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雨网,请 登录注册
书 名
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弥生
    敏之少年时,寄居在赵家。
    同赵弥生青梅竹马。
    早晨七时许,弥生骑一辆老式的脚踏车,前轮大后轮小,车头挂一个篮子,放一束茉莉。当时是夏天。
    少年高高大大的身量,穿一袭白得发青的衬衫,细长拖延的眉梢眼角,一笑起来,洁白牙齿坚硬下巴,直叫人发嚎。要到这个时候,你才知道,“英俊”是形容什么样的人。
    “之之,之之。”左邻右舍都听得到赵弥生清亮高亢的声音。
    少年扶着车,仰着头,他知道,他会看到她。
    一颗黑黑的头颅探出阳台,刚睡醒的样子,蓬松头发,半眯着眼,有点猫样慵懒。有点可爱。
    少女敏之脆生生应道:“弥生弥生,可否等我五分钟?”如莺声呖呖,极为好听。
    弥生耳旁一热,只觉得她这一连叠声的弥生弥生,唤得他荡气回肠,一个“好”便脱口而出。
    等到他回过头一想,忍不住跺脚,又被这妮子蒙过去。
    楼下弥生连连叫道:“之之之之,下次准到你房里揪你耳朵,看你起来不……”
    这样的好时光。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作品评分
作品评分:90.2 评分次数:241
100
80
60
40
20
封面评分
封面评分:100 评分次数:2
100
80
60
40
20
本书最新消息
弥生最新章节试阅
    第九章(更新于:2007-8-20 18:59:32)

      她尚且爱他。
      是谁说的,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口一个爱,要多轻浮就有多轻浮。
      敏之情愿轻浮到底,在那一夜,靠他颈窝,在黑暗中把脸贴他耳鬓,说:“我怎么会不爱你呢。”而不是那一句:“我是谁?”
      得到他一句:“之之你是我至钟爱的小妹。”
      这是怎么样的心酸呢。
      真像那首歌里唱的——
      “就像是所有幸福都能被预期
      ……
      花季虽然会过去
      今年明年
      有一样的风情
      相爱以为是你给的美丽
      让我惊喜让我庆幸
      ……
      命运插手得太急
      我来不及
      全都要还回去
      从此是一长长的距离
      偶尔想起总是欷虚
      ……
      我知道眼泪多余
      笑变得好不容易
      特别是只能面对回忆和空气
      多半的自言自语
      是用来安慰自己
      ……” ......
花雨作者:“眉见”隆重推荐以下作品
  • 暂无推荐作品
  • “弥生”互动信息
    “弥生”的书评
      《弥生》,qingxin
      《弥生》,清新
      【精】 《弥生》,扑过卷息扑眉见……俺好喜欢亲的文,光这个简介就好有感觉~~
      【精】 《弥生》,看完了,一气呵成的看完了。看到后记,看到说故事性不强,哎,这东西,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了,毕竟,文章本就没有个固定的形式,本就没有一个最规范的范本,说什么样的才是最好的。

        能让别人追着看下去的文,应该就是好文吧。

        听着悠扬的音乐,慢慢的看着这篇文,我看进去了,一直看到了结尾,纠纠缠缠,心也跟着阴阴的。也许,我喜欢看普通的文字,组合着,不会过于华丽,却可以让我看进去,让我去回味。仅仅只普通的几个“非常非常漂亮”之类,也让我看着觉得很有味道。

        看这篇文,仿佛回到了当年看贾童的《年年年华》那滋味。那个故事,隔了太久,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份留在心中的感触,还记得。

        这个故事,的确和言情相关少了点,更多的,无非在说着一个女人的一生。

        

      作者回复:千草大人……?

        揉眼睛,忽忽,居然是千草大人!

        哇哇哇,我有大人的评了,太荣幸鸟……

        大人,扑倒你,压住,猛亲!!!!

      【精】 《弥生》,《青梅竹马》浅评《弥生》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这是青梅竹马的由来。在以前,不太喜欢看养成的文。总觉得从小时候写起很是腻歪!但是眉大的文,却没有这般感觉,仿佛,不从儿时写起就会错失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也是,青梅竹马时的情才是最真,最纯的吧?

