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
    不被认同的东西,不被接受的人,
    她想不管再过多少年,也许依旧是那么不讨好的性子,
    他想不管再过多少年,应该还会是那么没所谓的下去,
    漫漫千年,无数长夜,
    是不是还能够等到一个人出现,
    找到一个答案,
    发现一个执念?

    浅欢行得风日好,人间寒食藏尽烟。
    水已清,华已极,
    上人视日授微言,心静如斯即诸佛。

    【六和祭】系列——
    《云门乐祭》悦艺,无商
    《逐水御祭》临鸢,宜则(- -|||,隐溪)
    《襄尺射祭》瑢华,夙篱
    《盈均数祭》晏闲,祀天
    《意书祭》明湫,祈奉
    【六和祭】番外系列【璇覆三师】——
    《暑蝉西楼思》(璇覆三师之药师篇)长流,西楼
    《趁取花朝醉》(璇覆三师之偶师篇)湄潭,商秀

    PS:此文过稿,六和的文~还有2个……吾在倒计时……表理吾……
    PS:连载已上限,等出版后继续更新^_^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作品评分
作品评分:95.9 评分次数:1381
100
80
60
40
20
封面评分
封面评分:80 评分次数:11
100
80
60
40
20
本书最新消息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最新章节试阅
    第七章 死结(2)(更新于:2009-5-29 8:33:38)

       如果晏闲知道回来时看见的是这般景象,他或者宁可不再回这村庄。
      
       火,照红了半边天。
      
       祀天是被绑在村中的祭场中的,头低垂着,长发在夜风里幽幽拂动,像个被提着线的娃娃,动不了。
      
       滴答,有流动的声响在空气中绽放。
      
       是,血。
      
       血,一直沿着她的指尖滴落下来。
      
       手腕上,是刚被割开的细小伤痕,一道接一道,触目惊心。
      
       她,没有动静,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只是那一瞬,他已经忘记要走向前。
      
       血还在滴落,地上有着祭祀用的器皿,正接着每一滴血,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夜里,隔着大火,竟然分毫不差的落在他心上,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
      
       那些人……在做......
花雨作者:“无宴”隆重推荐以下作品
  • 暂无推荐作品
  •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互动信息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的书评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嘿嘿,终于看见乃更新了~!!!!!!字数,看看你的字数,和我的....

        不过内容..咱们还是不比了.哈哈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无,昨天来,今天来,嫩都灭有更文。。。

        

         嫩哪里去修炼去了?带上偶吧,偶好好想念你身上的妖气啊!!!

        

        呜呜`````阿无。。呜呜````阿无~~~~你在哪里?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话说.几天前你说码字,更新文呢?小宴宴?

        

      作者回复:哈哈,丢着丢着~~要不来拼文~?哈哈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一看题目,我就知道小宴宴一直多半还是我喜欢的灵异神迹路线.
      作者回复:哈哈,很久以前的文了,被逮住了所以来更新的~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爱我的表现就是诅咒我的巧克力融化掉

        

        恨乃……

      作者回复:嫩知道就好= =
      【精】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落雪祭幽昙

        ——评无宴《盈均数祭》

        囧囧有神的碎碎念:

        碎碎念一:此文是吾找阿宴剥削来的,原因大约是某日见到一枚铜钱,直接联想到晏闲,原因及其囧迫,所以此评不看也可,绕行是明智的……

        碎碎念二:根据我长久以来的观察,阿宴基本没有一个文给吾之前不说那是个囧文,所以,以后众亲要文的时候可以直接忽略那家伙抽风一般的碎碎念,直接认定她说的所有囧文都是强文!!!

        碎碎念三:阿宴阿宴,嫩的巧克力我决定永久性收藏了,顺便说,嫩的花朝迅速产生,吾等了很久了,怨念中……

        

        以上,碎碎念完毕,开始胡言乱语状评文。

        

        祀天——这个女子的形象无疑是我很喜欢的那一种,胡闹又不乖巧,偏偏灵气盎然,有那么一生一世的不明了和执着。为什么她是不容于世的?她做错了什么?那样的一个女子,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女子,笑意融融,似乎能够穿透春雪,为什么竟然一次一次的被人所不容?她只是想要证明是有人喜欢祀天的,比这世上任何人的喜欢,明明知道永远不会有这个人,可她说——人应该信命,但不该顺命……

        

        只是一种毫无缘由也看不到出路的执念,一种相信着对别人好,终有一天会有人接受你,不停的为了那些伤害背叛寻找一些理所应当的借口,似乎不知道,那些伤痕是留在她自己身上,任凭时光流水,终究无法磨灭,每一次牵起是怎样的绝望?她——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执意不想去深究,不想——放手,放弃时光如水,岁月穿梭中除了那些厌恶憎恨,嫉妒或是畏惧之外本该获得的幸福——

        

        要证明是有人喜欢祀天的,比这世上的任何人还要喜欢!

