓜里藏着什么,也只有她自个儿才知道。可能到最后一股脑地哗啦啦全倒出来,高潮冲突全挤在一块,应接不暇,临到最后只留下一声长叹。

        

        最后给个建议迟来的建议(知道你已经丢过去全文了)

        我以为,真正出色的番外,是正文的延展、补充、提升,置在文尾,圆上全文,又意犹未尽,而不该出现在正文的中间部分作为补充。常见了那些网络小说里的玛丽苏文,写着写着,没了章法,就在中间插了一篇番外。

        因为边写边载的关系,《草》现在也有类似的情况。

        我们这样顺着观看,对杨森、对金世遗的印象有一块重要的部分,是来自于中间的番外。对故事发展本身没有太大影响。只是待到出版时,这些番外全部都丢到后头作为补充?还是就如同现在的格局在书本里插在中间?

        阿眉是不是办法将其中的一些桥段融在正文里写。

        窃以为依你的能力,绝不会办不到,只不过以你那举世皆知的懒劲,是不想再去乾坤大挪移……

        

        

        

        

        

        

        

      《往事1943:草头露》,过稿袅~~~撒花
      【精】 《往事1943:草头露》,我爱杨森。

         泪流满脸,我爱杨森啊!

         某人一脸严肃的跟我说,小杨是配角啊,男猪脚是荣宝的哥哥。

         掀桌!

         我爱杨森!!!

         我爱他。T T 无比深切,无比深切的爱!

         某人很不了解,为毛大家都冲着小杨奔了……

         可是,怎么才能,怎么才能让我不爱上他呢?

         诚然,他的确是非主流意义上的好男人,他没有那么善良,没有那么温柔,甚至他的心里都没有什么国家大义的概念。

        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甚至能看清楚他的骨骼经脉血液流动的男人,他九岁从军,半生绒马。他有坏的脾气,有火爆的性格,他草菅人命,他满手鲜血,他遇事只想到自己。他太自私。

        这样的一个男人,按理,我们是要唾弃的,我们是该唾弃的。可是,换为思考一下,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他身上背负着的沉重历史,那些矛盾着的行为下闪耀的是两个大字:人性。

        假如是你,假如是你在那样硝烟弥漫的世界,你能做什么?你会怎么做?

        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去讨厌他。

        况且。

        况且他还是那么标致的一个美人。

        他长得犹如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这么一个美人气势却雷霆万钧。

        这么一个气势雷霆万钧的美人独独倾心于一个纯真又如孩童的女人。

        他把埋葬在心里最深处的所有温柔和童真都给了这个女人。

        他以为不爱,他以为不会爱,他以为不那么爱,可是到了最后他本能的挺身过去挡住十三颗子弹。

        本能——这是多么动人心魄的字眼。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足足十三颗。

        他很笃定的说,“性命要紧,一个师长算什么,我什么都可以丢,但我不会丢下你。”

        泪流满脸,谁都没有想到的,他会永远留在一九四三。

        临死的时候,他朝着荣宝微笑,嘴唇蠕动了一下,是要说话吧,说什么呢?

        最适合的也不过就一个字:CAO

        CAO, 怎么会就死在这里!!!

        CAO, 怎么会就死于情杀!!!

        好狠的心,安排下这样的结局的女人好狠心。

        泪流,我爱杨森啊。

        他用生命去守护了最后一点真。

        在这个乱世中,唯一的纯白。

        我爱他。

        无比的,无比的!

        

    本作品共 43 条书评.
    本作品粉团排行榜
    推荐作品

    关注花雨官方微信
    请扫二维码或搜索
     “花季文化”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