        

        想起了《棒球英豪》里的达也与和也!他们两人于浅仓南之间的酸涩爱恋!在和也走后,达也代替他照顾着小南,为了完成和也的心愿,他可以付出一切。

        弥生也是如此,在敏之妈咪再嫁之后,是他给了敏之一个新的生活。对于敏之来说,弥生犹如在她溺水时突然冒出来的浮木,她要紧紧的抓住他,不想放手!

        她希望,弥生可以带给她想要的一切。奈何,事事往往不能随心所欲!

        

        敏之何其不幸?在她还没有进驻弥生的领地时,早已有了一个美人儿陪伴他多时了。哪怕是在她月事来临时,弥生也是要找她来!

        

        不知道从何时起,那句之之之之好难听到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弥生仿佛消失在了她的生命里。那句之之也随着他而飘然远走。

        敏之爱弥生,但她却不想争!她的爱,浅埋在心底,不被人知。心里有爱却不能说出来,敏之何其痛苦?奈何这痛苦,唯有她一个人尝!

        

        再见他时却是他的订婚晚宴。看着他与丹丹双手交握着切蛋糕,敏之的心碎了。那因为弥生而渐渐弥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

        弥生,已经不是她的了。

        “我可以锁住我的笔,却锁不住爱和忧伤,为什么,走的最急的总是那最美的时光贩贩贩”

        这是席慕容的一句话,但却是敏之的最佳写照!

        不知不觉间,她觉得美好的一切就那么轻飘飘的走了,再也不会回头。

        她所能做的唯有在无边的黑夜中,脸贴上朦朦胧胧的玻璃窗上,嘴边呢喃着弥生,弥生贩贩贩

        在这个时候,莫不想问一句,弥生,你到底视敏之为何?儿时的玩伴?还是一时善心而救下的小可怜?又或者,只是你的一个小玩偶?

        世间万物,莫不有情,何况人呢?敏之对弥生有情,但弥生呢?

        可悲,可叹!

        敏之没有了弥生,而弥生,也在这时没有了敏之!

        心碎了无痕!

        

        也是在弥生的订婚宴上,她看到了她久违的母亲。那个视她为仇人的女子!都是敏之这个小拖油瓶的错,害的她难以嫁人!

        敏之何其无辜,生,不是她所愿。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如果能有选择,她恐怕会选择不出现在这个世上吧?

        女儿是母亲的痛,那母亲又何尝不是女儿的哀呢?

        

        见到黄阿姨的时候,以为敏子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心对待她的人。奈何,又是黄梁一梦!

        微叹一句,敏之,你到底该情归何处?

        

        遇到子亚,不知道是敏之的幸还是不幸!子亚对敏之的宠爱,人人皆可看到。子亚对敏之的情,人人皆可感受到。子亚的爱,唯有敏之可以得到!对于敏之以外的女人,子亚向来是可以不屑一顾的!敏之,是幸运的。

        但是,敏子又是不幸的。她怎么能想到,自己的亲亲老公与自己最好的朋友有染,而且,还有了一个孩子!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那个人是招娣!她最好的朋友,招娣!

        

        更让敏子没有想到的是,子亚与子瑶之间的情感纠葛!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人居然有着那样的故事!

        本以为子亚会是自己最后的归宿,本以为自己是子亚最爱的人,本以为,本以为贩贩贩多少个本以为?纠结在一切,全然出错。

        子亚最爱的不是自己,此子亚非彼子亚。他,已不是她所爱的那个子亚了!

        多少情感纠葛,多少悲欢离合,兜兜转转间,一切都出了错!

        错!错!错!

        敏之的心,彻底的碎了!

        

        郁老太太,那个清高自傲的老女人!以为钱可以代表一切,把敏之当成了一只宠物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殊不知,就是一只狗,它也是有脾气的,何况是人呢?

        

        一开始的严词拒绝,再到后来的苦苦哀求。敏子只想他们能不要来打扰她!心碎的她,只想能过着平静的日子!