        

        所以,那一场大火,那一场明知逃不过的命中灾劫。她以血养命。救的是身边那个安雅如神,云淡风轻的男子。那是她一直放弃不了的习惯,要对别人好啊!要别人活得好一些,似乎这个女子从来不知道多对自己用心一些。她只是说:“晏闲……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晏闲,说一句,喜欢祀天吧。”

        

        听不到也并不强求,没有人喜欢祀天吗?那么“晏闲喜欢祀天,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这样,好不好?”你不说的话,就让她自己有一个毫无缘由的相信好不好?

        

        可是——

        

        偏偏是那样的一个男子——如水如月的晏闲。

        

        千年万年,就那样从指间流过,一些无能为力,一些不管多么珍惜,多么在意的东西也眼睁睁的看着并预见着必将失去的晏闲。那身云淡风轻,安雅淡然不是气质,而是氤氲了千古寂寞之后的一种逃避之姿。

        

        永生不死,以神之名,赋神之命——这样的命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手握九转,没有人问是想还是不想要,那些与生俱来的能力堂而皇之的把他归类为了异类,一种——神的思想?是神么?那种姿态?高洁清雅——可是那样私心的晏闲,真的可以成神么?不在乎谁死,也不在乎死了多少人。他说——

        

        人,当是寡情一些的好,学着不去重视任何人,学着保持距离,这样就算离别,就算再珍惜的东西远去也无能为力的时候,你不会比现在更难过。

        

        他没有清心寡欲,他只是——怕了,九世不灭的轮转,世事变幻,沧海桑田,那些想要的,想留住的,什么都没有了。他并不是寡情,只是被时间逼迫着看淡一些,再看淡一些。那不是本性,只是没有值得执着,值得挂念的,所以可以保持的一种姿态。

        

        或许在那个见死不救的晚上他解释给祀天听的时候还是不明白的,那长久以来没有的陪伴,没有的了解,竟然让他——在意了起来。在意起了这个女子的眼色,心绪。那不是晏闲应有的。可那却是最真实的晏闲。

        

        可是,祀天是明白的。所以会说——我想,需要人陪得不是封真,是晏闲。所以会留下来“陪”他走过一程又一程,虽然可能,什么忙也帮不上,甚至啊……总是添麻烦,也想陪着那个寂寞如雪的人。

        

        ——祀天,不要对晏闲好。

        

        ——祀天继续对晏闲好,晏闲就会喜欢祀天吗?

        

        当初的笑颜,究竟有没有人当真?却不知道怎么不知不觉的就实现。

        

        不舍得那个女子死,不舍得她为了他能活着挡下幽安的一击。再也不能陪在他身边。

        

        祀天啊,最终,就是死前也做不到爱一个人胜过爱自己才能不受伤吗,她呀,始终是那个要别人好,执拗而不回头的丫头。

        

        不知是感染了一些什么气息,晏闲竟然发现在意起了一件事,一个人。不惜逆转命格,不惜逆天。从不在意天意,从来如月温雅的人竟然散神格,灭九转,只为——救一只妖精。落岵山那常年幽昙的地方竟然十年大雪不散——那是天谴。

        

        等了十年,落岵飘白十年,如水青丝白了十年。指尖流散的是神迹和风华,为了一份等待,等待——不知道有没有的那重逢的一天。即使没有,也把从没放弃的证据留给你。如果你醒了,就会知道,晏闲没有放弃祀天,有人真的喜欢祀天,比什么人——都喜欢!

        

        原本以为天劫就是那么慢慢流逝的生命,苍白无力之间惊觉原来是断了痴念,妄念——当断,不断——

        

        一些放不开,剪不断。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的奇迹总是会有的。

        

        比如十年飘雪的落岵重开优昙……

        

        优昙开,神迹现——

        

        那么是不是,曾经许下的那些愿,都可以在等待过千年万年之后,在已经所剩无多的生命里,一一实现……

        

        一世有一世的好,至少伸手就可以得到

        

        这一次,散了神格,失了九转,是不是就再也不用看那个重要的人离他远去?是不是真的可以——携手,相伴。

        

      作者回复:内牛……小锦啊小锦……嫩必然抽了……

        默默,吾还是喜欢七世,哈哈哈,祀天算是她一个小延续,不过七世比她稍微腹黑那么一点点儿- -~HOHO

        爱乃,巧克力再不吃诅咒融化光!

        哦也。

      【精】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寂寞千年遇见你——乐筱评无宴《盈均数祭》

        

        无宴的文,大多都发生在秋日。

        

        像《意书祭》里瑟瑟秋风夹杂着细雨,明湫和祈奉的相遇。

        

        又如:《君无戏颜》中的秋夜,大雨。

        

        再到这篇《盈均数祭》晏闲的出现。

        

        秋日,似乎发生了好多的事,也让我认识了无宴。遇见你,真好!

        

        三声:千秋,一个误会,祀天和晏闲相遇了。

        

        温和地笑容道出:我不是千秋。

        

        ……

        

        晏闲,虽然一个模样,却是千秋没有的安然神笑。

        

        晏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茶馆惊闻死人,他却只是好奇的说出:你不去看吗?也不惊,也不凑热闹。

        

        胡同里巧遇祀天和老者的对话,只是自然的听到,并无异常反应。

        

        也许是看多了别离,看透了人生,才会对小二说出: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很多事上天注定,并不存在什么可惜。

        

        老宅中,命案现场,千秋与晏闲重逢。

        

        望着怀中正在流逝的生命,千秋要求:晏闲,救她。

        

        他却唇角带笑:千秋又忘了老规矩了。

        

        千秋,呆呆的,让人想要去保护。

        

        晏闲,却是那种云淡风清,真得不似凡人哪。

        

        对于封真的出现,始终存有一个疑问,究竟他看向晏闲时,眼中那一瞬间的迷惑是为什么?带着困惑,我走进了三个人的世界……

        

        封真出手袭击祀天,救人的却是看似事事不关己的晏闲,对于此举的解释,却是:一个人活在世上是要有寄托的,祀天是千秋的朋友,她不该死在千秋面前。

        

        只是因为千秋么?

        

        封真不信,才会说出大笑后的那番话语,才会对晏闲出手,而千秋却在此时插入两人之间。

        

        “封真,在害怕。”千秋懂得,认真的话语,封真忘记了挣扎,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哪。在世人的眼中他们只是异类,不同于常人。

        

        异类——祀天的脸色苍白,长廊中席卷而来的火苗让她惊醒,“千秋,我们先出去。”

        

        面对千秋的拒绝:封真,需要人陪。她不能理解。

        

        面对晏闲微笑着说出:你若再不走,可就真得出不去了。那个笑容,让她觉得他很欠扁。

        

        他的生死本不关自己,可她就不能不在意,不想在自己的宅院中凭添一抹新的游魂。

        

        在晏闲的眼中,祀天是个什么样子呢?

        

        初见聪慧灵巧,偏就会有冒失出现,她会在横梁断裂时把他推离险境,而不顾自身安危。

        

        会携他入密室躲避浓烟大火,这样的女孩子,怕是进入脑海中,就不会忘掉了吧。

        

        诛凰苏醒,七神归位。

        

        祀天会问出:诛凰,喜欢谁?

        

        她会赞同封真的观点:不信神,亦不信天。

        

        对于晏闲的回答,她会坚定地说出:人,应该知命。却不该顺命。

        

        不该顺命的执念,乐乐赞同。

        

        遇上祀天前,晏闲的天空就只是云淡风清,所有的一切都自然,即使临鸢(第二次在评中客串哪)曾对他说过人活在世上总有一个寄托,他也不太明白。

        

        遇上祀天,林中听她说出:晏闲,不需要人陪吗?

        

        晏闲有些茫然……

        

        千年轮回中,他只是一路走来,身边的一切生死都很淡然,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塌陷了一角。

        

        晏闲也会需要人陪。

        

        听闻街边车祸,看着满地鲜血,他会担心会不会是她,那个说要陪他的人——祀天。

        

        面对她的指责,他一笑置之,也是这淡然的笑容,让人想要气他。

        

        晏闲,遇上了祀天,就不一样了吧。

        

        会说出:你以为,我稀罕这样的生命?没有陪伴,没有依托,甚至说毫无意义的九世轮回。

        

        是祀天让他学会了一点点的不甘。

        

        于是,祀天明白了,一个拥抱给他一丝丝温暖。

        

        祀天,开始想要了解晏闲,一个比封真还需要人陪的人哪。一个经历九世轮回,看多了朋友相继离别而始终孤身一人的人哪。一个千年来从不会问自己心的人哪。

        

        PS:遇见无宴,真得很好,她的作品总是能够让人产生共鸣。罗嗦了这么多,希望读者不会太累,每个人都会用心去阅读,以上只是乐筱的个人感受。

        

      作者回复:其实很意外,乐乐会写这一篇的评呢,因为这个文确实只连了一半了啦,恐怕前半段遗留的问题有很多,笑眯眯,就想起业秋夕童鞋的话呢,很多疑问木有解答开来,很怪异的说……笑,所以敢诧异亲居然写了这一个评。

        呵呵,千就是个专门被人骗的料呢,封真的话,唔,对在意的人还是外冷内热的吧,HOHO~至于晏闲,是那几个家伙中,唔应该说整个六和里面,算是比较无存在感的,恩……吾说他的思想,笑。

        所以,亲耐的,谢谢~~~~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嘿嘿,同情下秋童鞋,这个答案……

        估计得等无良的阿无自己来揭晓了,哈哈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说起来,我还是对这篇情有独钟很感兴趣。

        很想知道祀天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祀天到底是谁。

        是当年的神祗么?

        不过之前翻了下几缕,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所以一直有着神秘感,很想知道一个答案。

        等出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作者回复:这个答案的话……恐怕要一起等待揭晓了……
      《[完]盈均数祭(六和祭)》,娇娃~嘿嘿
    本作品共 145 条书评.
    推荐作品

    关注花雨官方微信
    请扫二维码或搜索
     “花季文化”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