        

        在飞机离开的那一霎,她与弥生再次擦肩而过!对于弥生,她这一生都触摸不到!又或者,她曾经拥有过什么,但却又失去了什么!

        弥生,是敏之心中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整篇文,仿佛是敏之的个人传记,一个女子那短暂的一生!但愿在梦醒之时,她可以与她命定的良人双宿双栖!

      作者回复:抱抱,偶终于也有婠婠写的评了..

        啦啦..

        

        

      【精】 《弥生》,仰天,眉见大人的威名早有耳闻喽!呵呵,不敢忘写评论,特别是看到了茗大的评,更是不太敢写了!与她相比,婠婠是一只小虾米,怕入不了眉大你的眼啊!

        呵呵,待我仔细的看过之后,再慢慢写了,偶要用上十二分的心血在上才可以啊!

      作者回复:咳,应该说是我厚颜求评才对..

        感谢婠婠于百忙之中抽出一点空闲阅读弥生..

        ^^...

      【精】 《弥生》,眉见……

        

        扑上……现代的啊- -|||(阿眉请自动忽略我抽风滴表现吧……咕…╮(╯▽╰)╭)

        

        我终于熬到小锦说除了顾漫大神那个风格以外哪个现代很行云流水了

        

        蓝天白云啊

        

        白云朵朵啊

        

        花开芳菲啊

        

        终于终于,感动的泪奔了啊……阿眉,嫩允许我大抱一个吧……果然是很细水长流温馨感人的故事啊……

      作者回复:额...

        用力地抱dysil..

        笑...

      【精】 《弥生》,

        仰天长叹

        

        

        谁能料到这竟是个这样残忍而又现实的故事,曾经那样的和风煦阳,竟生生转成了疾风骤雨,狂暴者,呼啸着,撕扯着

        

        

        幸福太短暂了,短暂到还不及细细品味

        

        转眼间分崩离析

        

        每每看到心痛,每每看到窒息

        

        压迫着心脏,亟亟想要挣脱这份深重

        

        终归化作一声叹息

        

        太令人纠结了

        

        

        有些疑心眉见究竟有着怎样的阅历,怎样的人生

        

        竟编织出一个这样的故事

        

        轻轻松松地,行文间穿插自若,灵动若水,仿佛不带丝毫的凝滞

        

        就这样一点点地拨开每个人表皮下的人性

        

        仿佛没有一个人不是带着原罪

        

        

        忍不住咬咬唇,够了,这样就够了,然后转身,用更多的时间去释然……

        

        

        

        最后很想说的一句话是:离婚登记必须要两人亲自到民政局,不能代理,不能仅仅靠离婚协议书。语毕。

      作者回复:咳咳咳..

        偶捂脸..

        脸红ing...

        这么晚才看到卷息的评..

        今天上花雨网才注意到评论..

        谢谢卷息的长评..

        抱一下..

        额..

        那个离婚登记..

        的确是偶的失误..

        偶自以为是的想当然..

        没有去实地求证..

        小白了一把..

        惭愧啊..

        唔,受教了,卷息兄..

        只是实体书已出了..

        真想遁地..

        但愿..

        

      《弥生》,咳咳,眉见还真的好低调啊

        

        这文居然是07年内用两天内发完的?

        

        真是单纯的孩子喏

        

        话说,现在还真是两年才能出来啊,擦汗

        

        

        先留爪,慢慢看哪

      【精】 《弥生》,《浮生》——评眉见 《弥生》

        

        这多年了,除了当年藤大一篇偷龙转凤的文,从未用过积分读书,倒不是心疼那点分,而是总在等着实体的出版,总觉要自己手捧一本书才能心安理得地读下去。

        直到红尘遇《弥生》。

        该怎么说呢,应该是欣喜若狂那一款的吧,光是看了评论就已经很雀跃了,遑论读文。

        逢人便说——我是现代残——钟情古言那么多年,很少写评给校园文,更见到宴姐的长评在前,更觉班门弄斧,若有不妥,请眉大见谅。

        笑~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长相思,长相忆,短相思,无穷极。

        我是多么喜欢青梅竹马的故事呵,那些甜蜜蜜的小心思,那些生在他们身上软软的刺,倘若偶尔碰上一下,疼疼痒痒,却是幸福的感觉。

        人若是太幸福的话,也会心痛吧?

        记得直到现在,亦是最爱绿豆糕,酥酥糯糯,能够让我想起童年的味道。

        人,若要追溯从前,还是用心中惦念的物什为好。

        初阅眉见之文,亦是如此。

        弥生,初闻你名,便如叠叠风云间烟生云起的凡仙,见面,如斯惊艳。

        最近酷爱民国风,弥生笔挺的身量和骑着大单车的模样,都能勾起对那个时代懵懵懂懂的追忆,清晰仿佛三世之前的故乡。

        白衫少年的茉莉勾着夏日的风,阳光顺着绿叶如金点般洒落发间,“之之之之”被温暖的气流送入少女房间,想必那时,便早已将心暗许了吧。

        谁又知道——一切从何处开始,又在何处结束?

        敏之呵敏之,这孩子一出现在眼前,便是让人怜的。

        忽然想起张悦然在她《水仙》一书中一手勾勒的那个女孩璟,时隔这么久,竟仿佛附魂到了敏之身上,只是敏之幸运,有弥生为伴。

        我带她走,由我照看她。

        那么小的孩子呵,又哪里懂得“照看”这二字之后的沉重。

        那个时候,他们尚未看尽人情。

        “汗味十足的臭袜子”——这般灵动的文字,初见乍愣,继而又莞尔——既然身边已有那般完美的人,敏之,自然亦是挑剔得很了。

        挑剔,却不言,只是硬下心肠拒之门外,原来敏之也是长大了的,懂得拒绝,懂得装作不看见。

        忽然,就分外佩服眉大的文字了——她望着母亲,隔着一段红尘,那段红尘,却只是一片玻璃而已。

        对那个绝美的少女来说,母亲是个遥不可及的词,对母亲来说,女儿却是一生的痛。

        能对着别人的孩子笑笑惜惜,对亲生骨肉却吝啬至此——

        呵……这般讽刺的事,难道这世间还少了?

        哀哀戚戚叫上一声“天可怜见”,敏之却不是那般矫情的女孩——女子。

        是该叫女子了。

        那般蕙质兰心冰清玉洁的姑娘,有谁不爱呢?

        便仿似化为肉身的繁花,浑身上下都缀着陶然,便是多再瞧一眼,便会让花香醉了红颜。

        方过贰章,便下意识觉得——敏之,其实也是妩媚透骨的人。

        仿佛每一次遇见都是第一次,每一次都仿佛是在天地初开之时无意识的相撞激起的火花,亦每一次都是云青欲雨下缓缓盛绽的莲花,每一次——都让我欣喜。

        敏之呵敏之,你究竟是何人?

        原本的怜惜,积在心头,到了弥生那堂盛宴,竟生生捱成了心疼。

        才不过十六岁的少女,正是花样的双十年华,又为何要对着张张虚伪的脸说喜欢说认同,甚至连弥生,都已成了别人的哥哥,她似乎忘记了——那个人,不只看着自己。

        明明知道只隔着一步的距离,那一步,却终是踏不出去——记得曾经在文中写下过这样一句话,如今嵌入此文,思之仍觉伤感。

        她想抱弥生,想抱母亲,最后却只不过仍是独自抱了满怀的清寂,回到多年前的那个角落。

        弥生,若没了你,敏之当何?

        你……可知?

        你只是口中喊着“之之”,却是否只把我当做了你无聊消遣时出现的一个小宠?纵然我将你偶尔拖离了原定的轨道,你是否仍挣扎着回了去?是否爱我?是否爱她?是否……爱得只是你自己?

        你可知道,敏之那孩子,是不愿争的?

        你可知道,敏之那孩子,也会心痛的?

        你可知道,敏之那孩子——纵然有痛,却也不会说的?纵然心都被痛碾成了泥,仍是顾及着自己的身份、顾及着所有人的面子,顾及着你……仍不肯轻言?

        只是宠爱,终究不够呵。

        原以为那个黄阿姨,那个与弥生那么相似的阿姨,会是又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人,未想到——浮木虽稳,却早被虫侵,稍微用点力,便“咔”地一声——

        断了无痕。

        仿佛心伤如斯。

        我经常对所有找我倾诉苦闷的人说——人这一颗心,一辈子只能给一个人,又何必随便赠予?倘若碎成了片片回来,又该怎样弥补?

        心虽不似瓷,柔韧坚忍,却也有极限。

        果然不出所料——子亚仍是敏之的慰藉。

        似乎是比弥生还要好看的男子,清清冷冷般如雪如霜,却是暖的,却只对敏之。

        这般的三角恋,却些微落入俗套了,不过敏之已然够美,我又吹毛求疵去批评她的故事作甚?

        但是然后,却有些开始恨起眉见了——不说尚罢,为何要将一切事情挑得那么清,那么明,一点遮掩都不留,非要让那层血肉淋漓的伤口见光才罢休?

        为何还要说——就在这一天,弥生永远失去了她。

        就好像电影中经典的结局——一人,一车,那一瞬间镜头定格,世界褪成灰色,只有白衣的女子和西装的男人是最真实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却看不到。

        手指推着光标动啊动,忍不住,又是一个“噗嗤”——方才的浅恨,竟转眼间便散了。

        真是经典啊……郁老太太坐在那车里一出来,我便只拿她当个笑料来看,可能敏之,也是一样。

        就从此把郁家放到脑后,管你的权,管你的利,管你的金银诱惑,我不屑。

        只听到那一声——苏太太。

        忽然发现小说真是神奇,五分钟之前读,敏之不过十六,五分钟后,却已成了亭亭玉立的二十二岁花龄,被人唤上一声苏太太,还会脸红。

        不敢无端下笔,未到结尾,不知子亚是否敏之良人——既然她幸福,亦就随着她吧。

        子亚一直都是对的——敏之这样的姑娘,天生是用来放在心里惦念的。

        多么希望,故事就能够在那场纯白的婚礼中结束,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完满。

        但故事继续,已经仿佛预见到了结局。

        越往后的文字,越发透着绝望的腐然,那般见血的结局,是我不愿见的,却提前被眉大点开了局,于是只能看。

        便如敏之,已经陷在人情世故中如此之深,再也脱不了了。

        只是到了最后,还在惦念院中的那株茉莉,敏之敏之,你究竟在念着谁?在盼着谁?

        原来这世间一切,都是肮脏的,苏子亚,钱招娣,昔日的恋人和至交,竟是如此容易便变质了的。

        子亚爱的,竟不是自己。

        自己爱的,竟不是子亚——不是,那个真正的子亚。

        被骗了呢。

        原以为子亚是有心的,原以为子亚的心只给一人,原以为子亚会为敏之付出一切,阴差阳错,竟……全错了?

        又回到了原地——她望着他,隔着一段红尘,却只是一张玻璃桌。

        到头来再说爱,又有何用?

        

        怎会料到这样结局?

        怎会料到开头的绿豆糕竟会染了血?

        怎会料到当年白衣如雪的少女沾惹了尘埃?

        

        到底仍不只是一阕浮萍,被莽莽红尘埋了归宿,擦肩而过。

        

        弥生,弥生。

        

        

        姬卿茗 于 2009/11/12 夤夜戌时

        

        

        

        

        某姬要说的话——

        第一次读眉大的文,顿觉言辞清丽爽快,口舌生津,读读写写,品品尝尝,一向读快书的我,竟用了四个小时才完毕。

        第一次写这般多字的评,是边看文边总结下来的感想,若有何说差、跑题漏题之处,眉大再次见谅。

        弥生,虽是那个少年的名,却似乎隐隐约约概括预示了敏之一生。

        相信今夜那两人定可入梦,化作双尾锦鲤,却又对我落笑无言。

        可惜,身不由己,无法换来实本捧于手中细细再尝,一大憾事,等来年吧,总会有机会的。

        只是到时,不知眉大肯不肯为我签上那一笔字?笑~

        

    本作品共 12 条书评.
    本作品粉团排行榜
    推荐作品

    关注花雨官方微信
    请扫二维码或搜索
     “花季文化”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